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爱  习惯成自然(2)

章节字数:2581  更新时间:12-05-12 11: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好。”电话里糟糟杂杂,隐约听到有电梯上下的声音,应该是还在外面。她说:“那你先回屋去。”

    他口齿都有些不清,“我回了。”

    她困极了,只想快点挂电话,说:“回了就快去睡吧。”

    他却说:“你没良心。”语气幽怨,像个孩子似的。

    她哭笑不得,他已经在外面按门铃了,在电话里跟她说:“丫头,给我开门。”

    她吓的手机差点掉下去,连鞋都没穿,光着脚跑出去,打开门就见靠在门框上,快在睡过去的样子。

    她摇醒他,“顾宇诚,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说:“我喝完酒就直接过来了。”

    “不是。”她说:“你出海回来了?”

    他‘嗯’了一声就往里走,她拉住他,“回来了还不回你家去?”

    “我不想回。”他说:“我心情不好,你让我进去吧。”

    他看着醉的不轻,她不知道为什么却只想笑,侧身让他走进来,揶揄他,“你还会心情不好啊?”

    他有点赌气的样子,“我也是人。”

    “那你也不能在我这儿待着。”她伸手出来,“把手机给我,我给你家里司机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他躺到沙发里去,一米六的沙发,哪里装得下他一米八的身高,胳膊和腿露出来多长一截,看着怪可怜的样子。她推推他,“顾宇诚,醒醒,你先别睡。”

    他拨开她的手,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看了看她墙上的时钟说:“都两点了,你让我先睡会儿。”

    “不行。”她态度坚决,俯身过去掏他西装口袋里的手机,“等司机过来接你了再睡。”

    估计是惹着他烦了,他忽的坐起身,气呼呼的瞪着眼睛看她,过了好半晌,什么话也不说站起来就走,脚步不稳的‘哐’的撞到客厅的茶几上,身体失重的闪了闪,她赶紧扶住他,他却像是气坏了,甩开她的手大步走到门口,猛的就把门打开了;她到底是于心不忍,喝成这样子,开车上路怎么安全?

    “喂……”她叫住他,“你想睡在这儿就睡吧,不过,暖气故障了,还没叫人来修。”

    简悦也不管他有没有听到,说完就自己回了卧室,过了好一晌,房门轻轻的关上了。她以为是他进来了,停了一会儿出来给他被子才发现客厅空空的;空气里,一股烟味夹带着淡淡的酒香。

    那么个公子哥,这次是真生气了吧?

    简悦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又能早早的醒了;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便起来了。走到客厅里才看到昨天晚上茶几都被他撞的移了位,地毯也皱皱的褶起了一个边;她蹲下去去铺地毯,可能因为头垂的太低,站起来时一头就撞到桌角,她脑袋‘轰’的一声,眼泪登时就出来了。

    她捂着头缩在那里好一晌,想:真疼啊!

    她头撞的厉害,连着疼了几天都没见好,于是上班也总是提不起精神。办公室里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也都很默契的不再将她跟顾宇诚往一块扯,而他也没再打电话找她,她正好乐得清静。

    直到月底的时候,她在杂志社7周年宴会上遇见冯子谦,说:“哎哟,你这小丫头可够没良心的啊?”

    她不明所以的啊了一声,冯子谦说:“仲延前些天车祸住院,我还以为你会去看他呢,结果你连个影都没见着。”

    冯子谦他们几个都叫他仲延,简悦心里一扑通,想该不会是她赶他走那次吧?要真是也不能全怪她啊,她可是做到仁至义尽了,最后是他自己要走的。

    她虚伪的问了句,“他没事吧?伤的严不严重?”

    “没事,才晕迷几个钟头就醒了。”

    简悦差点被呛着,这难道就是交友不慎?!

