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那座小屋  第三回:小屋回忆(上)

章节字数:2771  更新时间:12-05-08 16: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赶路,在天色将黑之前,便已到了瑁梁。

    三年没有回来,帝都已经变了一个样。大街小巷比从前更加的宽阔,人流往来不息,很多人都是吃过晚饭以后,一家人出来玩耍散步。酒吧、歌厅、大大小小的商店都挤满了人。帝都的时代广场,也有许多老人和小孩在这里健身。总之,南风祈宁一下子就感受到了一股家的温暖,比起边塞的阴冷和寂静,这里,总给人一副勃勃生机的样子。

    元帅府坐落在时代广场的街对面,巍峨的楼层,大门处立有一左一右的两个巨大石狮子,利爪前倾,狮嘴张开,阴狠的目光直视前方。喷水池内的假山兀立。整个元帅府给人一种肃穆的感觉。

    一路上,众人皆心情大好,随意的聊着这些年的变化,不时的调侃两句。武将的性子爽朗豪迈,朝政中与魏自强格格不入,所以私底下也未见有什么好脸色。前面几个人聊得正欢,后面马车上的魏自强却阴沉着脸不出一声。礼司丞却没多少表情,上了马车后就开始闭目养神。南风祈宁骑着马跟在后面,随行的护卫与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久未回家,初看元帅府时,南风祈宁感觉它更加的威武也更大了。似乎是重新装修了一番,整个儿看上去依旧是那样的崭新。

    众人在楼前下马下车,一会儿就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出来了,他先向众人行了礼,再道,“元帅等候将军多时了。元帅请任将军先到书房见面,宁二少爷,宣世子邀您先过去。至于各位,明天元帅再请你们来。”

    管家向南方祈宁行礼,语气毕恭毕敬。见父亲没打算先见自己,南风祈宁似是松一口气。南风家家规甚严,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都有严格的规矩,所以当听到这个的时候,诸位将领也都不再逗留,纷纷向任一诺和南风祈宁道别。魏自强嘴角轻轻抽搐,轻哼一声便扬长而去,连招呼都懒得打了。

    元帅的书房在三楼,世子南风祈宣在四楼。

    踏上那熟悉又陌生的大理石阶,南风祈宁忽然想起了幼年时在这里与哥哥南风祈宣玩耍时的情景。

    记忆中的父亲南风景朔不拘言笑,整日都是严肃的表情,对待两个儿子也是极其的严格,做错事情只会严厉的批评,然后会叫他们去面壁思过,站在墙角不能动,直到母亲及其他的下属来求情,父亲才会心软然后叫他们回房休息。

    每日早晨,兄弟二人都会定时起床,然后在大门处目送父亲离开,然后开始每天的课程,直到下午。兄弟二人会在一起玩耍,一起恶作剧,一起分享所有的东西。晚上父亲回家,两人又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若这天父亲心情好,会摸摸他们两个的小脑袋,用淡然的话语称赞几句;若这天父亲的心情不好,连看都不会去看他们两个,径直回到书房把门重重关上,只留下家里的人心惊胆颤。

    南风祈宁记得,他自幼就是一个爱调皮捣蛋的个性,犯的错误往往是超出了父亲的底线,父亲虽然怒火冲天,没有哪一次不是将他打得好几天下不了床。他跟哥哥背地里不知多少次不满于父亲,别人家的孩子都能承绕膝下享尽父母的关爱,他们却只能每天学习那似乎永远也学不完的规矩和骑射。但即便如此,父亲却用他那不太会表达的父爱,关心着他的两个儿子。

    每一次生病,父亲都会停止两人的课程,然后吩咐仆人多加照顾,生病时候的每一天,父亲也会提早的回来,沉默的来到他们的房间,询问他们的病情。记得小时候某一次哥俩同时发高烧病得下不了床,父亲回家后什么也没做,彻夜守在他们的房间里,半夜又给他们盖好被子,定点起来喂他们吃药。然后抱一抱,再离开房间。

    那个时候,南风祈宁有一种奢望,他希望自己一直生病,这样,父亲那严肃的表情中才能看见一丝关切的神色。

    每一次在外被同龄人欺负,母亲和叔叔们都会帮着去教训那些孩子,可父亲却只是冷眼旁观,并说:“男子汉大丈夫,连这点小事也不能解决,今后能成什么大器?”

