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是缘是劫  第一百一十四章浮生往 半日斜阳不曾忘——下

章节字数:2583  更新时间:12-06-15 2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步行十里园林,疏疏熙熙的暗影头来,几人不禁加快了步伐,皓月渐渐腾起,一辆藏青色的马车静候在不远处,脚步松懈许多,冷风阵阵,那赶车的公公冻得直哆嗦,终于见到了她们,不禁小声埋怨道:“快点吧!”

    马蹄轻启,突兀的响声阵阵,月光斜照在常青松树下的一方人影身上,轻轻的勾起一丝笑容,许久之后才静静离去。

    寐语身子轻弯下来,躲在木柜后方,待会检查时必定会打开箱子,如此一来,高高的柜盖倒是遮住了她娇小的身躯,待到宫门十分,车子停了下来,灼兮等人心跳到了嗓子口,依稀听见那公公略显尖锐的嗓音:“咱家是奉浣昭仪之命带小蛮姑娘出宫取药材。”

    青色的车帘被撩开,与此同时她们正巧打开柜门,蛮伊机灵说道:“各位大哥辛苦,小蛮奉娘娘之命出宫一趟。”

    那两位士兵狐疑朝灼兮看了一眼,蛮伊立马说道:“这是新来的宫女,不懂事,第一次带她出宫。”

    那侍卫朝她们点点头,放下车帘,随后让开一条道路,马车终于轻启,灼兮的心也慢慢放下,她紧紧的握住蛮伊的手,蛮伊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灼姐姐,你出来了。”

    身后的寐语起身,坐上来,按住灼兮的肩膀:“小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灼兮双眸含泪,是啊,胥晋北等着她在,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她要回到他身边了。

    马车融入月色之中,谁也未曾发现今夜宫门的御林军为何少了一批。

    特煞风弄,月过已,挥之。

    日上三竿,蛮伊穿着一身灰色的袄子站在房门面前,轻轻拍打着旧木花纹,年过岁院,咯吱的尾延声,一身月牙色的衣着露了出来,月眉弯弯,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闷。”

    灼兮拉着她进了屋内,笑吟吟的说道:“这么一会就闷了,在宫里你是怎么呆过来的。”

    蛮伊撇撇嘴:“宫里也挺大的啊。”

    灼兮无奈笑笑,走进屋内拿出那支断箫说道:“那正好,你帮我拿到店铺去修修可好,我这个样子,恐怕没法上街了。”

    蛮伊露出大大的笑容,小心的接了过来,她知道这支玉箫对她的意义,大声的保证道:“一定会给你完整无缺的带回来。”

    她们却殊不知舜华殿当上的氛围。

    一身淡蓝色的宫裙,三千发丝披在脑后,不带任何装饰,不画任何淡妆,她轻轻的抬起头,望着舜华殿三个字,她从未享受过任何的殊荣,如今,湛彦迟召唤她,她知道她一进去也许再也不会出来了,这是背叛,对他而言的背叛。

    莲步轻移,踏过门槛,看见那个萧条的背影,不过一瞬间,他仿佛是寂寞了百年,浣兰心中微疼,跪下身来,规规矩矩的行了叩拜之礼,额间磕在朱颜地毯上:“臣妾叩见王上。”

    室内温度骤冷,他双眸紧盯着地上的人儿,手中还捏着淡黄色的信纸,开口的声音已是沙哑一片:“她在哪里?”

    “皇上是问灼兮姑娘吗?想必是在院内哪里贪玩了吧”浣兰低头不敢直视湛彦迟。

    “贪玩?那你为什么不敢直视孤说?你当孤是三岁小孩由你哄骗的吗?平日只有你与灼儿接触最多,如今这信上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你还想瞒孤到什么时候?”湛彦迟青筋俱现,满腔的怒火只想肆意的发泄。

    湛彦迟大步的走了过来,手丝毫不留情的攀上她的脖颈,似血的眸子狠狠的凝视着她:“孤倒是不知道你何时找了会解蛊的蛮伊来解了这蛊,你倒是好个忠心,孤现在问你她在哪里?”

    浣兰勉强睁开双眸,如火烧般的难受,艰难的吐出几个字:“灼兮已经走了。王上···您···不怕···灼兮恨····您么?”

    手颓然松开,浣兰身子倒在地上,她如今走了,留下一纸书信,这殿中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气息,越是贪婪的吸取越是抓不住,他怒火燃烧,他好不容易将她带回身边,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从他的眼皮底子下溜走,可浣兰的一句您不怕她恨您么将他打入地狱,恨,她说她恨过,恨是因为爱,她对他只有兄妹之情,再无其他。

    他的眸子转到桌子上方,那里静静的放着鎏金花岚瓷杯,他不会绕过背叛他的人,漠声说道:“这是花开花落,无痛无苦,去吧!”

    浣兰惨淡一笑,果然,终是如她所愿,她料到了自己的结局,轻轻的叩首:“那么,王上要好好照顾自己。”

    寤易跪在门口,风吹动了他的发丝,只听见他道:“王上手下留情。”

    湛彦迟微微不悦:“怎么?你要求情?”

    “浣兰从小跟在王上身边,何事从来都是亲力亲为,如今,人已去,王上为何还要夺去身边的一条人命呢?灼兮小姐与浣兰交情甚好,倘若她知道若是因为她要了浣兰的命,她岂不是会恨王上。”

    湛彦迟手微抖,寤易说得不无道理,眼眸轻闭,遮去如冰的冷光:“那么,你负责追回来,从此,宫里不再有浣昭仪,禁足于栖兰殿,不得踏出一步。”

    随后便大步离去,浣兰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寤易眸光略显复杂,轻叹口气,随步离去。

    暮色时分蛮伊才缓缓归来,灼兮急步迎了上去问道:“怎么现在才回来。”

    蛮伊轻舒口气,从背后拿出一支玉箫,完美得让灼兮欣喜,素手触摸着温实的玉感,一股暖流倾上之间,和阗玉与汉白玉的交浑,淋漓尽致的暗凤交流,触成中心处的木槿花,灼兮明了,蛮伊朝她一笑:“我说会完好的交给你吧!”

    灼兮含笑的点点头,刚准备带着蛮伊进房,院门叩叩叩的响起,两人相视一眼,心中一惊,寐语赶到院中,蛮伊推着她们,小声道:“我来处理。”

    蛮伊调整好心,盈步上前,打开门看见了一身黑衣的寤易,脸色顿变,刚想关上房门却被大力的推开,人也跌倒在地,鼓起勇气问道:“你想干什么?”

    他的语气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人呢?”

    蛮伊犟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寤易大力的拎起她,房间的门已被打开,出来的是一身淡青色衣袍的寐语,她眉眼掠过寤易的脸庞,常年的面无表情在那么一瞬间终是起了变化,她抿唇说道:“小姐已经走了,就带我进宫吧。”

    寤易松开蛮伊,神色复杂的看向寐语,手僵持着不动,人仿佛僵化了般,他薄唇轻抿,许久之后才说道:“你对我有恩,我不会带你去的。”

    “小姐也不会进宫的!”

    寤易手轻轻抚上肩上的那抹发丝,他怎会不知那是她的青丝,在月光下柔和的脸庞早已印在他的心头,轻轻掠起脚尖:“那就要我永远不要再见到你。”

    留下一院惊讶的两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