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1 第一眼的心动】chapter 09

章节字数:3074  更新时间:12-05-13 1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樊羽毅提着东西站在病房门口。提着购物袋的手紧了紧,然后深深地吸一口气,可是烦乱的心还是没能平静下来,眼睛也明显看得出是哭过的。

    要怎么骗过芗俣呢?樊羽毅苦恼了,吴芗俣只要看到她的眼睛就会知道她哭过了吧。

    樊羽毅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努力想出来一个理由后她才推开门走了进去。“出去这么久你一定担心我了吧,我在医院看见了一个同学,跟她聊了一会儿,真对不起!”

    吴芗俣看了樊羽毅一眼就转回了头去看仍然昏睡的夏锦言。虽然樊羽毅平日里总是笑嘻嘻的,可是她不过是不肯让人看到她的悲伤罢了。放在腿上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却轻声说:“连我也骗吗?明明就是躲起来哭过了。”

    放东西的手在空中愣了一秒,樊羽毅返过头看吴芗俣,抱怨似地说:“我是好心,怕你看着会难过才躲起来哭的,你知道就行了,干嘛还说出来啊!太不应该了!”把吃的东西全拿出来放到她的手里,看她怕东西掉落而手忙脚乱的样子,樊羽毅觉得开心了一点。

    “还没有醒吗?医生不是说会很快就醒过来的吗?”拉了把椅子坐在吴芗俣的旁边,樊羽毅把手撑在膝上,下巴被手托着,眼睛看着闭着眼睡得很安静的夏锦言。他紧皱的眉此刻已经舒展开来,脸色似乎也转好了一点。

    吴芗俣没有说话,只是把手里的一堆东西小心地放在旁边的柜子上,然后全装回袋子里。

    樊羽毅看着她的动作,总觉得少了什么。扫视了一眼四周,她问:“小苏呢?”

    “你哥哥刚刚把他接回去了。”

    “哦。”樊羽毅歪着头看着吴芗俣,说:“夏伯母她应该是关心锦言并爱锦言的吧,哪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的。但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为什么这五年来不肯见锦言一面呢?其中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难道真要等到锦言不在了,她才肯到他墓前看一眼吗?真不知道夏伯母是怎么想的!”

    “不准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突然响起来的暴怒的声音吓了樊羽毅一跳。她转过头看见正愠怒地看着她的锦言。

    夏锦言已经坐起来,苍白的脸上表情冷酷得有些可怕。

    樊羽毅没有被夏锦言脸上的冷酷吓到,反而开心地笑了起来:“锦言,你终于醒啦!”

    “听到了吗,以后不准再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不然我不会再理你们。”夏锦言的话里明显的是警告,不明显的是失望和悲伤。

    他,其实是很想见他的妈妈的吧!樊羽毅看着夏锦言眼里无法掩藏的失望和悲伤,心微微地抽痛起来,一时忘了言语。

    “锦言,你别激动,我们不说就是了。”吴芗俣立即安抚他,怕他因为激动再次晕过去。

    樊羽毅忽然站了起来。静静地看了锦言几十秒后,她说:“锦言,最后一次问你,你宁愿死也不肯接受她给你安排的手术吗?”

    吴芗俣看着樊羽毅,脸上写着疑惑,不明白她为何会这样问。夏伯母一直是她们避免提及的人,可是她现在却主动提起。

    樊羽毅没有回答吴芗俣的话。她直视夏锦言的眼,逼迫他看着她。她想:我就不相信他真的那么不在乎他的生命。

    “宁愿死。”夏锦言没有半点的犹豫,语气也很坚决。

    “那你真是蠢极了。你认为你选择这样的方式跟你妈妈对抗有意义吗?你不在乎你自己的命,至少你也应该在乎我们,在乎金顺阿姨的感受吧!你怎么忍心让芗俣再一次面对死亡?你怎么忍心让待你如亲生儿子的金顺阿姨痛苦?”

    “其实你并不想死的吧!你只不过是想用死来威胁你的妈妈,威胁她出来见你一面。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呢?她之前那么爱你,然后突然说不要你就不要你了,你想过她是不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这么做呢?如果……如果她真的不爱你,那你的死又能威胁到她什么呢!”

