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3 捕风】chapter 07

章节字数:2642  更新时间:12-07-01 2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樊羽毅坐在长椅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时候樊苏健远远地看见了她便一路跑过来直扑进她怀里,然后抱住她的腰就是一阵哭。

    “小苏……”樊羽毅揉着樊苏健柔软的头发,似乎有什么想说,却最终化成了一声叹息。

    “我不要锦言哥哥死,我不要锦言哥哥死,我喜欢锦言哥哥,我不要他死。”小孩子总是掩藏不住情绪,受了委屈了,心里难过了,都可以放声地大哭来告诉众人他难受。

    樊羽毅羡慕樊苏健可以放声地哭出来,可以直接地说出来他不要锦言哥哥死,而她,她也想像樊苏健一样大声地哭,一样直接坦白地说:我不要夏锦言死,我要他活着。

    吴芗俣和夏锦言一起向路人打听金顺的消息的时候夏锦言看见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在清晨时分曾经出现在他的家门前,然后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用只有他一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调戏般地说了句:言言,你不乖哦。而那种带着戏谑的不正经的声音以及男人那张不是极美却异常吸引人的脸让夏锦言恍惚地想起自己曾经见过这个男人,于是他跟了上去。

    吴芗俣见一转眼的功夫夏锦言就没了人影当然担心,在向路人问到他是去追一个男人的时候于是也追了去,却在一个新住宅区遇到了三个男人,他们打晕了吴芗俣,绑架了夏锦言后离去。

    送吴芗俣去医院的路上樊羽毅接到夏锦言母亲的电话说夏锦言已经被她救下来了,还说会把金顺救回来,樊羽毅提到喉咙口的心放回胸腔没半天就接到陪着夏锦言去找金顺的樊琳馨的电话,说是夏锦言晕倒了,然后,金顺是被救回来了,夏锦言也醒过来了,醒过来后跑得去见了夏母之后又昏倒了。

    医生说夏锦言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进行手术,不然……

    樊羽毅他们当然知道医生没说完的话里是什么意思,也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这般害怕和不安,甚至恐惧,总觉得就要失去那个人了。

    站起身,樊羽毅抱起在她身上哭得快要断气的樊苏健准备往病房去的时候却看见了樊琳馨,她说:“羽毅,我有话想和你。”

    樊羽毅觉得今天的樊琳馨很奇怪,她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直接说不就是了,为什么一副难以开口还犹犹豫豫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她会有的性格。而且,她的表情过于严肃凝重。

    “小苏,你先去看锦言哥哥醒了没有。”见樊琳馨久久不开口,樊羽毅以为是因为有樊苏健在。她愈发地疑惑:琳馨究竟想要跟我说什么话,居然连小苏都不能听。

    “你跟我来。”樊琳馨看了眼周围,附近有几个在散步的病人,于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

    樊羽毅于是跟了上去,她几次都想开口,可是侧过头看到她脸上凝重的表情她又说不出话来。

    樊羽毅的心里隐约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她们一直走到一处寂静的地方才停下来。樊琳馨背对着樊羽毅,一会儿才转过身来,看着樊羽毅的时候嘴唇翕合,似乎她将要和樊羽毅说的话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难以开口。

    “琳馨,你要和我谈什么呢?”樊羽毅心里既希望能快一点知道樊琳馨将要说的事情又希望她慢一点说,是一种很矛盾的感觉。

    樊琳馨咬住唇,又沉默了一会儿才犹豫着开口:“羽毅,我知道我不该这样要求。可是……可是……你能不能和……简痕分手?”最后一句她的声音很小,怕惊吓了樊羽毅似的。

    “为什么?”樊羽毅几乎是接着她的话就问出口了。琳馨为什么要她和简痕分开,难道她不知道她和简痕能走得现在这样近有多么不容易?

