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退费风波之回忆倒带Ⅲ】

章节字数:3021  更新时间:12-12-14 2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周五晚上,正要开始进副本,许君阳的短信飘然而至。

    “在忙吗?”

    我有些诧异,却也未作多想,简单回复“还好”两字,便一头扎进今夜的奋战中。大扇子啊,你才是我今夜奋斗的目标和动力。

    李逸还是一如既往,知道我进了副本,便密语我:“凤凰蛊给你留着,要的时候喊我。”

    心中滑过一道暖流,三月末的深圳,似乎没那么寒冷了。

    想起这些年的日子,来来回回,身边的人总是换了又换。只有他,一直在,一直在那里。我不知道,这样的感情能维持多久,这种你追我跑的游戏,不知道何时会是尽头。陈奕迅有一首叫《红玫瑰》的歌,唱得如此真实和动人:“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有些人,不会一直在。就像明硕一样。

    我始终都不能忘记明硕的存在,那个在遥远的北国,用声音和文字陪伴我成长了三年的男子。曾经那样相依为命的两个人,曾经说好的一辈子不离不弃,最终也只能换来如今的漠然如陌。

    或许是我太天真幼稚,一味单纯的相信,男女之间是可以有高于爱情的感情,我笃定的将它定义为亲情。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也不在乎任何人的说法,只有一个坚定的信念,知道明硕不会离开我,无论我走多远,只要我一回头,就会看到明硕温柔的脸。

    所以,在他面前,我永远都是最轻松快乐的。不需要隐藏自己的情绪,也不需要去伪装自己。他说,在他面前,我可以做最真的自己。于是,什么时候要来例假了,他比我还先知,几点吃饭几点睡觉几点起床,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工作上的困难,银行卡的密码,股票账户里的钱,他都一清二楚。

    没有他不清楚的事情,就连我经常说的“不知道”三个字,他都知道,我那是真的不知道,不是敷衍,不是其他,只是不知道。

    宋斯年总是嗤之以鼻:“傻子都看得出来,明硕喜欢你!”

    我义愤填膺地反驳他:“别那你们大人那种龌龊的思想来污蔑我和明硕的感情!我和他之间,就是纯粹的亲情关系,我把他当亲人一样!”

    “你也说了,是你把他当亲人一样,你能保证他也是把你当亲人一样吗?男人的心思,我还不了解吗……”

    “我不和你讲了,和你这种人讲不清楚。不要总是拿你的心,度别人的腹,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样的想法。总之我和明硕之间的感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如果他要喜欢我,他老早就追我了,不然又怎么会这么多年都无动于衷!”我不耐烦打断宋斯年的话,冷冷地说道。

    “行动上无动于衷不代表心里没有想法,或许是因为距离太远,如果他在深圳,你看他还会不会无动于衷。”宋斯年有些愠怒,不悦着斥责,像是在教一个做错事的小孩。站在他面前的我冷着一张脸,心里满满的尽是不屑。

    年少不更事的我,看在宋斯年眼里,是一个叛逆任性的小孩。他总是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和眼光来批评和指责我,他把他的思想强加给我,希望我能变成他心中理想的样子。初见时的惊鸿一瞥早已不知去向,留下一个一无是处的我,等待我的是漫长的他随机的数落和随心所欲的改造。

    当年少不羁的心对上一双复杂的眼,就注定了这场感情终要死亡。我和宋斯年会分道扬镳,只是迟早的事情。在爱情里,最忌讳的是不门当户对。我和宋斯年不仅不门当户对,连立场和所处的层次位置,我们都不在同一个水平面上。小孩和大人这种对立的关系夹杂在相恋的两个人身上,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可悲是,我们都未曾发觉。

    我不要一个像家长一样时刻管束我的男人。如果只是家长,有明硕就够了。

    我能很好的区分我对明硕的感情,却一直都不懂宋斯年的心。直到后来的这些年,在遇到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之后,我终于明白,宋斯年对我,不过是一种占有欲。他觉得我和他在一起便认为我是他的,我附属于他,即使他不喜欢了,也不会让给别人。

