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1 第一眼的心动】chapter 06

章节字数:3034  更新时间:12-05-08 0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行人寥寥的路上,简痕抓着樊羽毅的手像逃亡一样急速地奔跑。他们跑过霓虹闪烁的街道,撞到过行人,后来跑进了巷子里。

    樊羽毅起初还担心简痕是不法分子,欲对她不轨,可是一路飞奔下来,她感觉到了快速奔跑的欢畅,暂时把自己所有的伤心事全抛在了脑后,所以后来根本不用简痕拖着她,她主动地跟着他跑。

    在一条灯光昏暗的巷子里终于停了下来。简痕双手抱胸靠在墙上,眼睛望向巷子的深处,冷漠地开口:“为什么多管闲事,我可不会谢谢你!”

    这话一听就知道吴芗俣救的是个忘恩负义的主,而且还是非善类,说不定还是个尾巴翘到天上去的。不过,自简痕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冷漠的气息很压迫人,樊羽毅虽然很想反驳他,可是她怕简痕是那种脾气很不好的人,一句话说得不恰当就会惹得他发很大的脾气。

    她可是见过他打架的本事的。

    只是,纵使害怕,樊羽毅也无法忍受他用那种语气否定朋友的“出手相救”。壮了壮胆,樊羽毅一只手叉着腰,觉得这样有一点气势,于是她骂道:“好心被你当成了驴肝肺,芗俣是吃饱了没事干,才会救你!早知道让他们打死你好了!”

    简痕转过脸来冷漠地看着敢反驳他的女生,挑了挑眉,声音冰冷地说:“你以为就那么几个人能打败我,我不打死他们他们就该感谢我的手下留情!还有,是你们破坏了我陪他们玩玩的兴致,你竟然还敢责怪我!”语气里满是傲慢和不屑。

    果真是自以为是,目中无人的人!樊羽毅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自恋又自大的人,说得他天下无敌似的,于是觉得自己今天也算是有奇遇了。对视他冷漠的眼,樊羽毅说:“别把自己夸得天下无敌似的,说不定哪天你连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敢咒我死!”简痕突然危险地靠近,眸子里的冷光在昏暗的灯光里异样地亮,让人不由地想到盯着猎物的狼。

    樊羽毅被简痕眼里射出来的冷光吓了一大跳。思绪一时没反应过来,简痕已经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他。

    简痕的力气很大,痛得樊羽毅很想哭。她仰起脸看着简痕,准备好的骂他的话在看见男生的脸的一瞬忽然就完全忘记了。

    后来樊羽毅常常想起她第一眼看见简痕时的那种震惊的感觉。

    眼前的男生,他有着一张多么漂亮的脸啊!那是一张完全挑不出一点点儿缺点的脸,是一张天生就会让女生疯狂的脸。樊羽毅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他的漂亮,只是在忽然间就明白了他为什么会那么傲慢,为什么会那么自恋自大,为什么会目中无人,也明白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生找他的麻烦。

    他天生就是个麻烦。樊羽毅想:他会不会讨厌自己呢,讨厌自己有着这样逼人的美丽,以致于他从小就受人瞩目,没有自己的秘密。也许小时候的他是大家羡慕的对象,但随着年龄的长大,他会不会因为太美丽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会不会因为招惹了麻烦而让父母担心,他的父母会不会觉得他的美丽是一种负担呢?

    简痕一直看着樊羽毅,聪明如他,仔细想了想就明白了樊羽毅的脸上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换了几种表情。他觉得惊讶,因为樊羽毅是第一个见到他时没有犯花痴的女生,反而在短时间的惊艳过后就为他考虑了那么多,让他已经沉静了许久的心泛起了微微的波纹,就像平静的湖面落下了一片羽毛。

    虽然只是微微的波纹,可是对于简痕来说却相当于惊天巨浪。他看着那双担忧他的眼,想起曾经也有人这样担忧地看过他。

    手上的力气不自觉地加重,像是要捏断樊羽毅的下巴才肯甘心,痛得樊羽毅的眼泪霎时就下来了。

    樊羽毅本来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但疼痛让她一张口就叫了声“痛”,也让她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她在心里骂自己:真是的,我竟然会因为一个男生差点忘了自己是谁。