    樊琳馨又有一会儿的沉默,然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低着头看着前面的池塘,脸上渐渐地浮上一层悲伤。“他不让我说,可是羽毅……”她突然抬起头来看樊羽毅,笑了一下,“羽毅,你知道锦言喜欢你吗?”

    “呵呵!”樊羽毅笑着后退了一步,然后在她的肩膀上打了一拳,说:“你别开玩笑了。锦言喜欢我?他喜欢我我怎么不知道?他喜欢我怎么不跟我告白?我跟他可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我敢肯定他一定是在说假话。他骗你呢!”樊羽毅大声笑,不明白樊琳馨为什么要跟她开这样的玩笑。难道琳馨因为她跟锦言关系好所以吃醋了?樊羽毅想一定是这样的,所以她拍着樊琳馨的肩安慰她,“唉,我知道锦言很难追,可是你不能因为锦言难追就怀疑我跟他的纯洁关系啊,我跟他是亲人,不是朋友,更不会是爱人。所以,琳馨,我的老大,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

    “你以为我骗你?”樊琳馨有点生气,夏锦言在医院里生死未卜,樊羽毅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知道你平时胆子大,其实内心很害羞,不好意思跟我们家锦言告白,不好意思去追求他。放心,等我拿下简痕后,我一定会帮你的。”樊羽毅怕她不相信,尽量说得忠诚,还拍胸脯做保证。

    樊琳馨挫败地看了樊羽毅一眼,然后又看着池塘。“你不是对我跟锦言怎么认识的很感兴趣吗?”

    “你不是告诉我了嘛!”樊羽毅记得樊琳馨曾说过她和锦言之所以认识是因为锦言曾经在她工作的店里晕倒了,而之后她也想起来有一晚她们到处找不到锦言的时候是一个女孩打电话告诉她们锦言在医院,他们没认识之前其实见过一面的,只是当时太担心锦言,所以忽略了送锦言到医院的琳馨。

    “其实没有那么简单,”樊琳馨像是陷入了美好的回忆里,嘴角缓缓勾起,脸上是开心的表情。“锦言后来特意到过店里表达他的感谢。之后也去过几次,我们聊过几次天,但算不上朋友。我们的关系从认识变为朋友是因为锦言帮过我,那件事之后锦言偶尔会跟我说他的心事,说他喜欢的女孩。”她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樊羽毅笑。“那时候我对他说的那个女孩很感兴趣。我想知道,被他那样的男生喜欢着的会是一个怎样的女孩。”

    樊羽毅本来还笑着,可是当樊琳馨认真地看着她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笑不出来,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难道锦言真的喜欢我?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夏锦言对她跟对待芗俣是一样的,没有一点点的不同之处啊!

    “本来我不想说,因为我喜欢锦言,也因为锦言不准我说。而你,那么喜欢简痕。可是……”樊琳馨叹了一口气,又变得很认真凝重起来,眼睛直直看着樊羽毅:“羽毅,你知道简痕之前见过夏伯母的事情吗?”

    “简痕之前见过夏伯母?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和芗俣都不知道?”樊羽毅和吴芗俣一直想方设法地打听夏伯母回国的消息,没听说她已经回国了啊。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只知道,夏伯母拒绝承认锦言是她的儿子。”樊琳馨摇摇头说:“羽毅,锦言曾说,如果夏伯母不要他,他宁愿死。现在,夏伯母那样说,锦言一定不会再想活着了。可是,我们不能看着他死,所以,羽毅,现在你是唯一的希望了。他喜欢你,说不定你的话他会听。羽毅,我知道你有多么喜欢简痕,可是,你更不想锦言死是不是?”

    樊羽毅不说话,只是沉默着。

    “你好好想想吧。”樊琳馨叹息一声,然后转身就走,留下一个悲伤的背影。

    “琳馨,”樊羽毅叫住她,在她转过身来的时候问:“我如果和锦言在一起,你不会难过吗?”

    她并不回答,只是给樊羽毅一个悲伤的笑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