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夜雨荒庙

章节字数:3140  更新时间:12-04-29 1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荒庙残破不堪,随处可见枯藤缠绕、蛛丝横生,若非余下几堵墙壁尚可抵挡风雨,南宫雨陌绝不会踏进这个鬼地方。

    她现在真后悔出门前对父亲与哥哥许下的承诺,如果早知道旅途这样寂寞无聊,她宁可待在家里,抓那几名侍卫跟她过招。

    可是父亲南宫恒用一脸赞许的表情看她:“雨儿,爹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女孩子养,你知道爹对你的期望。爹完全赞同你的决定,你是该出去历练一番,开开眼界,真正了解什么是江湖。”

    而从小双腿残疾的大哥南宫俊则对她宠溺地微笑:“我们雨儿芳龄十七了,偏偏眼高于顶,连慕容世伯家的三公子慕容笙都看不上,看来只好自己出门撞姻缘了。”

    一句话把南宫雨陌说得满脸绯红,冲上去擂兄长的胸膛:“哥哥坏,不许取笑我!要找姻缘也得哥先找,我还小,才不想成亲呢。”

    南宫世家乃是武林世家,历代枝繁叶茂,可轮到南宫恒当家主,却只生下一儿一女。长子南宫俊从小患病,落下残疾,只能靠轮椅行走。南宫夫人心疼儿子,不忍让他苦练武功,便逼着他学习琴棋书画,颐养性情。

    而南宫雨陌一出生便被当成儿子养,连名字都取得比较像男孩。虽然没有刻意隐瞒外界她是女儿身,但南宫家对她的教育与儿子无异。

    小时候南宫雨陌还意识不到自己身上的责任,稍稍长大一些,她便求母亲再为她生个弟弟,将来好继承父亲的衣钵。可南宫夫人只是苦笑,神情有些恍惚。被问得急了,才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不会有了,能够有你们俩……已经难能可贵了……”

    南宫雨陌不明白,可她发现母亲忌讳这个问题,所以她懂事地不再追问。

    现在她已经十七岁,可只随父亲出去过两次,她觉得她始终是温室里的花,没有经历风霜雨雪的考验,她怕将来难成大器。即使是女孩,她也不能给南宫家丢脸。

    于是她决定独自外出,独自去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刀光剑影的江湖。所以,她简单地收拾了行囊,一身男子打扮,不带任何随从就出门“闯荡江湖”了。

    一路走来,南宫雨陌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信马由缰,倒似去郊游一般。

    偏偏今日半路逢雨,将一人一马滞留在这荒庙之中。她见隔壁厢房看起来稍稍起眼些,便拉了马走进那厢房,又随便找了块石头,用帕子擦干净,坐等雨停。

    然后她便看到了那三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许是练武之人的天生敏感,她一下子警惕起来。大白天遮遮掩掩,不是好路数,莫非她遇到了什么邪派中人?

    直到为首少年出声断喝,她才知道自己已被发现,索性坦然走了出来。

    “三位乃是避雨而来,我恰巧比你们先到,就在隔壁坐着,只等雨过便要上路,不知哪里打扰到三位?”为扮男子,南宫雨陌刻意压低了嗓音,倒让她的声音带着一种沙沙的味道,听来仿佛有羽毛在撩拨着人心,痒痒的,酥酥的。

    少年不禁抬头看了她一眼。

    南宫雨陌怔住,这个“邪派中人”怎会长着一双如此迷人的眼睛?刚才瞧见他进来时还是气息冰冷,可此刻,当她对上他的眼睛,却发现那双眼里泛起一丝笑意。

    这笑意令他的眼睛越发生动,她恍惚觉得,那是一个春日的湖泊,碧波荡漾。

    仿佛受了魅惑一般,她忽然觉得心跳加快,连忙移开目光,冷冷道:“怎么不回答我?”

    少年抬抬手,甚至维持着烤火的姿势,没有站起来:“姑娘请坐,看你身上的衣服还未干透,万一生起病来,人在旅途,多有不便。都是江湖中人,姑娘不必忌讳,不妨与我们一起烤火吧。”

    南宫雨陌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她此刻真希望自己也戴着面具。原来这人早就看出自己是女子,原来,我的扮相竟然这么差,一眼就能被人看穿?

    郁离与明轩齐齐看向他们的堂主,刚在楼外楼杀过人,满身的杀气还未被雨冲尽,此刻却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平日里当堂主笑得温柔时,下一秒就有人命丧在他手上。而此刻,他眼里的温柔那么真实、那么纯净,那么……动人。

    看到南宫雨陌害羞的模样,少年眼里的笑意更深,瞳孔深处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怎么,害怕了?”

