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2 心如花开】chapter 07

章节字数:2418  更新时间:12-06-14 16: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简痕真的生病了。起初樊羽毅不相信,因为在她的心里,简痕是不会生病的,或者说他在樊羽毅心里是个强大的存在。而且,他的脸色那么红润,走路的时候步子迈得那么优雅,跟个贵族似的,哪里像是生了病的样子。可是,她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劲了,简痕的脸平时总白得像是最上等温润的玉,光看着就知道手感一定细腻温滑,不是这般的红。

    樊羽毅停下来观察他。

    樊苏健拉拉樊羽毅的手,仰起脸说:“樊羽毅,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好看的哥哥的?难怪你被迷得神魂颠倒。”

    樊苏健没有了担心就来笑话樊羽毅。若是平时,樊羽毅一定要笑话回去,但这一次她没心情跟樊苏健闹着玩儿,而且,樊羽毅很喜欢樊苏健用的那个词:神魂颠倒。她真希望自己被简痕迷得神魂颠倒,喜欢一个人喜欢得深了不就会神魂颠倒么。所以樊羽毅低头看樊苏健一眼后就进了简痕住的房子。

    无心观赏房屋的摆设,只是盯着坐在沙发里的那个少年,他微闭着眼,头靠在沙发上,脸红得异常,的确是副病弱的样子。

    樊羽毅在门口站了几秒,怯怯地走到简痕身边,然后深吸一口气,大胆地看着他。没想到简痕会突然睁开眼睛,把她吓了一小跳,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

    樊苏健看到樊羽毅那副样子,心里想起自己前几天从樊晔馨那里学到的一个词:花痴。

    大概樊羽毅的样子真的有点花痴,所以简痕微微地勾了嘴角,但那浅浅的弧度算不上是笑。他说:“你照顾我,樊羽毅。”语气明显的高高在上,明显的是命令。

    樊羽毅平日里总是爱逞强,可在简痕面前却是一副听话得不得了的样子,所以她立即笑着说:“嗯,好,好!我照顾你,我照顾简痕。”她已经忽略了简痕生病的事实,只想着照顾简痕这一件让她心花怒放的幸福事件了,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掩饰不住。

    简痕听到樊羽毅答应照顾自己了才终于肯露出点生病的样子给她看。那泛着红晕的脸让他看起来像个害羞的纯情少年,美丽有余还让人怜惜得心里疼痛。

    樊羽毅在心里欢喜地大叫着“妖孽啊妖孽”,脸上硬是只露了点笑意。

    “你是发烧了吧?樊羽毅不是医生,但常识是知道的。所以她伸手去探简痕额上的温度。只是手刚碰着他的肌肤就缩了回来,心里因为可以接近简痕而生的快乐和幸福瞬时跑没了影。

    简痕脸上的温度烫得吓人。

    “简痕,简痕!”樊羽毅太着急,反而忘了自己最应该做的事是立即送简痕去医院。抱着他的脖子,樊羽毅担心得落下泪来,已经管不了简痕是不是讨厌这样的主动和接近了。

    还好,简痕没有推开她。

    樊苏健看着姑姑担心得哭了的样子问:“很严重吗?不要去医院吗?”

    樊羽毅终于反应过来。立即给吴芗俣打电话,让她们过来帮忙,想着简痕是个男生,又要她找个男生过来。从别墅到出小区的这一段路,她不能一个人背简痕走完,如此想着心里有点难过。

    “不去。”简痕的声音有点逞强的意味。怕樊羽毅没听明白似的,他又说了一遍,“我不去医院。”

    樊羽毅没理简痕的话,只是背对着他蹲下来,拉过他的手就要背他出去。

    简痕不肯,冷冷地说:“出去,樊羽毅!”表情冷漠,又是之前那副故装无事的样子。

    若是平时,樊羽毅会听他的话。可是此刻,她怎么会为了赢得简痕的好感而不顾他发着高烧的事实。她一想到简痕可能会因为救治不及时而使感冒转为肺炎心里就慌了张,所以,她没有出去,而是让樊苏健先去找她的朋友们,然后不顾简痕那副拒人于千里的冷漠样子背了他就要出门去。

    简痕虽然瘦,但毕竟是个男生,樊羽毅力气本就不大,背着他已经很吃力。他又不想去医院,不肯让樊羽毅背。只是他生了病,所以力气减弱,樊羽毅使劲浑身解数刚艰难地挪到门口,然后两个人就一起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樊羽毅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或者说她已经只记得简痕在发高烧这一件事,所以摔倒后她立即从简痕身下爬起来,又要去被简痕。她真怕自己晚了一步,简痕的情况就会变坏。

    果然爱着的人是会犯傻的,傻到心里没有了自己,而樊羽毅还不自觉,只往更深里陷。

    “痛吗?又没有摔倒哪里?对不起,我不是个故意的。”樊羽毅一心顾着简痕,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疼痛,声音自责得快要哭出声来。

    简痕本来就因为发烧而难受,从楼梯上滚下来后头撞到墙壁,于是身体更难受了。他很想骂樊羽毅,可看到樊羽毅那么自责的样子,他说不出怪责她的话。更何况这根本就不是樊羽毅的错,是他不停挣扎才会导致她重心不稳摔下去的。而且,想到樊羽毅摔下楼梯后爬起来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查看自己有没有摔倒哪里,而是先问他有没有受伤,心里忍不住地有点开心。

    简痕想要的东西本来就不多,关心和温暖,只要有人给,他就会心存感激。也是因此,他在之前的几年才会犯下错误,于是之后就算有人肯给,他也会因为怀疑而不敢接受。而樊羽毅的出现,因为第一次相见她担心自己的眼神那么像极了记忆里母亲关爱他的目光,所以他才没有一开始就怀疑,而且,他一个人已经孤单得太久,所以才会鼓起勇气再试一次。

    樊羽毅将简痕扶起来的时候看到简痕正看着自己,脸比之前更红了,稍稍有点示弱的样子,冷漠没有了,不那么难接近,还有点温顺。她以简痕不可能更美丽了,可这有点温顺的样子竟是比平日还要美上几分,只是,这美是因为他生了病,所以樊羽毅无心欣赏。

    “谢谢,樊羽毅。”当樊羽毅再次背起简痕的时候听见他说了这句话,声音虽低,在樊羽毅耳边却那么清晰。

    樊羽毅听着这一句,觉得之前被那个女孩踢打的地方都痛得泛出了甜,嘴角努力地想抿成一条线却还是不自觉地扬起,满眼满心里都是浓浓的快乐和幸福。

    “我喜欢你,简痕。”之前明明还没有勇气,可这一刻,樊羽毅觉得自己忽然有了无穷的力量,所以她说了这句话,因为这是她此刻最想对简痕说的话,也是她唯一想说的话。她不知道,简痕一句简单的“谢谢,樊羽毅!”为何能让自己她有如此巨大的幸福感。

    怕是真的已经陷进了这一场喜欢里了吧,而这美丽的少年,他值得我为他深陷。樊羽毅这样想着,嘴角不自禁地上扬。

    “我知道。”简痕在她耳边轻声回应。他的确知道的,这个女孩是真的喜欢自己,不然,在摔下楼梯后,她怎么会先问自己疼不疼,又没有受伤呢。

    “我喜欢你,简痕。”樊羽毅又说了一遍,她发现,之前说不出口的喜欢,在这一刻这么容易地就说出来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