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红妆为谁?  第10章 丫鬟碧珠

章节字数:1272  更新时间:12-06-01 12: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跟师傅学习抚琴、画画、学步、跳舞,玲珑每天入睡时,都已是夜深人静,她从不偷懒,师傅说的每一句话,都谨记在心。

     三个月之后,锦都的万花坊一年一度的花魁大赛开始,街知巷闻,花街柳巷里到处流传着一个消息,杜娘的新宠是一位天仙一般的人儿,赛貂蝉胜西施,一时间,万花坊名声大噪。

     这厢,日上三竿,玲珑方才起床,拧着眉毛在跟一头乱发做斗争,杜娘推门进来,后面领着一个小丫鬟,推到玲珑面前,“这个小丫鬟以后就拨给你使唤了,好好准备准备,这次在锦都人前露个脸,你以后的日子也好混些。”

     玲珑撅着嘴嘟囔着,“我才不想抛头露面。”

     “哼,小丫头,”杜娘不屑地笑,“等你天下皆知的时候,才有资格说这种话。”

     走出两步,又折回身来补充,“花魁大赛是个噱头,你也知道我培养你花了多少心思,给我长点心眼!”

     玲珑吐吐舌头,又对着旁边的小丫鬟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这小丫头也就十三四岁,看着怯生生的,怕是被杜娘方才凌厉的气势吓倒,捏着衣角,毕恭毕敬地答,“奴婢碧珠。”

     “碧珠——,好名字。”玲珑玩味着笑,搬了凳子给她,自己坐到对面,“碧珠,打个商量可好?以后叫我姑娘就好了,嗯,也别自称奴婢,我们是平等的。”

     她眯着眼睛笑,碧珠却说什么也不敢坐,唯唯诺诺地,“奴婢不敢,奴婢就是伺候姑娘的,岂敢称大?”

     玲珑也不勉强,一转身套上外袍,嘴里吐出的话却不近人情,“嬷嬷把你拨给我,就是我的人了,难不成我养个丫鬟还没自主权不成?”

     碧珠吓破了胆,“扑通”一声跪倒,嘴里不住求饶,玲珑看着心烦,“起来吧,帮我梳头。”

     心里思忖着,这小丫头看来不经世事,若是为己所用,那也是件好事。

     碧珠诚惶诚恐地站起身,手用力在衣服上蹭了几下才拿过梳子,帮玲珑梳了个丫髻,万花坊里未出阁的姑娘都梳丫髻,清爽可爱,玲珑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满意地点头。

     “去后厨那里,把我的早饭端过来,对了,粥里多放些糖。”

     玲珑淡淡地吩咐,虽然心里喜不自胜,终于在这三个月的非人生活中,得到了些许慰藉,至少,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碧珠手脚很快,粥还热腾腾的,边上放了两个包子,玲珑狐疑,碧珠红着脸解释,“姑娘吃的太少了,奴婢就擅自做主多拿了两个包子。”

     玲珑点点头,慢条斯理地喝粥,心里倒是对这个小丫头另眼相看了些,不是她吃得少,而是杜娘要求楼里的姑娘保持身材,三餐几乎近于苛刻,她拉不下面子去后厨找吃的,愣是生生饿了三个月。

     包子是鲜肉馅的,玲珑轻轻咬了一口,汤汁顺着包子皮流进嘴里,立刻齿颊留香,她笑眯了眼,擦干净嘴巴了还在回味。

     碧珠见她吃完了,端起托盘要走,被玲珑叫住,“你还没吃早饭吧,吃了再过来,对了,采些花过来,再拿个花瓶。”

     碧珠福了福,出去了。

     玲珑伸手拿过绣花的笸箩,从里面拨出一个锦袋里,数了数里面的银子,无声地叹了口气。

     杜娘吃穿用度上向来大方,可也只限于楼里,出了楼,她玲珑就跟一穷二白的乞丐无异。

     手一抖,针刺到手心里,殷红的血珠立刻冒了出来,她掀起袖子,洁白的藕臂上,蜿蜿蜒蜒一条可怕的红线,已经到了手肘处,她叹一口气,用白布擦干净血渍,手一挥,那布片就成了碎末。

     重新拿起针线,那一方绣帕,还差最后一丛绿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