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红妆为谁?  第29章凝眸对望

章节字数:2777  更新时间:12-06-12 11: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进了客栈,碧珠自然先去打点,老板早就等候多时了,领着她们去了楼上的包间,桌上的菜色丰富,凳子上海贴心地放了软垫,玲珑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就不想起来。

     碧珠帮她添好饭,在她旁边坐下,玲珑吃了几口,忽听碧珠“呀”地叫了一声,她凝眉,“怎么了?”

     “牡丹姑娘啊,咱们把她忘了。”碧珠急得在原地跳脚,牡丹向来自视甚高这么明目张胆的忽视,她不气死才怪。

     “坐下吧,晃得我眼晕。”玲珑拉她坐下,慢吞吞地说,“不急,她反而要感谢我们的。”

     碧珠心里还有些不安,可是看玲珑成竹在胸,又不好再问,一顿饭吃得食不知味,好几次玲珑叫她她都没有反应,玲珑把碗放下,站起身淡淡吩咐,“去弄些热水来,我要洗澡。”

     “哦。”碧珠愣愣的,走出房门才发觉玲珑语气不对,吐了吐舌头,去厨房找小二去了。

     玲珑在窗边坐下,衣袖一翻,一颗红色的药丸掉了出来,她盯着那药丸许久,才慢慢放进嘴里,感受药丸在嘴里融化,嘴角泛起一丝苦涩。

     师父说过,越是鲜艳的颜色,越是不能轻易去触碰,因为往往毒性最为剧烈,而方才那抹鲜红,虽是下下之选,却是保命良药。

     她,已经无路可退了。

     碧珠打了热水来,她全身放松把自己埋在水里,碧珠也被她遣出去,整个世界一片寂然。

     许久,她才冒出头来,新鲜的空气争抢着扑来,她贪婪地呼吸着,或许不久之后,这就变成奢侈了吧。

     刚洗完澡,她披着外衣坐在梳妆台前,模糊的铜镜里隐约映着她莹白的脸,乌黑的发,红润的唇,她低笑了一声,接着就听到楼下小二殷勤的招呼声。

     牡丹果然是价值够大,她听见她们一行人从她房门前过,却没有停留,直直上了三楼,那里据说是这间客栈的预留房间,是给最尊贵的客人的。

     玲珑轻抚了下半干的头发,倚在窗边,外面吵闹非凡,她却心静如水。

     第二天一大早便有小厮在客栈等着,两个大大的食盒放在桌上,玲珑疑惑,“这是?”

     碧珠笑得脸上都要开了花去,扬着梳子解释道:“姑娘,这是柳公子派人送来的,他想的可真是周到啊,这样的男人,你说多贴心。”

     她说得眉飞色舞,红光满面,玲珑不忍打扰,但还是轻咳了一声,碧珠脸一红,坐到她旁边,打开食盒,“姑娘要不要尝尝?”

     玲珑昨天没吃多少,这会也有些饿了,便拿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她虽说对于柳云笙的做法不屑一顾,但这点心,真真是用了心思,她一下子吃了四块才停下。

     碧珠更是夸张,用帕子将剩下的包起来,小心地放进衣袖里,方才出的门。

     牡丹已经等在楼下了,见她们出来,冷冷地“哼”了一声,扭身上了轿子。

     碧珠一脸的莫名其妙,玲珑却是心知肚明,牡丹向来眼高于顶,自然不容许别人胜过她,哪怕是与她同样待遇都不行,想必是心里不平吧。

     玲珑掩着唇笑了笑,也抬步跟上。

     碧珠仍是不解,上了轿子便把心中的疑问一吐为快,玲珑不以为意,“她只是觉得自己被错待了。”

     “错待了?怎么会?柳公子人很好啊,安排地也让人满意。”

     “就是这样她才不满意,也许她以为自己是特别的吧。”玲珑幽幽叹息,任碧珠再问却不再答话。

     恣意傲娇她不是不会,只不过,没有可以让她这样的人了。

     轿子在门口停下,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迎了上来,躬身站在轿前,胳膊向前伸出,紧接着一只纤纤玉手就搭在了上面,动作行云流水,似是练习了数百遍般自然。

     玲珑刚好从轿子中探头,在碧珠目瞪口呆中轻松地落地,转身伸手扶她,碧珠头摇的像拨浪鼓,跌跌撞撞地跳下来,在她耳边埋怨,“姑娘,你怎么自己下来了,这样多失了身份,更让那牡丹有话说了。”

