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红妆为谁?  第22章 绝世风采

章节字数:2711  更新时间:12-06-05 17: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事就说吧。”玲珑拿着梳子,慢慢梳着长长的发,乌丝如瀑倾泻在肩侧,她一低头,缠绕了一生的痴梦。

     “姑娘,若是可以,请您应了柳公子吧,他是难得的良人。”碧珠手垂在身侧,握紧又松开,语气难得的严肃。

     玲珑放下梳子,认真地盯着她看,“碧珠,你知道什么是良人吗?”

     碧珠捏着衣角,小巧的脸蛋一片绯红,“奴婢在姑娘讲的故事里听过,柳公子一表人才,又是青年才俊,正是良配。”

     “我考虑一下吧,我累了,你先下去吧。”

     玲珑头一回下了逐客令,不知怎的,心头牵扯着莫名的痛。

     **

     杜娘动作很快,花魁大赛如期而至,只不过,这一次,看客要比上一回,多了不知多少去,就连后院前的小空地,也歇满了人。

     自那场琴技比试无疾而终之后,玲珑再也不敢随便献艺,生怕又冒出一个权贵来,死拉硬拽要她去做侍妾。

     可是,很明显,她这次想多了。

     满场的衣香丽影,裙带飘飘,丝竹声不绝于耳,她看破了眼珠,也没找到那个让她噤若寒蝉的人物。

     心刚要放下来,走到门边的步子便滞了一下,柳云笙换了一身紫衣,低调而奢华,抬起的袖口,一圈金线绣边,玲珑看得分明,那绣技分明不在她之下。

     眼里一冷,出口的语气便生硬起来,“今日大赛,柳公子不在前厅观看,来我这小院何事?”

     柳云笙爽朗一笑,似是没有看到她眼底的厌恶,手臂伸开,做了个“请”的手势,“叨扰姑娘了,请姑娘去后院一叙。”

     拳头打在棉花上,玲珑多少懂得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杜娘也忌惮了他三分,要不怎么每次他都可以旁若无人地进进出出呢?

     她勉强笑了一下,“还请公子稍等,我换件衣服。”

     “姑娘请便。”

     玲珑借着换衣服的空隙,翻了颗药丸吞下,这才慢吞吞地跟着柳云笙去了后院,这一去,她便后悔了一生。

     后院早有人打点好,小亭子内的桌上,摆好了各色的茶点,无一不是精致异常,玲珑忍不住拈起一块,果然,称得上是极品。

     柳云笙观察着她的表情,又把另外一盘往前推了推,“姑娘,可还喜欢?”

     “嗯。很喜欢。”对于美食,她向来不吝啬赞美。

     “柳公子有事请说,我待会还要去观看比试呢。”玲珑抹抹嘴,把视线从那一叠叠精致的点心上收回来,正色道。

     柳云笙一抬手,便有几个丫鬟拿着布匹过来,他拿过绣样,“姑娘巧手惠心,能否帮柳某完成这个心愿?”

     那是一匹大红色的锦缎,正是锦都的特色之一——织云锦,而那绣样,繁复的花朵团团围绕,却又出奇独立,每一枝都足以艳压全场。

     她看得呆了,能描出这副绣样的人,必是技艺超群之辈,这小小的锦都,竟是卧虎藏龙啊。

     她眯着眼睛,“好,我接了,要多久做好?”

     柳云笙忙不迭摆手,“看姑娘的时间,多久都可以。”

     “嗯?”玲珑疑惑,“不是下月令堂寿辰?”

     “啊,哈哈”,柳云笙搓着手,顿觉尴尬,遂改口,“是啊,你看我,一高兴就忘了。”

     这个小插曲刚过,碧珠就来叫人,她从柳云笙面前走过,特意停顿了一下,才附在玲珑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而后者早已脸色大变。

     “柳公子,我们还有事,请自便。”玲珑急匆匆地打完招呼,衣袖甩动间掉落一方绣帕,柳云笙弯腰捡起,眸色一深,不动声色地塞进怀里,“走。”

     前厅已是人声鼎沸,杜娘请了打手来维持秩序,但仍是压不住全场躁动的气势,玲珑甫一踏入,便被杜娘唤至跟前。

     她服帖的衣服有了褶皱,额角的汗湿了黑发,此刻正急急地拉着玲珑的手,“你——快,快去,唱个曲或是跳个舞,都成,先把那些人安抚下来。”

     杜娘一抹额头的汗,将玲珑推上了舞台。

     她猝不及防,打了个趔趄,扶住场边的栏杆才堪堪稳住,不过,场上的叫闹声低了许多,有人在举手欢呼着,“玲珑姑娘出来了,快——快看!”

