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退费风波之有求于人Ⅰ】

章节字数:2599  更新时间:12-08-08 22: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隔四年,我依旧不能自如操控自己的声线,却练就了一对敏锐的耳朵。在细微的变化里,捕捉真实的信息。

    我从遥远的记忆里回过神来,心中像翻了五味瓶一样,情绪繁杂。冷冽的,自嘲的,暴躁的,还有无可奈何。

    电话那头的客服姑娘声音依旧小心翼翼,嘴里却重复着令我非常不满意的答案,“稍后我会让负责该区域的工作人员给您电话……”

    “你给我闭嘴!你们一天到晚就会忽悠老子,几个月前你们客服也是这么说的,结果等了好几个月,也没见哪个工作人员给我回过半个电话。什么东西,收了别人的钱还不给退是吧,要不要老子去小区扯个横幅说你们是垃圾骗子公司,你们就满意了?”我粗暴地打断她,愤怒的火焰从脚底板腾空而起直窜心房,烧得我气急败坏,“啪”地一声,我愤恨地挂了电话。

    太气人,简直太可恶了。这是个什么世道,收钱的是大爷,要钱的倒成孙子了。不行,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我得找人来帮忙。

    鼠标在QQ好友分组里上窜下跳,找了许久,终于在“碧水青春”那个我几乎从不问津的分组里找到许君阳的名字。然后,像银行信用卡中心一样,给他来了个临时额度的提高,为了联系方便,我毫不犹豫将他从“碧水青春”里提到“梨花空处”那一组。

    我的QQ好友上八九百号人,经常聊天的那几位也是在我心里最最重要的那些人都住在“梨花空处”。上帝作证,我对灯发誓,提升许君阳在我QQ上的地位完全是为了退费需要,临时性的。

    双击许君阳的头像,打开与他的聊天对话框。正要抬指打字,却瞄见他的QQ个性签名上亮着一排新鲜的数字,186XXXXXXXX,新号,欢迎联系。

    这厮换号码了。我下意识地掏出手机,偷偷将这排新鲜的号码存进电话簿里。心里隐隐约约冒出一个弱弱的声音:“万一这厮将来把我拉黑了,还有电话不是。”

    “在吗。”存好号码,我开始敲他的门。

    两分钟后,许君阳的QQ头像亮起来。

    “在。”

    “你上次和我说退费不是半个月就可以退给我吗,现在都三月份多了。”我开门见山,无限委屈涌上心头。

    “你可不可以帮我……”要说的话还没打完全,就见许君阳的消息弹过来,“他们没人给你处理吗?我打电话帮你问一下。”

    我一下子愣住了,这个人,似乎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想起先前偷偷存他号码时候的警惕,不禁在心中暗暗鄙视起自己来。先入为主的心态真是要不得,还好他什么都不知道。我扶了扶额头,感觉脊梁骨上似是有股阴风悄悄刮了过去,毛毛的。

    “我刚打电话问了,负责你们小区的同事调到其他地方去了,我要回去查下通讯录,晚上再回复你。”许君阳的消息一条接一条,“你先别着急,我会帮你催的。”

    “你们公司不会不退钱给我吧。”我怯怯地问出心中担忧。

    “不会的。公司最近退费的比较多,财务审批起来比较慢,肯定要给你退的。我晚上回去查了给你发消息。”

    “嗯。好。谢谢你。”坐在电脑这头的我虽然看不见许君阳脸上的表情,之前的愤怒情绪却在他的安抚下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点点的欢喜和感动。

    ——————————若城时光,锦年青花。十九专用分割线———————

    白天是忙碌的工作,晚上就继续前一天夜里没打完的副本,为了那把能跳舞的扇子。

    在剑侠情缘里,有一个职业叫七秀。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外观党,我这名七秀玩家对那把跳舞的扇子志在必得。

