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1 第一眼的心动】chapter 02

章节字数:2245  更新时间:12-05-02 2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月的夜晚还很炎热,风迎面吹来也带着热气。可是樊羽毅却觉得浑身刺骨的冷,似乎连温热的血液都要被冻住。

    “姑姑,锦言哥哥是不是因为生气而离家出走啊?他会不会不回来了啊?”樊苏健的声音带着哭腔,牵着樊羽毅的小手因为担心而不由地收紧。

    吴芗俣看着樊苏健,心里的担心转为了疼痛。这疼痛折磨着她,让她很想大声地哭一场。但她不是轻易哭泣的人,所以她强迫自己忍着。

    樊羽毅低头看着樊苏健,他仰起的小脸上写满了担忧。他虽然不明白夏锦言的消失对关心夏锦言的人来说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但是他能感觉到他们的担心和焦急,知道所有跟夏锦言有关的事情都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弯腰抱起樊苏健,樊羽毅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安抚他说:“不会的,你的锦言哥哥不会离开我们的,也许他现在回家了也说不定哦!”可是樊羽毅的心里也有着跟樊苏健一样的疑问:锦言会不会不回来了?她好怕,怕夏锦言真的不会回来。自从夏锦言变得冷淡变得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后她的心里就开始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她觉得夏锦言有一天会离开这些关心他的人,去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他们一直都非常明白的,明白夏锦言非常厌恨这个地方,知道他一直非常想离开。

    如果锦言真的离开了,大家会有多伤心呢?樊羽毅这样想的时候便看向了吴芗俣。吴芗俣本来一直走在她身边,此时她却一个人走向了灯光昏暗的远处。

    樊羽毅停下来,静静地看着吴芗俣在灯光微弱的角落里缓缓地蹲下身,双手抱住膝盖,很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样子。

    很想上前去安慰她,可是樊羽毅明白所有的安慰对吴芗俣来说都是没有用的,曾经经历过死别的吴芗俣最不能承受的痛苦就是死别。

    夏锦言,你怎么忍心让芗俣痛苦?你怎么忍心让关心你的大家痛苦?你怎么忍得下心的!樊羽毅不自觉地手握成了拳,指甲深深地陷进皮肤里,但是她感觉不到一点点的疼痛,因为跟心里的痛比起来,手心里那一点点的疼痛实在是无法让她有所感觉。

    樊苏健看看吴芗俣,又看看樊羽毅,然后紧紧抱住樊羽毅的脖子,声音软软地安慰:“姑姑不伤心,锦言哥哥会没事的。他还答应这个星期六带我去玩呢。”

    樊羽毅摸着樊苏健的头发对着虚空勉强挤出一丝笑。“小苏说得没错,会没事的。”

    她们就这样在夜色里站了很久,直到吴芗俣终于压下了心中的悲痛走到樊羽毅的旁边,提醒她该送樊苏健回家了。

    樊羽毅看着昏暗的灯光里吴芗俣红肿的双眼,安慰的话到了嘴边,最终却没有说出口,只是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把樊苏健送回家里后,樊羽毅和芗俣并没有回她们在校外的住处。朋友们已经打了很多个电话让她们回去,可是她们却都固执地想继续寻找。

    她们还想去学校里找找,虽然知道不可能,可是她们还是希望能在去学校的这一段路上找到夏锦言。只是学校的校门已经在眼前了,她们还是没有锦言的任何消息。

    “羽毅,我不想进去。”吴芗俣站在校门前,看向前方的目光是呆滞的。脸上早已经看不出悲喜。

    樊羽毅抱住芗俣,忍不住哭了。“芗俣,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过些。你一直在强撑。”樊羽毅明白,吴芗俣的坚强只是表面,因为作为单亲孩子的她不得不用坚强的外表来保护自己以及亲人。她习惯了逞强。

    “锦言是消失了,又不是死了,我为什么要哭?”她的声音里有着极力压抑住的悲伤,听得人那么难过,让樊羽毅以为她已经强撑到了极限,就像已经弯到极致的钢,只要再稍稍用点力,一定会被折断。

    擦掉眼里的泪水,樊羽毅挤出一丝笑容,说:“是啊,我哭什么啊?锦言又不是死了!我不哭,芗俣,我不哭!”她握住吴芗俣冰凉的手,那种凉,直传达心脏,凉得樊羽毅的心揪起来似的痛。“锦言会没事的,我们去陪金顺阿姨吧,她一定比我们更担心和着急。”说完就要牵着她往回走。

    吴芗俣犹豫了一会儿才跟上樊羽毅的脚步。但只走了几步就拖住了樊羽毅前行的身体,急切地说:“羽毅,医院,我们没有找医院,不是吗?锦言明知道我们有多么担心他,他没有理由消失的。”她的眼睛亮了起来,像是濒死的人忽然有了生的希望。

    “对啊,我们忘了医院。那现在立即去吧。”樊羽毅拉着吴芗俣跑了起来,心里既希望夏锦言在医院又不希望他在医院。

    吴芗俣的手机在这时忽然响了起来。樊羽毅立即问:“会是锦言吗?”

    拿出手机,吴芗俣第一眼就看是谁的来电,眼睛里的光在看见屏幕上的一串陌生数字后黯淡了不少。按下通话键,她恹恹地说:“喂?”

    樊羽毅拦下一辆出租车的时候吴芗俣大叫:“羽毅,是锦言,是锦言啊!”她激动地揪紧了樊羽毅的衣服,整张脸都灿烂了。那种灿烂,像快要饥渴而死的花,因为得到了甘霖的浇灌,花瓣又层层叠叠地盛开。

    “真的吗?”樊羽毅抢过手机,一开口就大声地责备:“夏锦言,你什么意思嘛?没事你闹什么失踪啊!你知不知道我们一个下午都找不到你会有多担心!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你太不应该了,怎么可以这样让人提心吊胆的!”明明因为有了夏锦言的消息而感到开心,可是那种从悲伤绝望的低谷瞬间直达快乐的最高处的开心让樊羽毅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樊羽毅一直希望夏锦言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可是夏锦言从小就有心脏病。她希望夏锦言能够开开心心地活着,可是夏锦言却一直活在对母亲的仇恨里。她希望她,夏锦言和吴芗俣能一直一直做朋友,可是夏锦言却拒绝了医生,坚决不肯接受心脏移植手术。

    她真的不想失去夏锦言,可是夏锦言却那么地想要离开她们。

    “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夏锦言的声音低低的,很好听,但一点道歉的诚意也没有。

    “你当然要说对不起!“樊羽毅擦着泪,非常生气地说。他让他们那么担心,可是他连道歉都说得那么没有诚意。但她尽量克制着自己不朝他发脾气。“你现在在哪里?”

    “在学校的篮球场。”

    “我和芗俣立即过去,你等着我们。”

    “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