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红妆为谁?  第42章 惹祸上身

章节字数:2760  更新时间:12-06-26 1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爷,可否借一步说话。”玲珑拨开人群,在众多观望的目光中走向冥煊。

     二十岁便封瑞王,如今四年过去,他的地位不升反降,在朝中拥有大片的支持者,大有夺帝位而居之的趋势,所以当今皇上冥岳对瑞王大有处之而后快的心思。

     瑞王年轻有为,断不会满足于现在的地位权势,依她看来,他取而代之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在脑中细细思量了半晌,玲珑踱到冥煊跟前,轻轻扶起杜娘,目光坚定地直视冥煊,“王爷,若是玲珑有更好的法子,是不是就可以不惩罚嬷嬷了?”

     “哦?”冥煊似乎来了兴致,语调上扬,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玲珑犹豫了下,扫了眼四周,冥煊立马会意,“正扬。”

     “属下在。”随从中立马闪出一个劲装男子,浓黑的发,如墨的眼珠,虽是侍从,却自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带嬷嬷跟姑娘们下去休息,本王跟玲珑姑娘有要事商谈。”冥煊甚至都没听玲珑的建议,就直接下了命令,这不能不让玲珑吃惊。

     “是。”正扬手一挥,便有同一色劲装的侍从,将杜娘跟各位姑娘送回自己的别院,空旷的大堂,顿时只听得到玲珑自己的呼吸声。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冥煊重新回到座位上,抬眼打量着她。

     肤若凝脂,欺霜赛雪,那一身藕色衣裙,即便是在众位佳丽中也丝毫不会逊色半分,鬓间浅浅别了朵栀子花,要掉不掉的,随着她身形的走动微微颤动,冥煊几乎要担心,只消下一秒,那花便会掉下来。

     可是,就算是掉下来又如何?

     他拧着眉心,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多余。

     玲珑也不客气,直接坐到冥煊的对面,轻轻捶着腿,“王爷见谅,玲珑方才站得久了,腿有些酸。”

     “无妨。玲珑姑娘不必客气。”冥煊回以一笑,客气有礼。

     “王爷想必已经知道,玲珑并没有什么高明之见,为何要留我下来?”玲珑笑得淡然,仿佛做出如此冒险事情的,不是她。

     “玲珑姑娘不必谦虚,能识得我真身的,除了姑娘,我不作他想。”

     冥煊也不再打太极,直直地指向问题的中心。

     玲珑一愣,随即笑了笑,“王爷轻功了得,岂是玲珑比得上的。”

     那一夜,原来那个黑衣人,是冥煊,怪不得她总觉得他的身形有些熟悉。

     若是她没记错,那夜黑衣人的路线,分明是沿着锦都最繁华的街道,而那些他经过的商铺,皆是锦都的支柱产业,有心人若是深究,只怕眼前这位王爷,最逃脱不了关系。

     她眼珠一转,将眼底的光芒敛下,状似无意地看向冥煊。

     “王爷,玲珑那夜只是打了个盹,也许是个梦吧。”她揉揉眼睛,好像真的是没睡醒一般,咧开嘴,漾出一个可爱的笑。

     冥煊被那笑容晃到眼睛,急忙调开视线,抚上腰间的玉坠,低头的瞬间掩去眼里一抹狠厉,再抬头时只见恬淡温雅的浅笑。

     “我信得过姑娘,希望那梦,不会成真。”仍旧是清朗如玉的男声,说出口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玲珑打了个哆嗦,勉强维持着笑脸,“那是自然。”

     “这玉坠本是朋友相赠,今日转送姑娘,略表我的一番歉意。”冥煊解下腰间的玉坠,放到玲珑的手心里。

     玲珑手一缩,被他紧紧握住,“姑娘会收下的是吗?”