    只是,有一句话,他确确实实没有说错,男人的心思,他比我要懂得多。所以,零八年的夏天,在北京,我听到了明硕平静的告白。

    “我一直都喜欢你啊,如果我不喜欢你,我干啥要花这么多心思。”明硕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明明平淡无波的一句话,听到我的耳朵里,如闻春雷。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愣了半晌,我才回过神来:“可是,你明明都没有对我说过。”我抱侥幸心理,觉得他的喜欢只是单纯的喜欢,并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

    “以前没对你说,是因为我自己都觉得我们之间距离太远,不现实。现在你来了北京,我觉得不是不可以发展的。”明硕顿了顿,继续说道:“北京离沈阳很近,你若愿意,随时都可以过来,我会帮你安排好一切……”

    沈阳的夏天不知道是一副怎样的光景,是不是也如北京一样热得像个蒸笼,我握着电话站在风扇前面,只觉得手臂和后背忽冷忽热,一阵一阵的。耳边,明硕的声音遥远又模糊,是风声,哗哗地吹着。沈阳的夏天也会起很大的风么,我一阵恍惚,心里忽然就下起了雪。

    后来,我还是选择了原谅和回去。

    在北京的这一个半月里,我始终都没有去过一次沈阳,明硕也没有过来找过我。他对我的关心比平常要多几分,我一边忐忑,一边逃避,又一边接受。心里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和依赖,只是多了一些负罪感。

    回去的那一天,明硕和我说:“瞳,你回去之后,我们就要回到你来北京之前的样子。”我轻声说好,便头也不回地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回去之后的日子,我们把一切还原到了两个月之前的样子。明硕依旧是我的亲人,也只能是亲人。我不记得他在北京说过的想要在一起的话,他所说的喜欢,只是单纯的喜欢,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他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继续站在我身后,给予我依靠和勇气。

    一个人的心里,可以有很多人。有的人,站在你身后,有的人,站在你身前,而恋人则是那个可以与你风雨并肩同行的人。

    宋斯年占着我身旁的位置,我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知道我的决定,大家都为我担忧。明硕是,迟一也是。明硕怕我受苦,迟一怕我坚持无果。我没想过太多,只觉得如果两个人还想在一起,就好好的在一起生活。不管爱不爱,也不管曾经伤害有多深,从头开始,重新来过,好好的过。

    然而,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古人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压根就没想到,一个半月不见,宋斯年完完全全彻头彻尾变了一个样子,一个令我陌生又厌烦的样子。

    零八楼市股市疯狂跳水,他失了斗志,整日沉浸在游戏和电影中不能自拔。当电影也激不起他的兴趣之后,他便投身于单身男女的频繁聚会中。KTV,酒吧,球馆……只要是他们能想到的,有人呼吁去的,他都去了,只身一人,开车前往,夜夜烂醉而归,甚至不归。

    光棍节的夜里,我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多,明硕在网络那头陪着我加班,宋斯年却和陌生的一群男女在酒吧里笙歌起舞。

    终于,我再也忍不住爆发了。

    回来之后积压的种种委屈和愤怒在看到他当着我的面明目张胆和别人在网络上打情骂俏还一副很厌烦我的样子的时候倾巢而出。和在他一起四年所承载的那根弦,已经绷至极限。

    “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我拉着他的手,激动的问他。

    “没什么意思啊,你以前和别人聊天的时候,不也聊的很high吗?”他不耐烦的拨开我的手。

    “我和别人聊什么了啊,你又和别人聊的什么啊,你们都聊到床上了!”因为激动,我的声音开始颤抖。

    “聊什么不都一样么,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宋斯年的眼里满是嫌恶。

    “你既然不想跟我在一起了,那为什么不分手!”我再次拉住他的手,大声质问他。

    “我不会和你结婚,也不会和你分手!”宋斯年冷冷的说完,甩门而去。

    “我不会和你结婚,也不会和你分手!”耳朵里嗡嗡地回响着宋斯年冷漠而绝情的话语。

    “嘭——”的一声,我抓起梳妆台上喝水用的杯子奋力朝地上砸去。陶瓷摔在明亮的地板砖上,脆生生的,瞬间支离破碎。

    承载的心弦终于不堪重负,随着杯子落地的那一瞬间,我听见弦断的声音,那样绝然和哀伤。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