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喜欢我是你的事Ⅰ】

章节字数:3044  更新时间:12-04-28 16: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是一个午后,阳光明明媚媚,他从市区跑过来看我。我们在一家茶餐厅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翟笙坐在我的对面,看我吃的欢畅,“翦童一,你说你这样的女人我怎么会喜欢你?”

    我不置可否,“我怎么知道,反正我一直都有人喜欢。”

    “比如说?”

    “比如说我的同事哥哥们都很喜欢我啊。”我得意的说。

    “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翟笙放下筷子。

    “哦,你说的那种喜欢也有啊,我们部门的那个同事哥哥就很喜欢我啊,不过有老婆了。”

    “翦童一,你还真是来者不拒,有老婆的你也勾引。”翟笙撇撇嘴,一双清寒的眸子锁住我的脸,声音里毫不掩饰的嘲讽让我没由来的厌烦。

    “是么。”我眯起眼睛,弯了弯唇角。

    “不是么?”他靠在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我别过脸,将视线移到窗外,“他喜欢我,那是他的事情,我从来就没有勾引过他。”我顿了顿,目光对上他的眸子,“很早以前我就说过,别人喜欢我,那都只是别人的事情,只要不影响我,不干涉到我的生活,他爱怎样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我清冷的声音像三月的雨滴,一颗一颗落在玉盘上,清清的,凉凉的,带着早春时候的寒气,直抵人心。

    翟笙怔了好几秒,而后低低地说,“翦童一,你别玩火了。利用别人的感情是不对的,你以后要遭报应的。”

    “和我有关系么。”我捡起未动手的勺子,将它扔进茶杯里把玩。

    “你不喜欢他,就应该和他说清楚,更应该和他保持距离。你这样暧昧的态度,就是在勾引他。”翟笙加重了语气,像说教一样。

    “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为什么要去说清楚。而且,我去说清楚什么,和他说‘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你不要再对我好了’之类的话,还是说,‘你有老婆的,我和你之间不可能’?再说了,我和他的距离一直很远,他在新车我在二手车,三五天见不着一面。”我拿起勺子盛了一勺水,又将水再倒进杯子里,如此反复,神情专注。

    “总之,你就是不应该和他暖昧。”翟笙像下结论一般,一口咬定地给我盖上暧昧的章。

    “随你怎么想。”我挑起勺子,细细品味这苦涩的茶水。有些人,他不懂你,即使你和他解释一万遍,他也未必能明白。

    我和白树,其实也没有多暧昧。他要喜欢我,愿意对我好,我是不会拒绝,但别人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爱憎分明。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记得清清楚楚。对我好的,我回报他的好,无论男女,这只是出于礼貌,出于感恩,与爱无关,与情无关。对我不好的,我也不会计较,因为没有人天生就要对谁好,谁都不是谁的谁。

    ——————————若城时光,锦年青花。十九专用分割线———————

    我和翟笙说过很多事情,戏园子一样的家庭,还有初到深圳的那段历险记,以及一些人,包括宋斯年,包括苏南,也包括初见和娄小颜。

    可能真的应验了那句“言多必失”的话,每聊一次天,他对我的印象和感觉都要加上冷漠和任性的成份。久而久之,我再也不愿开口说一个字,他总是误解我,将我的话理解成各种各样的含义,然后尖锐而犀利的指责我,让我窒息和疼痛。

    好比一个受了伤的人,她以为对方是可以信任的,然后将自己受伤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伤口在哪里,伤口有多大多深,说到最后干脆把遮掩伤口的衣服掀起来,让伤口袒露在他面前一览无遗。不求他安慰,不求他怜惜,只求他哪怕默默注视一会儿也是好的。哪里料想,他一脸的不以为然,指着正在流血的伤口说,“哦,这么小,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啊,应该也没那么痛吧。”

    她愣在那里,对方还在继续,带着讥诮和莫名的兴奋,指责她是罪有应得,自作自受。于是,流着血的伤口就成了一个笑话,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销声匿迹,永远不再出现。