     “玲珑姑娘,来一个!”

     “玲珑姑娘,我们是特意为你而来的!”

     “玲珑姑娘,你怎么不参加,我们好失望!”

     “玲珑姑娘——”

     她耳朵里灌进无数的叫喊,嗡嗡声不绝于耳,像是那年在悬崖边,海浪的呼声,惊潮迭起,气势恢宏。

     只不过,她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的支持者?

     云袖一挥,“大家请静一静,按秩序坐好,你们现在这样,我很难有心情表演。”

     奇异地,全场鸦雀无声,就连抱在怀里的娃娃,也瞪圆了眼珠看她。

     丝竹声涌进耳中,如同远处的微风,一寸寸,扫进心里。

     她心念一动,水袖轻舞,人已跟着乐声舞动,纤细的腰肢,柔美的脸庞,足尖轻点,一跃而起,众人只见衣袂纷飞,再眨眼时那抹轻纱舞动,如花瓣坠落,碎了一地的唯美。

     她脂粉轻施,自是不比牡丹明艳动人,可是那一抹浅笑,却在很多年后,也仍旧被人记起。

     一曲舞毕,玲珑收拢衣袖,郑重地,向在场众人鞠了一躬,“玲珑不才,烦请众位理解我家嬷嬷的苦心,不要再给她添麻烦了。”

     在场静默片刻,突然爆发如雷般掌声,久久不息。

     杜娘站上台来,大声宣布,“比试继续进行。”

     像是一场闹剧般落下帷幕,玲珑靠在窗边,听到大厅那头时不时传来的喝彩声,突然有种恍如隔世般地错觉。

     碧珠拿了那布匹进来,赞不绝口,看到她对着窗外出神,免不了有些不平,“姑娘,你这么受欢迎,嬷嬷为何不让你参与?”

     玲珑回神,浅笑嫣然,“傻姑娘,先前是我不愿,现在嬷嬷遂了我的心意,岂不正好?”

     “可是——姑娘明明想要在锦都扬名,这可是个绝佳的机会啊。”

     碧珠不解。

     玲珑起身,如水的眸子绽放绚丽的光彩,莲步生花,走到她面前,“可若是,我有一条捷径,那不是更好?”

     碧珠还想追问,只见她伸了个懒腰,但笑不语,顷刻间,小小的主屋,便只剩清甜呼吸声。

     前厅的场中,牡丹妙笔生花,一幅天女散花图被叫价到三百两银子,争抢不断,还有再往上增加的趋势。

     杜娘笑眯了眼,牡丹的待遇自是不同,雪棉的靠背,正是玲珑肖想了许久的。

     而旁边,杜鹃的画作稍显逊色,但是也卖到了一百两之多,最后被一名世家子弟以二百两买走,脸上才好看了些。

     碧珠站在丫鬟堆里,看着那一幅幅精美的画作被轮番卖出,心里不禁戚戚然,她家姑娘的抽屉里,不知放了多少这样的画,不知比这些庸脂俗粉美了多少去,却从未曾见她,在人前显露一分。

     木兰今天也略略打扮了下,在人群里虽不显突出,但是小家碧玉,倒也看着舒服。

     碧珠凑过去,打了个招呼,“木兰姑娘,你怎么不上去画?”

     木兰轻轻摇头,目光穿过千山万水,像是要看到天的尽头去,那一抹淡然,让碧珠心惊。

     她细微的声音听在碧珠耳里,却如醍醐灌顶,字字珠玑,“我的快乐,自在心间,不必拿出来惹大家开怀。”

     这也是坊间奇女子吧。

     碧珠来万花坊并不久,对这个木兰并不如玲珑好奇,只是多多少少也有所听闻,那些酒肉客人,见了她,也要生生收敛几分。

     就是在这烟花之地,他们也怕唐突了佳人。

     木兰每次出场,也只是轻抚琴弦,一曲乡间小调就能让人心旷神怡,欲罢不能。

     坊间流传的是,曾有富家公子抛下身家身份,亲自求娶,却被木兰拒之门外,实在让人惋惜。

     而牡丹,虽说是花魁之姿,但树大招风,免不了招人记恨,倒是没少出状况,碧珠冷眼望着全场,在花团锦簇间看到那抹瑰丽的身影,眼中却尽是鄙夷。

     若是玲珑看到,定要夸碧珠有进步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