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章节字数:2724  更新时间:12-04-23 2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汽车在公路上飞快地行驶,车窗外飞扬着雾蒙蒙的细尘,他们几个人脸上也都愁云惨雾的,此时归校的心胜似离弦的箭。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下午三点多五人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学校,虽然不过是几天时间,但对他们来说简直恍如隔世,此时再见熟悉的校门有如回家般亲切。

    回到学校不久,所有人又变得如霜打的叶子――彻底蔫了。他们向其他同学打听到赵宇翔根本就没回学校!葛革也一样踪影全无,生死未卜。他们俩儿究竟去哪了?难道赵宇翔真的被邪灵斩成两截了?葛革呢?也遇害了吗?无数的问题滚雪球般让人压抑得透不过气来。

    在明确赵宇翔和葛革的确是失踪了后,楚樊和姚韵秋完全坐不住了,他们顾不得一路的舟车劳顿、满身风尘,急匆匆赶往学校办公楼。

    年轻的指导员端坐桌前,他双手交叉抬眼看着姚韵秋,听她诉说他们的奇怪经历,指导员的脸上表情复杂地变化着。傻瓜也看得出,指导员对于姚韵秋的描述持相当的怀疑态度,因为他已经好几次转过头来问在一旁沉默的楚樊,“是这样吗?楚樊。”楚樊不得不频频点头。

    姚韵秋第一次感到被人怀疑的屈辱,最后她索性闭嘴,一脸愠色难抑。

    “咳咳,那照片你们还有吗?我想看看。”指导员轻咳了两声,他看出姚楚二人不悦,其实对于他们的话他一直是半信半疑。虽然这两个学生只比自己小几岁,但他们一直品学兼优,要不也不会被选为学生会会长,理论上来说他们应该不会撒谎,也许很多事是他们自己猜测的,不一定是事实,这世间又怎么会有鬼呢?想到这,指导员脸上划过一丝轻蔑的笑。

    “好的,您坐一会儿,我们现在就去拿照片。”楚樊一把拉起还没反应过来的姚韵秋,径直走出了办公室。姚韵秋怒火未消,用力挣开楚樊的手,同时回头白了一眼办公室方向,“我姚韵秋是喜欢说谎的人吗?不相信我干嘛让我去找叶子呀!宇翔和葛革本来就是毫无原因离奇失踪了,难不成是我把他们给吞了?!”

    姚韵秋健步如飞,楚樊不得不加快速度,好不容易追上,一边不停地劝慰着。

    “指导员不是针对你,别生无谓的气了,你看你操劳得眼睛都凹下去了,不如先回宿舍歇着,指导员那边就交给我吧”。

    对于楚樊难得的直接关心,姚韵秋的心一时如秋水荡漾,荡起了圈圈涟漪,刚才的怒火也褪得一干二净。她温柔地看了一眼楚樊,“嗯”,声音细如蚊吟。

    眼前的姚韵秋让楚樊一时很不习惯,他觉得她今天怪怪的,刚才在指导员那也不大对劲,其实就算不是指导员,无论是谁,听过那番话后都只会用四个字来回应,那就是“一派胡言”!道听途说和亲身经历根本就是两码事,精明的姚韵秋没道理不知道。

    看着姚韵秋走进女生宿舍的背影,楚樊微微摇了摇头,经过这些事,每个人似乎都有点神经质了,包括他自己!

    当楚樊走进男生宿舍311的门,他一眼瞅见靠窗的上铺上王强正呼呼大睡中,而其它的铺都空着,没有赵宇翔,没有葛革。本来四个人的宿舍,现在却只剩下两个人了,楚樊的心划过一阵痛楚,不知怎么的,他隐隐觉得他们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打开手提电脑,楚樊点开了桌面的“秋游”文件夹,里面有二十几张照片,他耐心地一张张翻阅着。翻到第二十三张时,秋游的合影出现在了屏幕上。

    异常清晰的电子版秋游合影照赫然充斥了整个屏幕,楚樊的心莫名地怦怦直跳,本来这是一张幸福的照片,照片上每个人的笑容都那么阳光灿烂,可是现在看上去,却给人一种在看遗像的感觉,那浓得化不开的无形悲哀感从楚樊的心底袭上来,顷刻吞没了他。

    良久,楚樊才慢慢抬首,他快速收起了最大化,不敢再看照片一眼,直接点下了打印按钮。

    “咚咚咚”,这时候311室的门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震响,楚樊一时惊得从椅子上滑了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向稳重的他很少这么狼狈过,还好王强睡得像死人一样,楚樊连忙爬起来,一边拍着灰尘一边叫道:“谁呀?”