    所以后来,我渐渐学会了隐忍和沉默。即使别人再误解我的意思,没有必要的时候,我不会开口,懒得解释,也不屑去解释。

    面对翟笙甩过来的带着刺儿的话语,虽然习以为常,但仍然会难受。这种感觉就像吃棉花糖,软软的,甜甜的,吃着吃的,就被藏在中间的刺给扎破了舌头,很痛很不爽。

    也许这就是我不能喜欢上他的原因之一。我知他的心里是好的,善良的,但他的嘴巴太毒辣,我无福消受。女人都是听觉动物,喜欢听好听的,我也不例外。

    ——————————若城时光,锦年青花。十九专用分割线———————

    吊完三个瓶子,走出诊所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路过菜市场,买了一颗大白菜和两块钱瘦肉,提着就回去了。

    肚子好饿。

    好久不下厨,厨房被娄小颜整得乱七八糟。自从去年被她弄坏一个电饭煲加蒸菜锅之后,我就鲜少踏进厨房了。厨房里的垃圾筒被装得满满的,案板扔在洗碗池里,菜刀和筷子菜勺锅铲横七竖八的躺在菜篮子里,锅子底下生了一层厚厚的黄色铁锈,沾满了油渍的调味罐们东倒西歪被扔在柜台的角落里。

    如果不是菜都买好了,我真不想进厨房。这满目的脏乱,令我浑身上下每一处都不自在。作为一个有精神洁癖的人,实在不愿在此多呆。无奈肚子开始抗议,腹中传来的“咕噜”声让我彻底放弃了逃跑的念头。老老实实的,挽起衣袖子,开始整理。

    一只手按着锅把,一只手浸在冷水里,握着钢丝球用力擦洗。二月的水真是刺骨的冷,冻到骨头都是痛的。我咬咬牙,跟拼命似的,使出吃奶的劲与这厚重的铁锈做斗争。

    刷完锅,将厨房简单打扫了一遍,直到整个屋子看上去不那么乱,我这才开始洗菜。

    煮面是个看似简单其实又带点复杂的活儿。说它简单,因为它是面,煮熟了就能吃。说它复杂,想吃好吃的东西自然要花些心思了。

    我从小就爱吃面,特别是母亲下的面条。每一次,我都很吃好大好大一菜碗。味浓汤鲜,配菜丰富,真的非常好吃。湖南属南方,以米饭为主食,所以家里不常吃面条,一年也不会超过五六次。加上自己很早就离家一个人在外头,想吃面了,只有自己动手。

    煮过很多很次面条,起初的时候,煮一次倒一次,不是汤太油,就是面无味,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后来向朋友请教,又上网找视频,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倒是喜欢上了自己下的面条。软软的,香香的,味道刚刚好,一碗面条有菜又有肉,能把自己喂的饱饱的。

    ——————————若城时光,锦年青花。十九专用分割线———————

    喂饱了肚子开始上网。

    一反常态没有直接进游戏,而是登录QQ,隐身而上。

    “你生病怎么样了?”刚上线,很意外看到许君阳的留言,是在二十分钟以前。

    心里有些许激动,明明他的头像已经灰了,还是忍不住抬起十指欢快地打字,“嗷,刚吊水回来。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说完,我点开他的QQ空间爬了进去。

    没有任何更新,日志,微博,还是原来的样子。看来这个人真是不喜欢弄空间,一连几个月一点变化都没有,啥也看不到。索然无味,我赶紧退了出来。

    看了下家族群里,初见和紫儿正聊得欢畅。我忍不住冒了个泡,发了个句号。

    “公子。”群里齐刷刷冒出来一排人。

    “嗯。”我不紧不慢的打字,嘴角扬起笑容。

    这世间,唯一一个让我安心的地方,恐怕就属这座若城了。若城时光,锦年青花,以若之名,许城之暖。建城之初,我就说过,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许给若城的孩子一片暖阳天,一个温馨宁静的家。现世里不能拥有的、缺失的爱,我要让它们在这里自由生长,亘古绵长。

    很多人嗤之以鼻,“不过是网络上的一个虚拟群,能绵长到哪去,你能许给他们什么,他们又能带给你什么,网络上的东西都是虚假的,网线一拔,就什么都不是了。下了线,谁还会认得谁。”

    我从来不辩驳,因为我懒得讲,懒得和他们争辩。

    若城对我的意义,是我在这世间唯一的执着和坚持。同样,若城也这群孩子们坚持不变的信仰。我爱他们每一个人,他们也都爱我。我们,相互爱家里的每一个人。虽然有意见,虽然有矛盾,也还会争吵,但我们始终在一起。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再怎么吵,也吵不散。

    外人不懂,若城是我们心灵的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