卷二:是缘是劫  第一百零四章梦思君 深宫柔情只一瞬——下

章节字数:2314  更新时间:12-06-10 21: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地转变,幻化成银色暮白,连庄严的南漠帝宫镶嵌了分柔情,独特的柔情,白岩松石已露出一条小道,雪被铲至一旁,转过宫墙,灼兮才放开寐语的手,眼前的湖泊早已结成冰,灼兮朝着前方大声的呼唤,寐语眼里带笑,见了十分的欣慰。灼兮转过身来,眉眼弯弯,朝着原地转了好几个圈,连带着衣裙翩翩飞舞,站在寐语身边,将手里的薄雪贴到她的脸颊,调皮一笑,朝远处跑出。

    寐语柳眉一竖,追了上去:“好啊,小姐都敢使坏了。”

    身子突然撞到大红色的衣袍,软软的毛绒沾到她的脸颊,“哎哟”一声,两人皆已倒地,寐语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扶起灼兮的身子,检查着她是否受伤了。

    胭脂红的披红,两边镶上了许多褐色的狐毛,发丝被灼兮一撞,显得有几分凌乱,薄红双华簪子掉落在地,那女子气恼道:“哪里来的野丫头,这般不知规矩。”

    寐语一听这话,带着几分不悦,低身行礼:“我家主子是舜华殿的,冒犯了娘娘,还请娘娘息怒。”

    那女子眉眼微微一松,凌厉的眸子也减敛了几分,口中细细说道:“舜华殿的。”

    见到站起来的灼兮,也不行礼,眉头又皱了下去,带着几分轻蔑之色来到她的身边,她的名字各宫早就听说,更是熟络在心,如今一见,脸蛋身材也不过如此,竟然还让倾贵妃皱眉不展,轻咳了几声:“都不懂规矩的么?”

    寐语低垂了眉头,说道:“王上曾请来过嬷嬷。”

    “那为何见到本宫不行礼?”

    “这·····”

    寐语不知如何回答,湛彦迟并未吩咐见到各宫娘娘不用行礼,灼兮在舜华殿放肆惯了,今日匆忙出来,弄弦弄琴也不在。

    那女子朝着身后的宫婢使了个眼色,坐到一旁的石凳上,摆弄着赤红的十指丹寇,轻笑说道:“既然这样那本宫便教她礼仪。”

    灼兮看见来人感到不善,倒退几步,声音清丽:“你们要干什么。”

    话刚落,膝下一疼,双腿磕在地上,寐语见她神色痛苦,低声磕头道:“娘娘,我家主子身子不好,还请娘娘放过她。”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顿时,面部高肿起来,只听见尖锐的声音:“放肆,谁允许你在本宫面前自称我的。”

    灼兮见寐语被打,立刻站起身来跑到她那边去,憎恨的望向她们:“你们才放肆,迟哥哥从来不让我跪在地上。”

    说着,谁也不敢再上前,那女子笑出声,她的话还不足以威胁到她,走进她的身旁,低声说道:“本宫这是在教你规矩,来人,教她怎么行叩拜之礼。”

    那两名婢子一听到娘娘开口,相视一眼,压住她的身子,跪在地上,灼兮怎么也不肯低下头,满脸的倔强,那女子怒气滋生,斥道:“一个个没吃饭,本宫养你们是什么的。”

    婢子慌乱了手脚,卯足了力气让她磕了下去,寐语站起身来,将她们撞开,搂过灼兮的身子,抬起她的额头,不着片刻,已是青紫,寐语心疼的唤道:“小姐。”

    灼兮先是不吭声,随后红了眼眶,小声说道:“寐语,我疼。”

    那女子见到她们这副样子,正准备起身,却见到一身靛蓝宫装的浣兰来了,凡是受宠的女子她都不喜欢,尤其是与王上走得近的浣兰。

    浣兰本是顺道去舜华殿取回琵琶的,正巧看见了大红披风的殊妃,护军统领之女,脾气却是极大,想着又是哪位婢子得罪了她,正准备绕道而行是听见了寐语二字,不由的更近三分,只见灼兮跪在地上,寐语搂着她的身子,额头露出,红紫了一块,朝身后的小声说道去请王上,继而急忙上前,福身道:“殊妃姐姐安好,不知谁惹您了,这般大的脾气。”

    “不过是不懂规矩罢了,正好有时间调教下。”

    浣兰淡笑的看了眼灼兮,温言说来:“王上向来疼爱舜华殿的灼儿姑娘,姐姐这样意气,伤了身子是小,若是因此得罪了王上那可最大了。”

    “你敢恐吓本宫?”殊妃怒言道。

    “不敢,只是皇上每日都会去灼儿姑娘,若是皇上看到灼儿姑娘受伤了,你说皇上会怎样呢?”

    殊妃见她不卑不亢的样子止住了后话,她说得不无道理,现在并不知王上对这女子的宠爱程度,因小失大,太不划算,正准备佛袖而去的时候身后传来冷冽的声音,刺骨的寒冷,让她的心颤了几分。

    “站住!”

    殊妃停下脚步,转过身子,迎面就是一巴掌,嘴角溢出血丝,手掌擦破在地,她从未见过湛彦迟这般大的怒气,那双眸子不在是冰冷,似要喷出火来,嗜血般的看着她,口中吐出的话让她心惊:“你这个贱妇,竟敢滥用私刑,如此狠毒行为实在是护军统领因调教女儿不当,传孤旨意护军统革职三个月,殊妃摘去妃位,每到半夜时分掌嘴一百”

    随后眉眼瞥向那两个婢子,二人顿时跪了下来,颤抖的听着如同地狱的话:“斩去二人的手,做成人彘,日日搁在贱妇面前,让她悔过。”

    所有人面面相觑,心惊的说不出话,殊妃在怎么说也是护军统领的嫡女,为了那个女子,可真是所谓的心狠啊。

    转身温柔的抱起地上的白狐女子,那一刻殊妃像是晃了眼,刚刚对她的分明又不是他,爬似的拉住湛彦迟的衣角,面色惨白的求情道:“求王上绕了臣妾,臣妾再也不敢了,臣妾再也不敢了。”

    额头磕在地上的声音砰砰作响,不下片刻血顺着脸颊流下,那男子厌恶的一角踹过去,神色鄙夷,原来,他所有的温柔只是向着怀中的那名女子,如若不是今日,只怕是永生都见不到了吧!

    灼兮扯扯他的衣袖,虽然她很是不喜欢那名女子,但也不愿意见她这副模样,便小声说道:“就放过她吧!”

    地上的女子一怔,湛彦迟不悦的皱皱眉,随即淡声说道:“那就听你的。”

    扔下一句“好好伺候”便大步离去,只有德公公明白那句话的深意,朝后面的人挥了挥手,以后,这南漠帝宫再也没有殊妃娘娘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