    每一次他们去欺负别人,父亲也会说:“你们每日的功课就只会去欺负弱小吗?”

    随着年龄的渐渐长大,特别是当哥哥南风祈宣在皇帝陛下的旨意中册封为东暄王世子,未来继承元帅大位之后,父亲的态度,就变了。

    他会在功课上给哥哥更加严厉的指责,要求比往日更加严格。无论做什么干什么,他都会带着南风祈宣。生病也好,遭到欺负,亦或是欺负别人,父亲不再讲那些话,而是以他的地位去帮助。

    他的一切做法,完全的忽视了南风祈宁。生病时只有母亲和叔叔在身边,无论是欺负人还是被人欺负,父亲却比原来更加的骂他了,甚至是关在房间里一天不许吃饭。哥俩因为一些事情闹别扭,父亲却从不骂哥哥,只骂他。除此之外,父亲几乎对他不再理会。

    所有的委屈、孤独、愤怒,全是在那个时候悄悄燃起。所以他才变得桀骜不羁,变得脾气古怪,变得目中无人。所有的捣蛋,惹事,只为父亲能够正眼看他,哪怕是无尽的谩骂,也是为了让父亲知道:你除了哥哥,还有一个儿子啊!

    可惜,父亲没有理解。见到南风祈宁无止境般的堕落下去,他一贯的沉默,只是眼中的阴寒气越聚越多,最终,只是淡淡的说,“你就去宁和城任天狼骑兵分团的队长吧!”

    不给他任何的时间,第二天,南风祈宁就被送往了宁和城,这一去,就是三年。

    把一个年近十五岁的他扔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地方,三年来也从未关切过他。南风祈宁那时候对父亲的偏见,恨透在心。

    南风景朔虽没有多说,可外人一看就知道,南风祈宁这个败家子,被流放了。

    直到如今,现在路过父亲的房间,南风祈宁依旧是低着头不愿多看一眼房门。三年前他就是从这里被父亲逐出帝都,从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彻底的死心了。

    三楼的楼道口,任一诺回身拍拍南风祈宁的肩膀,关切和担忧透露了出来。他笑笑,不甚在意。

    “明天你来我家,都三年多没有回来。我们好好的逛逛。”任一诺道。

    南风祈宁抬起头,目光只看着任一诺,余光正瞟见书房的门悄然打开,从门缝里看见了父亲手臂的军装,以南风祈宁的角度,看不见南风景朔的正面,只能从军装的衣袖,能看到他正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南风祈宁神色一紧,慌忙移过目光,之后淡淡道,“好,三年未回,我也想到处看看。”

    声音不大,在这沉静的走廊内却是格外清楚。房间内的手臂依旧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南风祈宁向任一诺敬了礼,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去了四楼。

    哥哥南风祈宣比他年长四岁,记得离开帝都的时候只有南风祈宣和两个叔叔送他,别的人一概未来。不知三年不见,哥哥变了没有?胖了还是瘦了?经过父亲的精心指导,他现在应该也成了一个拥有着一个领导人的样子了吧。不知是否还像从前那样爱说爱笑,亦或是变得。。。南风祈宁很快来到了四楼。四楼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是他的,一个是南风祈宣的。

    理了理心头的思绪,平复了一下心情,南风祈宁伸手握住门把,轻轻扭动。房间内偶有细语声,听见房门的响动,皆停止了。南风祈宁慢慢将房门推开,印入眼帘的,是坐在书桌前身穿军装一脸笑意的哥哥南风祈宣,在他的旁边是一个陌生的女子。那名女子年岁不大,带着淡淡的笑容,十分的漂亮,见到有人进来,她的目光也追寻而来,露出一丝疑惑。

    当房门完全打开,南风祈宁扫视之时,那个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本书籍的人,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吗?

    南风祈宣站起来,脸色激动的迎上去,“阿宁,欢迎回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