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Part 4 暖色】chapter 04

章节字数:1909  更新时间:12-07-12 1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1月的风吹在身上有一点点冷,但被温暖的阳光照耀的时候并不感觉冷,反而有一点热。

    正是黄昏的时候,很适合散步,所以公园里有很多人。夕阳很美丽,樊羽毅和夏锦言并肩坐着,却都没有看美景的心情。而樊羽毅看着夕阳下手牵手散步的一对情侣,想起自己也曾幻想过有一天和自己喜欢的人手牵着手在夕阳下散步时心里只剩下愁苦和悲伤了。

    不知道锦言此时是不是和她一样的心情。

    转头看锦言,他的脸很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自从醒来后,他就不太说话了,总是静静地坐着看书或者画画。但是这一次,他很主动地吃药,医生跟他讲他的病情的时候他也会听,虽然表情没有以前温和,但总觉得是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樊羽毅,金顺,吴芗俣以及所有关心夏锦言的人,他们在医院轮流照顾锦言,一刻也不肯轻松,因为他们害怕,害怕夏锦言说的那句“不会轻易放弃生命”的话是骗人的,等他们一松懈,夏锦言就会突然离开。

    对于夏锦言,他们已经习惯性地精神紧张了。

    今天不久前,夏锦言主动开了口。他说:“羽毅,我们去外面走走吧,在房里待久了,挺闷的。今天天气很好。”于是现在他们两个人坐在这里看夕阳。

    可是,樊羽毅已经猜到夏锦言找他的是为了什么。樊琳馨肯定地告诉她夏锦言喜欢的人是她,于是她如樊琳馨希望的那样为了夏锦言而不再纠缠简痕,跟夏锦言在一起,可是在医院里照顾夏锦言的这几天,他却一点表示也没有。

    “对不起,羽毅。”夏锦言一开口就是道歉的话。他看着樊羽毅,目光歉然,表情温柔,唇边还有一丝浅笑。

    樊羽毅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温柔,嘴角微微上扬的男孩,以为这是她的一场幻觉——她太想念那个温柔的夏锦言而生出的幻觉,因为这是她记忆里的夏锦言。记忆里的他,总是这样温柔,声音温和,笑容浅淡却给人亲切的感觉,像邻家大哥哥一样,而夏锦言,他在樊羽毅和芗俣的心里,一直是亲哥哥一样重要的存在。只是,夏父去世后,夏母扔弃了夏锦言,从此她们就再也没有见过这样温柔的锦言了。

    “别惊讶,羽毅,你应该开心才对。”伸出手揉了揉她头发,这是他以前常常做的一个动作。

    时隔几年,夏锦言再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樊羽毅有种想要大声哭泣的酸涩又兴奋的感觉。她开始还在怀疑,可是当看到夏锦言肯定地点了点头后她终于确定了答案正如自己所想象的那样。

    一瞬间,委屈如同涨潮的水,将她整个淹没,但委屈着的同时,更强烈的却是满溢的欣喜。

    “夏锦言,你太坏了。”虽然觉得哭泣是件很丢脸的事情,但她从小到大不知道在夏锦言面前哭过多少次,所以,她没有忍,而是一把搂住夏锦言的脖子在他的怀里放声哭起来。

    “太好了,锦言,我太开心了。我不知道要怎么描述我现在的这种感觉,可是我真的开心得想哭泣。”她一边哭一边说:“锦言,我真的很很很开心。”

    夏锦言沉默了很久才把抬起的手放在樊羽毅的背上,很郑重地说:“对不起,以后不会再让你们担心了。”

    “不,不需要说对不起。锦言,我要你明白,我们想要的并不是你的对不起,而是你想活下来的决定。”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再想死了,我会努力地活着,会尽量地活着。”他的声音很轻很柔,但说话的语气却让人觉得他是在发誓。

    “我们一直等的就是这一句。锦言,我终于等到了。”说着又哭了起来。心里的那种开心真的无法用言语描述,而微笑已经不能够表达,所以只好用哭泣证明。

    开心到哭泣,是因为这样的幸福实在得来不易。

    “锦言,”樊羽毅站起身,眼泪还在不停地流,嘴边却已经绽开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我要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他们一定会和我一样感到幸福,芗俣也会开心得哭的。”

    “等一下去。我叫你出来,是有另外一件事要和你说。”拉住已经站起身的樊羽毅,在她回头看向他的时候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羽毅,我以前是喜欢你,但现在,我不喜欢你了。”他的声音很轻很小心,怕伤害了她似的。

    樊羽毅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心地说:“我知道啊,我不过陪你演了场戏而已。”

    樊羽毅认为:爱情里的世界里,她只能爱一个人,也只会有一个人爱她;而在亲情和友情的世界里,她可以爱很多人,也会有很多爱她。所以,根本不是在演戏,她很认真,认真地为了那一点渺茫的希望而放弃了自己的爱情,只因为,夏锦言是他的亲人,只要他愿意活着,丢了爱情根本算不得什么。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夏锦言是真心地想要想樊羽毅道歉,若不是戴妍香告诉他樊羽毅居然因为樊琳馨的话而失去了自己的爱情,他一定还以为樊羽毅还在坚持不懈地追求着简痕。

    真想骂她傻瓜,做起决定来都不用脑子考虑的。

    樊羽毅别过头,不敢迎视夏锦言的目光,因为她知道他说的对不起想要表达的真正意思。“我去告诉芗俣他们你会接受手术的好消息了。”说完转身就跑,因为她不想夏锦言为了自己的事情歉疚或者担心。

    知道她是在逃避,但夏锦言没有去追,他相信樊羽毅能处理好自己的问题。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