     她挣扎了下,没挣脱开,只好就着那玉坠,点了点头。

     她手心常年冰凉,冥煊初抓到她手腕的时候,心里惊疑,方才推搡间抚上她的脉搏,这一下更是惊惧不已。

     不过他面上并未表露,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掩在袖子里,眼睛紧紧盯着那玉坠,玲珑骑虎难下,知道自己若是不收下,恐怕他也不会心安,只得将玉坠收进衣袖里,道了声谢。

     冥煊见她神色紧张,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他手下从未出现这种情况,今次恐怕是有些意气用事了。

     手在衣袖里握紧又松开,几次三番,积聚起来的怒气也因为她唯唯诺诺畏首畏尾的模样消失殆尽,端起茶杯掩饰性地喝了一口,才发现那茶早已凉透。

     他皱了皱眉,眼角闪过一丝不耐烦,玲珑察言观色,连忙端过茶杯,“我再去帮王爷换一杯吧。”

     冥煊客气地点头,并不阻拦,“有劳姑娘了。”

     等看到那抹藕色的影子消失在回廊,冥煊才沉声说道:“出来吧。”

     正扬黑色的身影从柱子后闪出,似乎他就一直站在那里,只有冥煊一喊,他就能即刻赶到。

     “王爷,属下将这院子前前后后搜了一遍,并未发现可疑,你看是不是——”正扬身子微微前倾,试探性地提出建议。

     “不必了,免得惊动更多的人,你小心行事,不要泄露了行踪。”冥煊一摆手,轻声地命令。

     “是。”话音未落,那抹黑影就已经跟窗外的天空融为一体,只见暗沉沉的黑色遮天蔽日而来,不知不觉,天竟然已经黑了。

     他负手立在窗前,望着沉沉的黑夜,无边的寂寞席卷而来,天的那一边,到底是个怎样的光景,而在夜幕的遮蔽下,又有多少为人所不知的罪恶在发生?

     慈悲心起,便也就放松了警惕,直到玲珑走到回廊他才发觉,回过神来,正对上她一双翦水瞳眸,波光流转间,似乎有细碎的光影闪过。

     他莫名地心惊,压抑住蠢蠢欲动的心思,微微颔首,“姑娘辛苦了。”

     玲珑放下茶杯,有些无措地看他。

     她并没有伺候人的经验,更别说眼前喜怒无常的瑞王爷了,只是垂手站在一旁,看绣边的刺绣,看鞋面的花纹,就是不抬头看他。

     冥煊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还有话要说?”

     玲珑犹豫了半晌,衣角都快被捏碎,才迈着步子欺近,“王爷,可否答应玲珑一个不情之请。”

     “既是不情之请,你料定我会答应?”冥煊语调上扬,眼里却无嬉笑的神色,明显是生气的前兆。

     可惜玲珑不懂得他的脾性,吞了吞口水,斟酌着字句,“杜娘她纵有千般错,但是母女亲情,总是让人感动,王爷不如——”

     “不如成人之美,也好落得个好名声?”冥煊突然打断她的话,阴森森地开口。

     他语气冷得可怕,仿若千年的寒冰,只要稍稍靠近一点,就会被冻伤。

     玲珑瑟缩了下,她纵然学过功夫,可是那晚的较量,自己远远不是眼前人的对手,别说过上几招,就连报名或许都是问题。

     此刻她真恨自己的多管闲事,急于想要逃开,步子却像是被钉在地上,半分也动弹不得,她索性闭了眼睛,等待那一刻的降临。

     “你倒是为我打算得好,玲珑啊玲珑,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实在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冥煊似乎是笑了笑,可是玲珑却觉得,那笑几乎要刺到她的骨子里,每一丝都带着彻骨的寒凉,深秋的夜里,愈发的冷。

     可是,他却是有些失望的罢,但是,他在失望什么呢?

     玲珑想不明白,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近到几乎可以看到对方脸上的毛孔,她不敢直视,步子悄悄后移了一分,脖子上便被倏然扼住。

     手慢慢地收紧,她感觉肺里的空气在逐渐被抽走,脸色涨得通红,慢慢转为紫色,她绝望地闭上眼睛,留下一行清泪。

     早知道自己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这样子死掉,或许也不算太冤枉。

     初寒早就教训过她,多管闲事,总是撞到钉子的,她从来不听,总是去大师兄那里转转,二师兄那里偷盆花,久了初寒也便装看不见了。

     身上的桎梏猛然被放开,冥煊收回手,背在身后,“这件事不要再提,别以为本王对你优待,便可以恃宠而骄。”

     玲珑慢慢地跌回地上,看着那抹绯色的身影穿过回廊,消失在视线尽头,她才剧烈地咳嗽起来,眼泪鼻涕齐齐飞出来,狼狈至极。

     她就那样坐在地上,愣愣地坐了好久,直到回廊那里传来脚步声,她才慢慢回神,手撑着地面站起来,却在看到柳云笙那双关切的眼睛时,又落下泪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