    宴会不过也就是那几个流程,简悦向来不爱这些自助餐,一晚上几乎没吃什么东西,还不到下宴,她肚子就已经咕咕的抗议了,冯子谦是个心细的主,听见了说:“你跟顾仲延还真是挺像,他也老不爱吃这些。”

    她饿的有气无力,“哦。”

    冯子谦说:“等会下宴我带你去一地方,那里的菜可是宫庭独传。”

    简悦记着顾宇诚生日他算计自己的那次,这次又这么好心请她,指不定又怎么算计呢?

    她一脸戒备,“我不去。”

    “别呀。”冯子谦笑起来,“你这弄的我一点信誉度都没了。”

    简悦不管他怎么说就是不上当,他只差没把心掏出来给她看,“我说姑奶奶,我真的就只是想请你吃顿饭。”

    最后简悦还是跟冯子谦一起去吃饭了,连顾宇诚那么混的公子哥她都不怕,别人再混还能混过他?!

    冯子谦果然跟顾宇诚是一票的,一个比一个吃的精、玩的精,藏在那么七拐八拐小胡同里的饭馆都能被他们摸到;那老板正在择菜,听到车响,抬头看是冯子谦,远远的就跟他打招呼,“子谦,来了?自己先上去坐。”说完,又说:“对了,你之前叫我给你酿的酒成了,在里屋,你自己进去拿。”

    冯子谦应了声,给简悦指指楼上的固定包厢,“对不住,先上去等我一下啊。”

    简悦‘哎’了一声,自己就先上去了,谁知道还没走到包厢,从右手临边包厢里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看见简悦,背手站在那里呵呵直笑,“小简啊……”

    小简是工作环境里大家对她的称呼。简悦一听这称呼,心里想准是遇上哪个了。抬头一看,那人可不是怀基服饰的郑重年,典型的白手起家,却是个一夜爆富的主。

    不是说简悦看不起人,而是这郑重年实实是一个大老粗。说起话来口水沫子直飞,粗话挂在嘴上就没下去过;那会儿,这郑总想在他们刊里入广告,被主编婉转着引到公关部去,害得公关部的部长半怨半嗔的挖苦她们主编,“你们在哪儿土坑里刨了这么个稀罕的主?西裤底下搭手工步鞋,还真是时髦啊。”

    杂志社大多也都是年龄相仿的人,简悦又正值青春亮丽,说:“现在都不叫时髦了,叫走到时尚的前沿。”惹的一办公室人都轰然大笑。好巧不巧这句话叫郑重年听到了,这下可惨了,人一大老板整天就在她们杂志社下面守株待她这只无良的小白兔讲宏图大志了。

    简悦在心里暗骂了句,才礼貌的叫,“郑总,您好。”

    “好,好。”郑重年笑眯眯,“小简,就你自己来吃饭?”

    简悦想着让他知难而退,说:“跟男朋友。”

    偏偏郑重年是个粗人,听话完全不听音,非要刨根问底,“那你男朋友呢?”

    简悦说:“去停车了,马上就上来。”果然跟顾宇诚待久了,她说起谎来也这么顺溜。

    “哦。”郑重年往楼下看看说:“既然你男朋友还没上来,来来来……那我先到我们屋喝两杯,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认识认识。”说着,就拉着她往屋里去。

    简悦挣扎也不是,不挣扎又觉得恶心,正纠结着,顾宇诚竟然从那屋里走出来了,看见她故作惊讶,“哟,丫头,你怎么也到这儿来了?”

    她有点没反应过来,“啊?”

    顾宇诚走过来揽住她的肩,低头看着她说:“你想吃什么给我打个电话不就成了,保准送过去还热乎乎的。”

    他身上仍有股淡淡的烟草味。因为喝过酒,呼吸热呼呼的扑在脖子里,有点痒痒的;她有点明白过来,他是在替自己解围。可他离她这样近,俯着身,下巴几乎贴上她的耳朵,她觉得呼吸都是急的,稍稍的推了推他,“你怎么在这里?”

    他一惯的油嘴滑舌,“跟你心有灵犀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