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红妆为谁?  第36章 过去未来

章节字数:2764  更新时间:12-06-19 1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玲珑回了屋就命碧珠弄了一大桶热水,她有个习惯,从陌生的地方或是人多的地方回来,必然要先沐浴,才肯安稳睡去。

     碧珠交代了厨房,不多会便有小厮提着木桶进来,几次就将水加满,玲珑遣了碧珠回去睡觉,一个人静静地泡在桶里,脸被热气熏得通红,洁白的藕臂搭在桶沿,胳膊上的红线触目惊心。

     她将帕子从脸上拿下来,顿了顿,飞身而起,下一秒,搭在屏风上的衣服便已穿在身上,一头青丝垂在肩侧,她坐在梳妆台前,慢慢地梳着头发。

     她心性活泼,八岁之前都是男孩的发式,过了八岁,母亲说什么也不肯让她这样草率地出现在众人眼前,便每天帮她梳头。

     女式的发式总是比男式的要复杂地多,无形中就少了很多出去玩的时间,师兄们见她换了女装,也跟她保持了些距离。

     她每次都是恨恨地将辫子扯散,然后去竹林里找三师兄初寒。

     不出意外,她每次都能寻到他,一个人静坐在竹子中间,吹一支箫或弹一张琴,一袭白衣仿若谪仙,她每每都被打动,便央了他,以后要做他的新娘。

     初寒每次都是将她的辫子重新扎好,默不作声地弹一首曲子,她的心境便奇异地平静下来,不笑不闹,感受着难得的清幽。

     虽然每次都不应她,可是初寒对她,却是最为特别。

     她每次想要的东西,从父母那得不到,便会过来找他,没多久,那样东西便会出现在她的书桌上。

     他几乎是她自懂事以来梦想的全部,从未想过要离开苗寨,更没想过,要离开他。

     可是,她挥动着梳子,微一用力,一截断发幽幽掉落,那一头的青丝,早已长过了腰际,而现在,她也在学着大家闺秀的举止气质,可是,她的三师兄,却离她越来越远。

     “三师兄,你这么有才华,我们以后就在这寨子里,办个学堂,你教书,我收钱,你说可好?”

     “白荨,你今日的功课还没有做。”

     “师兄你真讨厌,偏要提这么扫兴的事。”白荨嘟起嘴,虽是抱怨,可还是乖乖地将功课做完,再恭敬地呈给他看。

     “三师兄,我今天又会了一首曲子,你要不要听听看?”

     “三师兄,大师兄说我没有女孩的样子,还说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哼!”

     “三师兄,我在竹林里抓到一只野鸡,颜色很好看啊,你要不要一根羽毛?”

     ……

     甩着半干的头发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都是初寒的脸,还有她年少时天真的面孔。

     那时候,真是不知愁滋味啊。

     三师兄,你知不知道,如今的玲珑,寄人篱下,学会了看人脸色,连笑容都不是你最喜欢的纯真了。

     算了,她甩甩头,这些他又不会知道,她还未离家时,他已经出了师门,去了中原。

     师父一直不肯告诉她初寒去了哪里,她一直等着等着,却等来了自己无药可医的噩耗,只是天地间,再也没有人能分享她的悲伤。

     窗外月色撩人,即便是没有点灯,那泻进来的月光,也足以照亮一方天地。

     玲珑换了个姿势,仍是无眠,遂起身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倾城绝色的脸,一时间,觉得恍如隔世。

     她从来都知道自己的美貌,但在苗寨里,女孩子各个艳若桃花,时间久了,她便对自己的脸失去了判断力,以为自己与那普通的女子无异。

     可是,锦都形形色色的女子,皆比不过她十之一二,那些或艳羡或嫉妒的目光,几乎将她淹没,所以她学着去适应,学着笑脸迎人。

     深秋的夜寂静冷清,她只披了薄薄的单衣,坐久了有些冷,她抱了抱胳膊,衣袖滑下的瞬间,她看到那条红线又似乎变长了一分,心下大骇,手摸上腕,却发现自己抖得不可自抑。

     她强压住心底的恐惧,走到床边,翻开枕头,却发现那瓶药丸,只剩下最后一粒。

     那就是说,她最多可以支撑半个月了,她闭上眼睛前,绝望地想。

     太阳还是如约升起,不管有再多的不愿,新的一天已经开始。

     今天厨房做的是鱼片粥,软软糯糯的,香滑的口感冲淡了些昨夜的惆怅,她吃了一大碗,把空碗递给碧珠时看到她诧异的表情,甚至还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