    微微带着挑衅的语气,声音却轻柔得犹如微风拂过。

    南宫雨陌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软了,下意识地,她不想被眼前这位少年看扁。于是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席地而坐,目光看向跳跃的火光。

    她的面容被火光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双眸沉静如水,放下一切戒备,唇边甚至带了丝浅浅的笑意,淡得如同月光。

    “姑娘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少年用手中的木棍轻轻拨弄着火堆,漫不经心地问道。

    南宫雨陌不想随便在几个陌生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便撒了个谎:“我是杭州城里人,出城去拜访一位亲戚,不想路上突然下雨,耽搁了行程。”

    见少年没有反应,她忍不住问道:“你们呢?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戴着面具,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少年轻笑:“没什么,只是相貌太过丑陋,怕吓坏了别人。”

    南宫雨陌几乎气结,长着这样一双漂亮的眼睛,他竟然说自己相貌丑陋?忽然有些生气,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狠狠瞪了少年一眼:“拜托找个好点的借口,这样的谎话骗小孩子都不信!”

    她不知道自己瞪着眼睛的样子有多可爱,那少年不禁一愣。

    南宫雨陌咬咬唇,避开他的目光:“算了,萍水相逢,我们谁也不必追问彼此的身份。雨过之后,自然各奔东西。”

    郁离与明轩互视一眼,这女孩,怎么好像有些负气的味道?

    少年看着她,瞳孔收缩,目光渐渐黯淡。默然良久,忽然看向门外,说了句完全挨不上的话:“看这样子,这场雨今天止不了了。”

    外面的天灰濛濛的,南宫雨陌觉得自己的心情也灰暗起来。若是雨不停,恐怕今天就要夜宿庙中了。可自己一个女子,面对三位陌生男子,纵然她艺高胆大,毕竟江湖经验不足……

    少年仿佛知她心意,温和的目光又向她看过来:“不必担心,我们带着干粮,若是雨不停,我们把干粮留给你,你宿在庙里,我们冒雨出去。”

    一丝轻微的颤动犹如湖面的涟漪,在南宫雨陌心里悄悄扩散。这个素昧平生的男子,为什么会对她如何温柔呵护?

    她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讷讷道:“不必,反正这里还有厢房,我的马也在里面,大不了我宿厢房,你们留在殿内。”

    少年想了想,轻轻点头:“这样也好,留你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我们也不放心。”

    那场雨果然没有停歇,反而越下越大。到黄昏时,少年命郁离、明轩拿了干粮出来,分些给南宫雨陌,等她吃完,又折了些木料,到隔壁为她生火。

    等一切安排妥当,少年才回到殿内,坐在火堆前。看着眼前的火光,思绪不知飘向了何方,一双黑瞳深得见不到底。

    “堂主。”郁离轻轻唤了声,期期艾艾道,“堂主莫非……对这位姑娘……”

    少年似乎苦笑了一下,满眼落寞:“你以为我对她有好感?”

    “……是,属下看堂主很关心这位姑娘。”

    “怎么会?萍水相逢,转眼便是路人,再不相干了。像我这样的人,一辈子只该绝情绝爱……”他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指尖,“这双染满鲜血的手,怎配去拥抱心爱之人?何况,我根本无法预料,我什么时候……会死无葬身之地。”

    “堂主!”郁离跪起身来,看着少年,声音微颤,“请不要这么说,等大王成功了,我们的使命就完成了。”

    这少年,分明就是来自黎国的“貔貅堂”主苍夜。

    看到自己忠诚的属下露出惶恐不安的表情,苍夜微微笑了:“我从来没抱什么希望,大凤有麒麟王,这铁桶江山,恐怕谁都无法撼动。而我……”他的声音低下去,几不可闻,“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

    夜深了,南宫雨陌却睡不着。她的眼前一直浮现出黑衣少年那双绝美的眼睛,那双眼睛,若是长在女子脸上,将会迷倒多少男子?可它偏偏长在男子脸上,而这个男子,时而冷漠,时而温柔,时而又散发出淡淡的忧伤与迷惘。真是谜一样的人啊!

    她侧耳倾听,隔壁没有声音,于是她悄悄出来,走到殿外。殿门虚掩着,里面火光未熄,还有此起彼伏的鼾声传出来。

    她心中微微一动,这三人竟然毫不防备她,否则怎能睡得这么熟?一念至此,心中不知道是喜悦还是苦涩。

    她悄无声息地推门进去,见那少年背靠柱子,闭着双眼,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鬼使神差地,她伸出手,轻轻揭下他的面具。

    然后她整个儿呆住——这世上竟有如此漂亮的男人,他是天上的神仙下凡,还是山中的妖灵出世?

    忽然,她的手被一双修长的手抓住,少年猛地睁眼,目光锁在她脸上,森冷如刀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