    门外没有人回应,楚樊心惊胆颤地打开门缝向外张望,原来是姚韵秋!

    “我决定了,这件事我会负责到底,决不退缩!”姚韵秋斩钉截铁地说,脸上回复了果断干练的表情,这才是平时的她!

    姚韵秋一迈门就听到了打印机发出的“嘟嘟”声,寻声望向墙角的电脑桌,只见一张A4纸正从打印机里吐出来。

    “你把它打印出来了?”姚韵秋圆睁了眼睛惊问道。

    “是呀,指导员不是要看吗?”楚樊拾起了激光打印机打出的黑白图片。

    “等下!”姚韵秋突然尖叫起来,这一声甚至把王强都震醒了,只见他在上铺腾地一屁股坐起,神色紧张地盯着姚楚二人,楚樊也大感吃惊,“怎么?”

    “发电子照片到指导员邮箱不就可以了么?这……这实体图片多不祥啊!”姚韵秋显得有点慌乱。

    若是以前楚樊一定会笑她神神叨叨,可现在听到这话,楚樊也是猛然一醒,姚韵秋说得没错!“但是都打出来了,那怎么办?”楚樊竟然也有惊慌无策的时候。

    “烧了它!就像上次在招待所一样!”姚韵秋激动地叫道。

    “对对!快拿烟灰缸来,烧了它!”楚樊也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火很快“呼呼”地燃起来了,因为是打印纸,这次烧得比上次更快更旺。火苗窜得老高,一缕缕黑烟直线向上飞去,姚韵秋看得眼睛也不眨。

    “没用的,没用的……”王强抱着枕头坐在床角,惊恐地喃喃自语。

    当纸烧了大半的时候,火渐渐熄了,剩下一张残纸卷缩在烟灰缸中,楚樊不甘心,再次拾起来。心理作用,他想再点一次火,只有完全烧光他才能彻底放心。

    打火机再次点着了,楚樊捏着残纸的一角正准备点燃时,他突然僵住了,眼睛瞪得老大,那一刻,他的脸变成了铁青色,虽然不知道楚樊为何脸色大变,但姚韵秋的心也跟着他猛然一沉。

    “怎么了?楚樊!”姚韵秋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发起颤来,楚樊的表情就好像见了鬼,让她瞬间心寒如冰。

    楚樊颤抖地将残纸递给了姚韵秋,姚韵秋展开仔细瞅,这一瞅不禁大惊失色,姚韵秋“啊!”的一声,触电般将那张破纸掷了出去,残纸飘飘摇摇坠到了地板上。

    此时残纸完全伸展在地板上,楚樊和姚韵秋不由自主地再次盯着它望。舒玫的笑容依然灿烂,因为是黑白的,它看上去更像一张死人脸了,赵宇翔的腰部被烧没了……

    每一处细节,每一个人烧毁的样子,楚樊曾经仔细研究过不下十遍。这熟悉的残存之处,竟然和上次那张破照片烧掉的位置一模一样!

    “不可能!不可能!”姚韵秋有点精神恍惚,她的腿站立不稳,身体摇摇欲坠,嘴里喃喃道:“一定是幻觉!”

    楚樊扶住姚韵秋,让她坐到了下铺的床边,紧跟着一个箭步冲上去拾起了那张破纸,同时使劲地打着打火机。

    也许是太过激动的原因,打火机打了三下才点着,楚樊就好像烧掉恶魔般痛快淋漓地点燃了剩下的那部分A4纸。

    “不可能,不可能!”尽管纸已经被彻底烧没了,姚韵秋还是没恢复镇定,中了邪似地不断重复着口中的话。

    楚樊也是一身冷汗,世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巧合的事?照片还能烧成一样的?他怔怔地杵在那,不知所措,不经意抬眼看了看王强,王强竟然是一副从未有过的同情眼神望着自己。

    姚韵秋则双眼无神,不言不语,只是呆呆地坐在电脑桌前,犹如一具没有生命力的人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