     她“噗嗤”笑了,“我没发烧,今天胃口还不错,就多吃了些。”

     碧珠收回手,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姑娘,你都不知道,你最近吃得那么少,担心死我了。”

     “有吗?”玲珑心惊,最近一个月,蛊毒发作的越来越频繁,她常常为了避人耳目,一整天都关在屋子里,不让任何人进出,碧珠想必是担心了。

     摸摸她的头发,笑了笑,“我这不是好好的,别难过了,去做事吧。”

     “嗯,那姑娘你有事叫我。”碧珠点点头,刚要下去,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呀,我差点忘了,姑娘,柳公子让人送了东西来,放在院子里了,你有空了去看看。”

     院子里摆了一个很大的箱子,很普通的红木箱,就摆在院里那颗女贞树下,她走过去,脚踩到落叶簌簌地响,颊边有一缕发垂下,她定定地盯着箱子里的东西,就好像,那里面是什么让人惊讶的东西一样。

     里面整整齐齐码着几匹布,全是锦都有名的布庄的招牌,剩余的空间里,是雪花棉的垫子,边角缀着流苏的坠子,中间绣着大朵的合欢花,她拿过垫子,抱在怀里感受了下,手感很好,这个冬天,应该很好过了。

     命人将箱子抬回屋里,这才想起来问碧珠,“柳公子有没有留什么话?”

     “留了,有几个衣服的样子,说姑娘要是喜欢,拿到储绣坊去,会有人帮姑娘量身定做。”碧珠眼睛里闪着都是兴奋的光。

     “好,放在那吧,我一会看下。”玲珑正纠结着头上复杂的发式。

     “哎,姑娘,你别乱动,那是为了晚上的台会梳的,弄乱了可不好。”碧珠连忙上来阻止。

     “台会?”玲珑惊诧,怎么没有人来通知她。

     “姑娘你不知道,我不是让阿发来告诉你了吗?”

     “啊,那可能我忘了吧。”玲珑淡淡地应。

     “这才多久啊,你就忘了,姑娘你看你这记性!”碧珠不满。

     “好了好了知道了,让我休息一下。”玲珑赶她出门。

     关上门她突然笑了一下,阿发,她没记错的话,前几天还看到他跟牡丹的丫鬟小环走得很近,说说笑笑的,很是亲密。

     她不是记性不好,只不过是选择性地视而不见罢了。

     傍晚的时候,碧珠从外面回来,拎了一个食盒,步履匆匆,老远就听到她在院子里喊,“姑娘,快出来,你看我带什么给你了?”

     玲珑伸着懒腰,头发微乱,鬓角还有浅浅的细纹,是睡觉压出来的印子。

     “大呼小叫的,不知道我在睡觉吗?”她语气有些不好,任是谁睡觉被吵醒,也不会有好脸色的。

     碧珠吐了吐舌头,将手里的食盒递过去,适时地闪身,她一抬头,突然被那明媚的笑容晃了眼。

     柳云笙负手站在碧珠背后,换了身黑衣,益发显得精神,黄色的丝带从束发的玉冠上垂下,搭在肩上,与领口处明黄的刺绣相得益彰,玲珑细看,才发现那是一丛幼竹,张扬招摇,却异常和谐。

     “咳咳。”

     碧珠轻咳了声,抽身退出,将空间留给他们。

     玲珑回神,有些赧然,忙退开几步,“柳公子,请进。”

     “不必客气,叫我名字就行。”

     柳云笙大大方方地进了她的闺房,眼角瞥到床上凌乱的被褥,微不可查地轻笑了声。

     玲珑站在她身后,刚好听到那声轻笑,脸一红,“你先坐,我去收拾下。”

     “没关系,我不介意。”柳云笙端起桌上的一杯茶,轻抿了一口,虽然凉了些,但是余香袅袅,清香宜人。

     玲珑进退不是,一抬眼又看到他手上的茶杯,“啊~那杯——是我的。”

     “不可以吗?”柳云笙放下杯子,递过去一个暧昧不明的眼神。

     可以?不可以?

     其实是可以的吧。

     玲珑走向床铺时,微微点了下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