    在剑侠情缘这个游戏里,光有钱是不够的,还要有时间和精力。因为副本掉落的道具都是绑定的,非交易的。而且,只有二十五人英雄荻花圣殿的BOSS才有一定的机率掉落那个道具。进入这个副本,要想拿下那把所有七秀女梦寐以求的大扇子,除了需要大把大把的钱之外,还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指挥和一支操作配合意识各方便都犀利的队伍,另外,还要拥有顶好的运气。

    为了那把美丽的大扇子,为了能跳那支好看的舞蹈,我不得不下副本,不得不晚晚熬到夜深一两点。

    今夜又是二十五人英雄荻花圣殿,从阿萨星那里接着往下打。团长在YY里集合大家清了小怪之后去副本门口收凤凰蛊,我机械地在好友频道里打字,说:“求一只凤凰蛊。”

    夕日友人密我,说在另一个副本里,脱不开身。

    还有徒弟也悄悄说,说师父你等我一下,我还在做日常任务。

    我一一回复他们,说不碍事,叫他们先忙自己的事情,便去了一趟洗手间。还没坐下来,就听见团长扯着嗓子在YY里问,“莫千寻是谁,谁叫的莫千寻?”

    莫千寻是李逸的五毒小萝利号,他几时进了我们的队伍,正纳闷,就看见他发消息过来。

    莫千寻:丫头,你在哪里,我在副本里了。

    我:嗷,你在门口等我,我马上过来。

    莫千寻:好的,那我在门口等你。

    我的号刚走到副本门口,就见团队频道提示:莫千寻离开团队。再看屏幕左上角的状态栏里,凤凰蛊已经上好了。

    一分钟后,李逸换了个号上来,“丫头,我换号了,有事喊我。”

    我木讷地打字:“嗯。”

    一夜纠结,仍旧没有大扇子。我下了游戏,回了自己的家族YY频道。见李逸还在,我便在YY里喊他:“李逸。”

    “嗯。你们打完啦?”李逸问我。

    “嗯,没掉扇子。”

    “打完了就早点睡觉吧,扇子总会有的。你明天还上班,别把身体搞垮了。”李逸见我声音低迷,放柔和了声音安慰道。

    “嗯,就去。”我说完,把YY从频道里退出来。

    喉间忽然奇痒无比,一阵剧烈的咳嗽将我折腾得狼狈不堪。似乎,连心脏都要呼之欲出。咳嗽过后是疼痛,胸腔,或者肺部,我分不清楚。眼泪顺着脸庞流下来,滑过嘴角的时候不小心渗进嘴巴里去,是冰凉的涩涩的味道。

    我这是在做什么呀,白天拼死拼活的工作,晚上为了个虚拟的道具还熬到一两点,我是不是疯了?

    躺在床上,手脚冰凉,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只觉得天旋地转,床开始倾斜,一边高一边低,我闭上眼睛,意识一点一点开始模糊。

    ——————————若城时光,锦年青花。十九专用分割线———————

    依稀记得,当年玩龙族的时候也是这般疯狂。不,是比现在更疯狂,黑白颠倒,为了冲等级,通常达旦,结果因劳累过度倒在电脑面前。

    那是宋斯年最喜欢的一个游戏,也是后来他最最痛恨的一个游戏。因为这个游戏,事情变得复杂了许多。也许,也不全是游戏的原因。只是恰好游戏杠在中间,它贯穿了我和宋斯年从合到分的全部过程,它是见证人,因为不能开口讲话,更成了替罪的羔羊。

    有些人,要离开,是必然。人的一生当中,能陪伴自己过一辈子的,永远只有一个人。于是,其他的所有人,便都只能是过客。

    宋斯年不是我能依靠的那棵大树,我最终还是成了他生命里的过客。

    我是个失败的过客,轻舟都过了万重山好久好久,我还在梦里惦记风景的模样。好不容易等到风景都褪掉了颜色,自己却又变成了一只彻彻底底鸵鸟,无法逃避的时候,只能把头埋进沙子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