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是缘是劫  第一百一十三章浮生往 半日斜阳不曾忘——上

章节字数:2315  更新时间:12-06-15 16: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舜华殿

    雪渐融,今年的佳节到来得格外的晚些,不知三月春风的时候她在哪里,轻沾浓墨,书信飘香,素手却半天也微动一下,随后又放下小狼毫笔,朝着身旁的人儿唤道:“蛮伊。”

    蛮伊揉揉惺忪的眉眼,迷糊道:“怎么了?”

    “我看你趴在桌上就睡着了,这样容易着凉的。”

    蛮伊听到她这么关心她自己,顿时笑得灿烂,朝她凑近了几分说道:“我身体可健康了,以前跟师父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这样。”

    灼兮喃喃道:“师父?苏扶他可好?”

    蛮伊笑眯眯的说道:“小师父很好,只是灼姐姐,南漠的冬天不比西楚,你还好吗?”

    灼兮听她提及西楚,不禁疑惑道:“西楚?”

    蛮伊这才想起她还不知这些事情,呼呼说道:“西楚就是西秦,王爷该国号了。”

    改国号,灼兮大惊,他是先帝之子,他也姓卫,本是该改年号,却将国号也改了,他心中难平么,他心里恨么?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么景逸太后呢,他会怎样对待他们,灼兮不敢往下想,只是问道:“那先皇上呢?”

    蛮伊低头想想,随后说道:“好像驾崩了,这是我道途听说的,说是皇上一病不起没多久去了,然后众大臣念其太子年幼一致推荐王爷登基。”

    墨汁轻洒在地,灼兮的手微微颤栗,这样岂不是逼宫,那样不过是说得好听些罢了,太子,灼兮心底明了,那是宸妃的孩子,出生那日母亲就去了,整个宫中唯一的皇子,如今,胥晋北登位,那他会怎么处置呢?她眉目紧蹙,不停的摆弄着桌上的一支梅花,心烦意乱到了极致,景逸跟湛彦迟将他逼到悬崖之处,现在,他放过来将景逸最在乎之人逼到死角,脑中突然想到湛彦迟那日的补药,月眉紧拧,凝视着蛮伊问道:“为什么那段日子我会不记得那些事了。”

    最关键的一问,蛮伊也紧张起来,如今蛊已解,没什么好瞒下去了的:“那是因为你中蛊了。”

    “中蛊?”她不是很明白。

    蛮伊用力的点点头:“记得千影第一次去劫你的时候,你昏睡了几日,那个时候你就已经中蛊了,后来小师父说他去南漠替你拿解药,所以这一路上我才会跟着你的。”

    怪不得在淮州的时候晋北会那样问她,要她承诺生生世世都不许将他忘记,可那个时候他知道她中蛊的事情了吗?灼兮急忙问道:“这件事晋北知道吗?”

    蛮伊摇摇头:“王爷不曾知晓,唯一一次就是你受伤刚醒来的时候不记得我们了,后来回到王府找到了烟兰草,才压制住。”

    她怎么能忘记他们的承诺,生生世世,不离不弃,恨又如何,他要杀了她又如何,不执着一番这誓言又有何意义。

    灼兮眸光轻闪:“这蛊源于南漠?”

    “嗯嗯,是的,蛊术是上古巫术,曾经许多地方都称它为妖术,我们寻得不过是情蛊罢了。”

    源于南漠,那她的蛊是何时中的,景逸是何时与他暗中联系的,她低下头来,不禁抬手扶额,蛮伊见她这副模样,安慰道:“灼姐姐,别想了,想多了也是徒增烦恼。”

    松开手,朝她安心一笑,随后听见脚步声,白狐披风轻轻解下,深蓝色的裙摆沾上地上的红毯,手中拿着一方黄油纸张,缓缓坐下,摊在眼前,是南漠地图,一条赤红的线从舜华殿到帝宫侧门。

    灼兮提了口气,轻声说道:“什么时候?”

    浣兰紧紧的盯着她的眉眼:“明日酉时。”

    灼兮没吭声,许久之后才说道:“他那个时候在哪?”

    “酉时的时候王上会邀北定太子赏梅园,随后会去倾贵妃那里,你们出去之后直接先去一座院,那里是我暗中部署好的了,等过个两日再出城门。”

    灼兮点点头,浣兰说得是,以湛彦迟的心思肯定会以为她们连夜逃出了城门,大量追捕她们也难逃,倒不如先隐藏下来,手放到怀中,那里正好放着的是断箫,趁此机会将它修好。

    浣兰神色复杂的看向她,从袖子中拿出一枚腰牌:“这是我的宫牌,宫里人甚少知道你长什么样子,对蛮伊倒是相熟些,寐语就要藏于车厢木柜的背后,你化作宫女的模样就行了。”

    灼兮皱眉:“这样的话,他不就知道是你放我们出宫的吗,这样会牵连到你的。”

    浣兰心下一动,抚上她的手指:“以前是我对不住你,我自小随于王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不用担心我,安心的走吧,这深宫终是不适合你。”

    灼兮反握住她的手,千言万语也说不出来,她怎会看不出她对湛彦迟的那份感情,没有任何女子愿意为了心爱之人舍弃那份爱,她生生的压了下来,将满腔的爱意幻化成了无声,她这一走,他也许会迁怒于她,可她只是淡笑一番。

    暮色早早降临,灼兮伏在案前,笔墨轻点,字迹如行云般轻下:“迟大哥,儿时的记忆依旧如前,大哥的恩情灼儿会铭记在心,如今,灼儿已想起了一切,不能留在南漠宫中了,大哥应当有自己的宏图霸业,不该为儿女私情牵连,浣姐姐痴心一片,大哥应当好好珍惜眼前之人,今日一别,还忘大哥不要迁怒于旁人,灼儿曾恨过,曾怨过,心境不如以往那般明亮,万物皆是因为爱才有了恨,大哥倘若真的把灼儿当做亲人,那就替灼儿想想。

    深山丛林,百花肆意,灼儿忘不了的是翩翩少年,木槿绽放,半日斜阳半日横,灼儿一辈子都会记得。

    灼儿留。”

    轻轻舒口气,在信中画下那朵木槿花,微微绽放,带着微微的墨香。

    恰少年时,浮影翩跹,多少过往,埋没烟雨中;情深至此,莫忘相离,爱恨嗔痴,转为一念间。

    换上深青色的宫裙,三千青丝简单轻挽,素雅的容颜静静的望向门外,寐语急忙走了进来,额上薄汗涔涔,低声说道:“一切妥当,弄琴弄弦已昏睡过去,蛮伊在门口等着我们。”

    灼兮点点头,将书信放在她常睡的萱花流珠矮榻上,静静的掩上房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