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章节字数:2505  更新时间:12-05-09 2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舒玫就好像脱疆的野马,一把挣开姚韵秋的胳膊,撒腿向前狂奔,独剩王强和姚韵秋瞠目结舌愣在原地。

    在舒玫心里,命悬一线的晴晴正等着自己去营救,她一个劲儿地前冲,可是突然眼前一黑,脑袋竟然一头扎进了一团热热软软的东西里面,舒玫惊得“呀”了一声,人也猛地清醒过来,抬头一看——

    竟然又是上次在叶子屋前遇到的那个怪异农妇!农妇一脸愠色,“小姑娘怎么跑得像野汉子似的猛,真不象话!”

    “对、对不起,大婶!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我…。。。”舒玫支支唔唔的,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这时姚韵秋、王强和楚樊也都赶过来了。

    “咦?这不是上次遇到的那位大婶吗?”也许是这位农妇长得太有型,有让人过目不忘的魔力,他们几个一眼就都认出来了,姚韵秋第一个发出了惊呼。

    “什么上次的大婶啊?我没见过你们!不要乱拉关系靠近乎!”农妇更加不悦了,一边揉着被舒玫撞得微微作疼的肚子,一边对他们怒目而视。

    “大婶,你不记得了?上次也是在这个地方,我们问你叶子是不是住在这的,你说没有叶颖这个人。”舒玫提醒道。

    “这个楼呀?没人住的!因为……啊哈哈…”说着农妇竟然莫名大声笑起来,“因为!里面住的是鬼!啊哈哈……”这大白天听起来都让人感觉恐怖的笑声令楚樊四人不由毛骨悚然,他们惊愕地看着农妇。

    顺着农妇的目光,所有人这才发现叶子家的大门被封条封住了,显然警察早他们一步来调查过了。

    农妇忽又嘎然止住笑声,冲几个人悄悄说道:“你们千万不要进去啊!进去会死的!”她的脸变得阴沉而严肃,所有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姚韵秋皱着眉头,轻声对舒玫和楚樊耳语:“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我怎么看她不像是正常人!上次怎么完全不觉得呢?”

    楚樊对那疯女人不再有兴趣,他担心地看着舒玫,“舒玫,你,刚才是怎么了?”

    “是啊!玫玫,刚才叫你拉你,你都没有反应,吓死我和王强了。”姚韵秋这才想起舒玫,不再管疯妇了。农妇见没人理她,自觉没趣,一扭屁股转身离去。只有王强一直静静注视着她远去的背景,眼里满是狐疑。

    “是我刚才在车里打盹的时候做了个梦,我梦见晴晴和宇翔站在叶子家的二楼阳台,宇翔把晴晴推下来了。刚才一下车,我就感觉阳台上站着两个人影,我想救晴晴,所以跟走火入魔似的一个劲地儿要冲上去……”舒玫边说边惊恐地再次看了看小楼阳台,上面并没有人影,舒玫不由舒了口气。

    “原来是这样!可是宇翔喜欢晴晴,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啊,他怎么会害晴晴呢?”姚韵秋觉得舒玫的梦毫无道理。

    “嗯,只是个普通的梦而已,宇翔肯定不会害晴晴的!大家不必放在心上。”舒玫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恰好相反,她都不知道现在还有谁可以信任,想到这,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楚樊,这一眼正好和楚樊对上,他也正看向自己,舒玫忙问道:“对了,楚樊,你打听到村委的位置了么?”

    楚樊点头:“就在村里,不远……咱们走进去就行了。”一边把车锁了。

    三个人都没有异议,于是跟着楚樊向村子里走去。村子里静悄悄的,路上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姚韵秋不禁有些疑惑,心道难怪楚樊刚才去了那么久,找个人问路也真不容易。

    有疑惑的不止她一个,舒玫也感觉很怪异,回想上次发现宇翔的尸体,警车一路开进村,按说农村人好奇心重,应该都涌出来看才对,可是居然没一个人注意到!这实在太不合常理了。

    村子小,村委很快就到了。很破旧的楼,与叶子家的小别墅楼简直天差地别。底楼是敞开式的,两边墙上贴着几幅宣传海报,都积满了灰尘,画面已斑驳。走上楼梯时,一路吱嘎作响,四人都有些心惊肉跳,怀疑会不会坍塌了。

    到了二楼一眼看去,房间的门都关着。他们一间间去敲门,却始终无人来应,若是李晴晴或赵宇翔在,估计早就放声大叫了,但这四人却都属于性格沉稳型的,只是耐心地一间间找过去。

    直到走廊尽头才看到一间房间的大门虚掩着,姚韵秋和楚樊不由自主地对看了一眼,身后的王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去推开了门。

    屋内是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头,大概五十出头光景,听到门开的声音,不由惊讶抬首。

    “您好……真不好意思,打扰了!”姚韵秋连忙微笑着说。

    “你们找谁?”那老头毫不介意,不紧不慢地问了句。

    叶子的事情,警察一定早就到村里调查过了吧。楚樊想着心里又是一阵绞痛,但立刻控制住自己,开门见山地说:“是这样,我们是叶颖的同学,想找村长打听点关于她以前的事情。”

    那老头听到叶颖的名字,脸色立刻变了,直直地瞪着他们,半天都不说一句话。四人正莫名其妙,却听老头幽幽地叹出一口气道:“作孽啊!”

    原来这老头就是澜溪村的村长,他已经从警察那里知道叶子出事了。在四人的追问下,他终于吐露了叶子的往事。

    这得从叶子的父亲说起。澜溪村风景虽美,村民却只靠种地为生,生活并不富裕。叶子的父亲自小是一个很有抱负也很聪明的人,他并不满足于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希望能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一片天地,让父老乡亲都过上好日子。后来他的确做到了,靠着开厂让澜溪村人富裕了起来,同时也成为了澜溪村最年轻有为的村长。

    然而好景不长,叶子的父亲不知何故得罪了镇上的某个领导,被扣上贪污犯的帽子下了狱。后来不知怎的,居然在狱中病死了。为此叶子的母亲常常以泪洗面,而小小年纪的叶子不仅一夜间失去了父亲,更是受尽了不明真相的村民的冷言冷语。后来她们母女俩离开了澜溪村,从此再无消息,唯一留下的,只有那幢他们曾经一起快乐生活过的二层小楼。

    四人听得都呆怔住了,过去叶子总说家乡如何如何美,原来,叶子只是沉湎于她曾经美好的童年记忆中!而叶子又是何等的善良,竟然能够淡忘那些受过她父亲恩惠的乡亲们的无情对待。

    舒玫更是心旌激震,叶子为何如此命途多舛?竟然、竟然后来又碰到那种事!难怪叶子会在日记中悲呼:“老天!你就不能给我一条活路吗?”而现在她被害死了,他们却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

    大家都沉默了,过了很久,才听楚樊问:“那叶子家的楼……后来就一直空置了吗?”叶子的心酸往事显然也令他深受打击,他的嗓子竟完全哑了。

    老头点点头,身体竟有些颤抖:“没人敢去那个楼,连靠近那一带都不敢……因为那个楼里,有鬼!”

    “什么?”四人都大吃一惊,都难以置信地看着老头,却见老头脸上露出了一抹惨笑。

    “住进那个楼的人全都死了……这是叶子父亲的诅咒啊!连我小妹,也就是想去楼里看看,就被活活吓疯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