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2 心如花开】chapter 09

章节字数:2349  更新时间:12-06-17 12: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樊羽毅揉了揉眼睛,然后伸了个懒腰。伸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转过头,看见简痕已经醒来,正半躺着看自己,只是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你醒啦?!”樊羽毅立即就清醒了,心里莫名地就很开心。然后愣了一下,想起前几天翻戴妍香的书时看到的那句划了横线的话:看到他就是可以开心的条件。

    “嗯。”简痕微微点头,声音虽低但很清晰,表情虽是冷淡的,可他自己知道自己其实有一点不敢对视樊羽毅的目光,更不敢告诉她,其实他已经醒来有一会儿了。

    樊羽毅一只手贴着简痕的额,另一只手贴着自己的额,发现他额上的温度已经退了不少,由高烧转为低烧了。“谢天谢地谢菩萨!”松一口气,她笑得很开心,“你昨天吓死我了,温度烫得吓人。医生说要是晚来一天也许就没命了,还好我昨天没发花痴听你的话。”想起昨天背着简痕还没走多远他就已经陷入昏迷,樊羽毅心里又紧张和担忧起来,不放心地又用手测了一次他的温度。

    简痕其实想躲开樊羽毅的手,但他更想看樊羽毅担心自己的表情,于是他盯着樊羽毅看。

    樊羽毅在他的目光下有些讪讪的,不由地坐正了身子,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看着自己,也想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偷偷地看简痕,他还是看着她,于是樊羽毅终于撑不住,站起来面对简痕大声问:“你老看着我干嘛?我保证我绝对没有趁人之危对了做了什么。”

    简痕却直接忽略掉了她的话,看着樊羽毅的目光变得有些犀利,似乎不想错过樊羽毅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你一直在照顾我?”

    “你少自恋了!我是喜欢你,可我喜欢你还没有喜欢到为了照顾你不眠不休的地步!”樊羽毅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习惯性地嘴硬。

    简痕继续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微微低下头,长长的刘海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微微勾起嘴角,带出一个若无若无的笑,表情随之变得柔和,像是陷入了思考:“不眠不休?”然后又抬起头看着樊羽毅,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傻-瓜。”

    “你才是傻瓜!”樊羽毅直觉地觉得简痕说出口的肯定不是一句好话,所以立即反驳。然后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

    “挺有精神的。”简痕看着樊羽毅有些呆愣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爱,于是笑了。

    看着简痕的笑容,樊羽毅觉得他这一次是真正的笑,而不像以前,笑意从来没有达到眼里。想起昨晚简父告诉他的事情,她忽然问:“简痕,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简痕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樊羽毅。他不知道她要问什么,会不会是自己说不出口的答案。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简痕点头,嘴角又勾起一点笑意,淡淡地开口,“说吧。”若真说不出口,那就不说吧。

    可樊羽毅却犹豫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问题是简痕不想听的。看着简痕看着自己的目光和嘴边那抹温柔的淡笑,樊羽毅眨了眨眼,然后对视他的目光:“先说好,如果我问的问题是你不想回答,你不能生气。”

    简痕仰起尖俏的下巴,又是沉默,然后他唇边的一点笑意消失了,还是一张精致的无表情的脸,却像个没有生命气息的娃娃。樊羽毅以为他会拒绝,可是他却说:“好。”

    “你跟你爸爸之间有什么误会吗?昨天晚上你发烧的时候一直叫爸爸,而且是那么痛苦的表情。你真的……那么恨他?”樊羽毅问得很小心,声音尽量温柔。

    简痕知道很多人都对他的事情很有兴趣,对他跟他父亲的事情更有兴趣。人总是这样,越是秘密的事情,就越想挖掘,越想了解。樊羽毅对这件事好奇其实并没有什么,但简痕听着还是觉得有点失望。他以为,樊羽毅跟别人多少是有点不同的。

    是自己对她的期望太高了吧?

    “简痕,你一定误会伯父了。昨天我背着你下楼,伯父就来了,而且他一直照顾你直到今天早上。你在昏迷时叫爸爸,每叫一句他就答一句。虽然他不承认,但是请你相信我,他真的哭了,我确信我看见他的眼泪了。所以,简痕,一定是你误会伯父了”。樊羽毅想起昨晚简痕痛苦地叫着“爸爸”的时候简伟飏脸上的泪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肯定不会相信简伟飏那么成功的男人会落泪。她当时想,他一定很爱很爱简痕吧!

    简痕把目光转向窗外,窗外此时阳光正灿烂,风从敞开的窗户里吹进来,带着淡不可辨的香味。有鸟儿成双地站在窗外那颗高大的树上唱着欢快的歌。

    他知道的,知道那个人有多么在乎自己。可是,他越是在乎,自己就越觉得愧疚。

    樊羽毅看了简痕一会儿,知道简痕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于是识趣地没有再说。她以为他会这样一直沉默下去,想到他一天没吃什么,所以起身准备给他买吃的东西去。刚起身,就听见了简痕说了话,只是他的声音很低,没听见他说了什么。于是她问:“你说什么?”

    简痕转过头来,笑着说:“谢谢你,樊羽毅。”谢谢你没有追根究底。

    这一次樊羽毅没有开心,因为她觉得简痕前面讲的跟后面讲的不是同一句话。但,如果问他的话,他一定不会说的吧。看着他那张美丽的脸上浮起的真正开心的笑容,樊羽毅忽然有了开他玩笑的想法。弯下身,把脸凑近简痕,她跟个痞子似地说:“那你拿什么来感谢我?以身相许?嗯?”

    “好。”简痕看着樊羽毅装出来的痞子样觉得好笑,于是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开心地笑了出来。

    樊羽毅看着简痕脸上灿烂的笑容觉得有种中了他圈套的感觉,可她在乎的不是自己是否中了他的圈套,而是他说了“好”。好就是说简痕没有讨厌我,反而……喜欢我了吗?樊羽毅不敢这样以为,但她还是不确定地问:“简痕,你说好,你说好了,我没有听错?”

    “嗯。”语气淡淡的,笑容没有了。

    “那你的意思是,你也……喜欢我?”樊羽毅的声音很小,小得简痕可能没听不见。

    “有一点吧。”简痕微微侧过头,并不看樊羽毅,似乎是不好意思了。

    “有一点吧?”樊羽毅不明白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简痕一副不想就此问题讨论下去的表情,再也不肯开口了。樊羽毅只能看着他那张看不出情绪的脸努力地想找出个答案来,可她越看,越觉得简痕的表情有点小孩子的别扭和害羞,于是她开心地下结论:“我知道了,你喜欢我。那亲爱的简痕,我去给你买吃的啦,你一定饿了。”然后乐呵呵地跑去给简痕买吃的。

    简痕看着樊羽毅开心离去的背影,一会儿浅浅地笑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