     “是吗?”她轻轻拍手,紧走几步跟上去,那男子一身灰衣装扮,鬓角有些许银丝,但目光却炯炯有神,玲珑淡笑一声,矮身行了礼。

     碧珠跟在身后,有样学样。

     牡丹已经被人带走,此刻正站在不远处冷眼旁观,那男子回了一礼,脸上堆着笑,“这位想必就是万花坊的玲珑姑娘了吧,失敬失敬,这边请。”

     “您请。”玲珑嘴上客气,脚步却并未慢下来,不卑不亢地跟在那男子半步之后。

     牡丹收回目光,见无热闹可看,袅袅婷婷地走了。

     玲珑话不多,有问必读,但是简洁有力,在走到一处小院时,男子停下,“姑娘,请先在此歇息,稍后会有人来请姑娘。”

     “有劳了。”玲珑扫过他眼里若有似无的打量,轻笑着问,“还没请教,您是?”

     “在下柳家的总管,姑娘叫我李伯就好。”男子负手而立,已没了方才的谨小慎微,语气大度从容,倒不像是个下人的姿态。

     玲珑颔首,从善如流,“李伯,多谢。”

     小院里种满了花,却因为是萧条的秋季,并不见花开满园的景象,但还是有几朵花,堪堪挂在枝上,高大的合欢几乎占了大部分,一地的落叶虽破败却不显凄凉,幽静而深邃,玲珑眯起眼睛,这个地方,她喜欢。

     吩咐碧珠把贺礼放好,自顾自走到院中的小亭子,因为是秋季,石桌石凳坐上去难免冰冷。她拒绝了碧珠的好意,一个人在那坐了很久,直到管家派人来请,她方才回神。

     轻轻抖落衣裙上的落叶,扯了扯衣角的褶皱,才跟着那人离去。

     一路上小厮并不多话,但是看向她的目光里,仍是探究与打量居多,碧珠几次动气,都被她拦着,反而大大方方地任他打量。

     小厮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顷刻便红了脸,一路上低着头再不敢造次。

     宴会设在柳家的庭院里,装点一新的树梢枝头,一点也看不见秋的萧索,张灯结彩花红柳绿,几乎耀花了玲珑的眼。

     她吩咐碧珠送上贺礼,然后才随意地在院中走动,她来锦都并没有多久,大多数都是陌生的面孔,她目不斜视,但并不代表没有人认识她。

     很快,人群中便有窃窃私语的声音,还有人对她指指点点,“看,那不是万花坊的玲珑姑娘吗?她怎么也来了?”

     “肯定是柳家公子请的吧?不知道是不是来献艺的?听说她才华横溢,惊世难得啊。”有人半是羡慕半是嫉妒地说。

     玲珑此刻正捧着一杯茶慢慢喝着,听到这话差点喷出来,才华横溢?惊世难得?这是在说她吗?

     她回身看看碧珠,发现后者正一脸平静地看她,似乎那些赞誉都是实至名归的。

     她往树丛间又走了几步,冷不防听到一个尖细的女声,“哼,再是世间难得,不也是个风尘女子?有什么好值得你们赞赏有加的?”

     她这话一出,方才说话的人都噤了声,唯唯诺诺地应着,却没人再提刚才的话题。

     玲珑绕到树后,把碧珠也拉过来,她正气鼓鼓的,想要上去理论。

     玲珑在她耳边轻道:“她说得没错,你又气从何来?

     碧珠不依,愤愤道:“我不允许有人那么说姑娘,我知道姑娘洁身自好,没有她说得那么龌龊——“

     “你知道就好。“

     玲珑这句话奇异地安抚了碧珠的情绪,她转而跑到一旁,帮玲珑拿了好些小点心,一副我不生气我吃东西的模样,逗得玲珑直笑。

     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玲珑踮起脚尖看去,柳云笙今天穿了件青色的长衫,头发用紫玉冠束起,金色的丝带柔顺地垂下,阳光下他身上泛起淡金色的光芒,让人忍不住停留视线。

     玲珑站在人群里,静静地望过去,他一袭青衫,负手而立,内敛淡然,却仿佛出尘的谪仙,侧脸如同雕刻般俊雅,玲珑突然感觉自己心跳了一下。

     像是有感应般,柳云笙的视线在那一刻突然望过来,带着些许期盼与渴望,定定地,隔着人山人海望过来,此刻仿佛世界都静止般,玲珑听见如擂鼓般加速的心跳,以及他,如水般温和的瞳眸。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