    她好不容易想到了几句骂简痕的话,简痕却突然把脸凑近她,细碎的刘海拂过她的额,像清风拂过脸面,温软而舒适,于是樊羽毅再一次忘记了自己应该要骂他,应该要剧烈挣扎。

    抬起头,樊羽毅看见简痕脸上的冷漠变成了悲伤和痛苦,却又有着隐约可见的兴奋,她看着看着就陷进了那样的情绪里,一时又无法思考,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心里能真切地感觉到简痕的悲伤和痛苦。

    看着那张因为自己悲伤痛苦而悲伤痛苦的脸,简痕以为是他的幻觉。他以为,这世界上再不会有人真正关心他,可是眼前这个女生脸上的悲痛情绪分明是真实的,没有半点的虚假。他闭上眼,再睁开时眼前的脸变成了记忆里的那张,让他以为那个人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

    他把樊羽毅微微推开,然后紧紧抱住,头埋在她的颈窝里,还孩子似的蹭了蹭,表现得很亲昵很开心的样子,完全不是起初时的那个冷漠少年。

    这是怎么回事?樊羽毅愣愣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感觉有冰凉的液体从她的颈上一直流下去,所过之处似被冰冻结一样寒凉。她觉得自己被惊吓到了,因为简痕竟然流了泪。

    简痕收紧了抱住樊羽毅的手,似乎怕松了怀里的人就会消失不见。他把深埋在樊羽毅怀里的头微微抬起,凑到樊羽毅耳边说:“妈妈?是你吗?是你的眼睛在注视我吗?”声音低低的,像是在撒娇,还有着终于见到了思念之人的兴奋和幸福。

    妈……妈妈?樊羽毅好久才反应过来,不知道该推开他还是该安慰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之前因为他的傲慢而产生的不满和气愤瞬间就烟消云散,脑海里更是一片空白,只听见他在耳边说:“妈妈,小痕好想你,小痕一直一直好想你。”

    虽然被他紧紧抱住的感觉很快乐甚至莫名地幸福,樊羽毅想了想,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那个,我才十九岁,嗯,我还没有儿子。”

    听见樊羽毅的话,简痕用力地推开了她,看她一眼后又低低地说:“不是吗?那么疼惜我的眼睛,只有她才有的。明明那么相像,原来也不是吗?”他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声音里是浓浓的悲伤和梦醒后的失望。

    他的悲伤和痛苦那么浓烈,浓烈得足够铺天盖地。这悲伤和痛苦感染了樊羽毅,让她不由自主地流下泪来,也让她忘记了下巴传来的疼痛。缓缓地伸出手,她想替简痕抚平那紧皱的眉,也想要替他擦去他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简痕却突然大声吼:“不准哭!这双眼睛是不能哭的,知不知道!”

    樊羽毅又愣住了,不知道他说这么句话的意思。

    简痕把樊羽毅推开很远,身体向后倚靠在墙上,然后摸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后他冷酷地说:“我讨厌你的眼睛!”

    揉着疼痛的下巴,心里还是因为他的悲伤痛苦而悲伤痛苦。樊羽毅仰起脸看着简痕,灯光下他的脸很精致,烟雾缭绕中有一种极致的诱惑,看得她的心完全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这一刻,樊羽毅忽然间明白,遇着了他,她必定会有一场逃不掉的劫难,这劫难与爱情有关,与暗恋有关。

    是的,樊羽毅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年,而这喜欢是不可避免地,是她生命里注定逃不掉的一场劫难。

    简痕突然转过脸来,又恢复了最初时的冷漠样子,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樊羽毅多么想告诉简痕,甚至他不必问,樊羽毅的心里已经在想着怎么才能让他知道她叫樊羽毅。但是她并没有告诉他,而是特有骨气的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有你这么问女孩子的名字的?你以为你长的好看所有女生都会任你差遣,你做梦吧,我才不会!”

    樊羽毅并不是想以此吸引他的注意,她只是气她自己竟然会被美色吸引。她想:如果他不在我的生活里出现了,我就会很快忘了他吧?我一定是一时的意乱情迷,一定是因为从没有看过他这么好看的男生,所以我才会被他所吸引的!

    一定是这样的!樊羽毅这么告诉自己。

    简痕看着一脸懊恼的樊羽毅忽然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凑到她耳边说:“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会不知道了?”声音说不出的魅惑。

    樊羽毅听得全身酥软,几乎站立不住。她非常明白简痕的魅力,知道自己的那一点定力根本抵挡不住。她想到了逃,然后转身就跑,仿佛简痕是一场来势凶猛的瘟疫,她必须尽可能地逃得远远的,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简痕没有追,他只是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那个身影笑得意味深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