    听到夏锦言那么坚决地说出“宁愿死”,樊羽毅忍不住就朝他发脾气。夏锦言这个笨蛋,为了能逼迫他妈妈见他一面不惜以命做赌注。而自己发脾气,并不仅仅是为了夏锦言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也因为之前被简痕夺去初吻的事而心烦意乱,还因为她已经担惊受怕够了。

    是的,樊羽毅觉得自己已经担惊受怕够了。

    夏锦言定定地看了樊羽毅一会儿,眼里的悲伤渐渐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灰暗的看不透的眼。他张开口本来想告诉樊羽毅和吴芗俣,这样的决定以前的确是为了以死逼妈妈出现,可是如今却不是了。但他最终没有解释,而是说:“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他在床上躺下来,并且闭上了眼。

    樊羽毅和吴芗俣对看一眼,知道现在夏锦言最想要的就是安静,于是只好离开。转身,看见病房门口站着的金顺阿姨。

    金顺站在门口已经有了一会儿,樊羽毅和夏锦言刚才的话她全都听见了。看见樊羽毅和吴芗俣出来,她立即擦去脸上的泪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你们回去休息吧,有我照顾少爷就可以了。”她把一个保温桶递给两个女孩,“这个是给你们熬的汤。最近你们都瘦了,要补一点。”

    “你怎么给我们喝啊?应该给锦言才对!”吴芗俣摆着手拒绝。

    金顺举起另一只手,给她们看另一个保温桶:“我给少爷另外准备了。”

    “那谢谢金顺阿姨了!”樊羽毅接过来,好想立即就吃,因为金顺阿姨做的东西都是超好吃的,而她本身就爱吃。她和吴芗俣从小到大吃过好多金顺阿姨做的东西,所以已经不知道客气了。

    告别了金顺,她们在路上慢慢走着。两个人都不想去学校,也不想回家,于是在路上慢慢地走着。

    “芗俣……”樊羽毅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芗俣在医院的事情。

    “嗯?”吴芗俣看着,一样等待着她的下文。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

    “哦。”吴芗俣兴致缺缺,还打了个哈欠。可是一会儿后她抓住樊羽毅的袖子大声说:“你说什么,你喜欢上了一个人?你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是谁?我见过没?长得怎么样?不行,你都有了的话,那我也要找一个,我怎么能落在你后面呢!晔馨她们知道吗?”

    面对吴芗俣一大堆的问题,樊羽毅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因为夏锦言的事情,她的心情本来就很糟糕。而因为简痕夺去她初吻的事情,她一直很苦恼也很心烦,现在,连芗俣也不肯放过她,让她本来就很烦的心情变成了烦躁。

    吴芗俣兴奋过后才发现樊羽毅的脸色有些不对。她挽住樊羽毅的胳膊,控制住自己心底的激动,尽量温柔地说:“我太激动了,所以才会忘了你的感受。嗯,羽毅喜欢的人,我想应该不会差的。”

    何止是不差。樊羽毅在心里苦笑,简直是优秀得让一直不知何为自卑的我深深地自卑了。长长地叹一口气,樊羽毅苦笑着说:“确实不差。”

    “那我见过他吗?”吴芗俣跟樊羽毅关系最好,她觉得樊羽毅喜欢的人,自己一定见过的。

    “嗯。就是昨天晚上‘劫持’我的那个男生。”

    “啊?不会吧,羽毅?你对他一见钟情啊?”吴芗俣觉得樊羽毅一点儿也不像是会一见钟情的人。她觉得,樊羽毅喜欢的人一定要跟她相处了一段时间才会让羽毅动心的。

    “真的,我不骗你,芗俣。而且,刚刚在医院,他强吻了我,而我气急之下打了他一巴掌。”在打简痕巴掌的时候樊羽毅根本没有想过后果,她只是想要教训教训取笑她还夺她初吻的坏蛋。可现在想起来,樊羽毅却非常地后悔了。

    她跟简痕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太遥远,而简痕喜欢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打了这一巴掌之后,可能性已经为负了。

    “打得好,羽毅。对付流氓就要下狠手!”吴芗俣本来为好友的勇敢而兴奋激动。可是当她看见好友苍白的脸色后才知道自己没有把握住话里的重点。于是她凑到樊羽毅眼前讨好地笑,“羽毅,你放心,无论那帅哥有多难追求,有我和心雨她们几个在,再加上善良可爱的你,一定能把他拿下。拿不下就绑了他,不答应就不松绑。”

    “你当我们是一群土匪呢,竟然想起干强抢良家少男的事情来了。”虽然心情烦闷,但樊羽毅乐观的性格让她悲伤不了多久。吴芗俣曾经就羡慕地说:羽毅,要是我的恢复能力有你那么强就好了。

    “他那么会打架的人会是良家少男?羽毅,我虽然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但是,你别情人眼里出君子好不好?我敢说那个人绝对不是好惹的主儿!”吴芗俣想起简痕打架的样子就觉得简痕绝对不会如他的外表那样看起来美丽无害。那个人绝对是不好惹的。

    樊羽毅没说话,因为他赞成吴芗俣的看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