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3 捕风】chapter 06

章节字数:2202  更新时间:12-06-30 22: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夜一天的寻找,没有半点关于金顺的消息,寻找的众人都有不好的预感,可谁都不肯泄露一点点的害怕。

    因为之前扭伤了脚,所以这一夜又一天的寻找樊羽毅都是被人扶着的,起初的夏锦言,后来是吴芗俣,现在是万心雨。她弯着腰揉了揉疼痛的脚,看一眼道路的尽头,行人有几个,却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

    “不是说好了无论有没有消息都来这里集合的嘛,芗俣呢?锦言呢?”在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半小时后樊羽毅心里生出了不安感。她忽然想起以前锦言曾经被人绑架过,以为对方是因为锦言优雅高贵的气质认为他是富家少爷想勒索,可是她们和顺姨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绑匪打来的勒索电话,反而是后来锦言被人救了,而据锦言回忆,那些人是想绑架夏天阳的儿子,因为那些人的老大跟夏天阳有仇,而锦言的父亲就叫夏天阳。

    因为后来锦言一直平安无事,没再出现过绑架的类似事件,所以大家都认为是锦言的父亲与别人同名同姓,所以这事过去久了也就被大家忘了,此刻樊羽毅再想起来,总觉得心里有着某种不安。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樊羽毅摸出手机,是吴芗俣打来的,她立即接通电话:“芗俣,你和锦言在哪儿?我们都等了你半个小时了。”

    “额,请问你是手机主人的朋友吗?”电话里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樊羽毅愣了两秒:“你怎么有芗俣的手机?捡到的?”心里更加地不安了。

    “不是的,是你的朋友晕倒在我家小区的路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用她的……”

    “你说什么?晕倒?”樊羽毅打断对方的话。

    “嗯,确切地说她是被人打晕的,她的手臂上有伤,别处不知道有没有。”男生的声音听起来很严肃。

    打晕的?受伤?樊羽毅觉得自己听到的都不是真实的。因为有个当跆拳道教练的父亲,所以吴芗俣的武功是从小就学的,稍大一点还学过中国功夫,因此在打架方面她从没吃过亏,可是现在她居然受伤了并且还被人打晕了,这让她一时无法接受。

    旁边的几个人听到樊羽毅在说晕倒两个字的时候都屏息听着电话里的男声,她们也不相信吴芗俣竟然被人打晕了,看见樊羽毅惊讶得没了反应,戴妍香便出声喊了她的名字。樊羽毅回过神来,问电话那边的人:“就一个人?她旁边还有没有一个男生?”吴芗俣是夏锦言在一起的,因为夏锦言有心脏病,让他一个人找不放心,所以就让吴芗俣和他一起。现在吴芗俣被人打晕在路上,那么夏锦言呢?

    樊羽毅心里不止是非常地不安,还有着担心和害怕。

    “就一个女生,没有男生。”

    “你能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吗?我们马上过去。”樊羽毅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男生报了一个地址,离她们所在的地方并不远,樊羽毅没多想就跑过去。

    听到樊羽毅问有没有夏锦言的时候她凑过去听对方的回答,在听见说就一个女生的时候心里的不安和害怕并不比樊羽毅少,而当男生说出地址的时候她几乎是同时和樊羽毅跑了出去。

    夏锦言,是她所喜欢着的人。

    到了地方后跑在前面的樊羽毅和樊琳馨看见有个男生站在一栋大楼的下面,看见她们来便上前问:“你们谁叫樊羽毅吗?”

    “我就是。”樊羽毅看到他旁边没有人,便问:“芗俣呢?”

    “在我家里,你们跟我来。”说着就进了楼道。“我本来是打算出门去买东西的,结果看见路上躺着个人,当时吓了一跳呢。”

    “你有没有看见把芗俣打晕的人?”跟在后面的戴妍香开了口。上楼的时候她看了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个新住宅区,住户也许不多,不然黄昏时分不应该只有两三个人在小区里散步。

    “有,对方是几个男人,我下楼的时候看见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上了车关了车门,所以没看清楚到底有几个。”

    “这么说……”戴妍香轻声地说出自己的想法:“锦言应该是被那几个人带走了。你们怎么想?”她觉得金顺应该也是被那些人绑架了。

    “我觉得顺姨不是失踪而是被绑架了,只是,他们绑架顺姨和锦言的目的的什么?”欧阳宫雪思考着。

    “想勒索吗?”冷晓书说。

    几个人说话已经到了三楼,按了301的门铃,男生的母亲来开了门,几个人礼貌地跟男生的父亲母亲打了招呼,只有樊羽毅站在进了门口就没有动,因为她的手机响了,打电话来的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深呼吸一口气,樊羽毅接通了电话,冷声说:“真是惊喜啊,居然能接到日理万机的莫总裁的电话,”打电话来的人,是五年前将夏锦言抛弃了的夏母莫念。

    对方对樊羽毅的冷言冷语并没有在意,只是说:“羽毅,不用担心言言,我已经把他救出来了。芗俣醒了吗?”

    “怎么能劳烦莫总裁呢,锦言跟你非亲非故的,我们去救就好了。”樊羽毅这是故意的。夏锦言很爱他的母亲,所以一直不相信自己被母亲抛弃了,而且是在失去了母亲最需要母亲的时候被抛弃了,起初他不相信母亲不要他了,所以他一直去找,可是莫念始终不肯见他,于是夏锦言确信母亲真的不要自己了,于是他开始自暴自弃,对自己的病情一点不在意,前些天竟然还跑去打球,而因为夏锦言,樊羽毅对莫念也是有怨气的。

    莫念竟然轻轻笑了:“羽毅,言言有你和芗俣这样关心他的朋友我才敢稍稍放心。”

    “……”樊羽毅说不出话来了,莫念在她心里是个温柔美丽又优雅高贵的女人,一直是被她当偶像来崇拜的,她能狠得下心说那么几句也是逼出来的怨。

    “我还要去救顺姐,你赶紧送芗俣去医院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樊羽毅握着电话发了会呆后看到万心雨背了吴芗俣出来,正要送去医院,她跟在旁边,看到樊琳馨看着她像是想问什么的时候想起她是喜欢夏锦言的,于是说:“放心,锦言已经没事了。”

    “真的?你怎么知道的?刚刚接的是锦言的电话?”樊琳馨忍不住地开心,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锦言的妈妈打来的,说锦言被她救了。”

    樊琳馨惊讶了,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沉默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