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倾盖如故

章节字数:2429  更新时间:12-05-02 0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兰陵酒楼是麒麟王萧暮寒的产业,面临泊月湖。萧暮寒最喜欢邀上三五好友,趁夜前来,临湖观月,浅斟低酌。

    而此刻正是午时,掌柜见萧暮寒前来,连忙将他恭迎进去,引上二楼,打开面南的一个雅间。少年抬头,正看到雅间的门楣上写着两个字:岱舆。一丝笑意从唇边掠过,少年回眸看萧暮寒:“王爷好雅趣,此间名岱舆,莫非还有员峤、方壶、瀛洲、蓬莱不成?”

    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乃是渤海之东五座仙山。

    萧暮寒微笑:“正是。”

    两人进去坐定,萧暮寒吩咐侍卫们不必守着,自去楼下用餐。于是这间干净雅致的房间里便只剩下萧暮寒与那黑衣少年。

    兰陵酒、白玉盏,萧暮寒轻轻端起,姿态优雅。少年看得发怔,他只觉得,人面与酒,俱是琥珀之光。这位驰骋沙场、无坚不摧的大将军,平日竟是如此温润的模样,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可是他的眼睛那样明亮,让他觉得他仿佛能看到他心底。

    这个人,长着一双慧眼,还有一颗慧心。

    少年心里泛起异样的感觉。萧暮寒,明明初见,却为何让他觉得似曾相识,那么亲切?轻轻抿一口酒,心底漾起浅浅的暖流。

    “怎么,你吃饭都要戴着这斗笠与面纱么?”萧暮寒的声音令少年微微一震,他抬起头,正对上萧暮寒含笑的眼睛,“莫非你在躲避仇家,故而不肯露出真面目?”

    见少年一愣,他不语,只是用那双真诚而温暖的眼睛看着他。

    少年终于伸出手,缓缓揭下斗笠。这下轮到萧暮寒怔住了,他恍惚觉得,他看到了一朵红莲,冉冉开在深谷里,清冷、孤寂,却美丽到极点。

    这少年正是苍夜。他奉子涵之命来到京城,有意接近萧暮寒,他要他伺机刺杀他,为他逐鹿中原除去最强的敌手。

    他还给了他一个名单,那名单上的人都是大凤的朝廷重臣,这些人也是他要除去的目标。就算杀不死萧暮寒,这些人的死,也足以引起朝廷动乱。

    江湖已经在貔貅堂的阴影中惶惶不安了,若是朝廷再来个风雨飘摇,大凤朝岌岌可危。而子涵却在厉兵秣马,只待时机成熟,便一举发兵攻下大凤。

    “谢谢你。”萧暮寒忽然说了句。

    苍夜困惑地看他:“为什么?”

    “因为你信任我。”不过简简单单一句话,却令苍夜忽然有了流泪的冲动。他暗暗咬牙,提醒自己,眼前之人是你要对付的仇人,你怎么可以被他只字片语感动了?

    苍夜,你还是无极训练出来的影卫兼杀手么?你,不过是一把利器、一个工具。你的命是大王的,不是为他杀人,就是为他死。

    有一瞬间,萧暮寒看到这少年眼底泛起浓浓的悲凉,可是他很快垂下眼帘,掩去所有表情,淡淡地道:“我们素昧平生,我不必防你。”

    萧暮寒默然良久,轻轻道:“那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么?”

    苍夜垂下的睫毛颤动了一下,慢慢抬头:“我叫……夜。”眸光沉寂,深黑如夜。

    “夜?”萧暮寒喃喃低语,“夜是黑暗的,可你的心中充满阳光。”

    苍夜看着他,唇边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何以见得?”

    “若没有满腔热血,一副柔肠,你方才为何出手救人?那女子与你非亲非故,你原可以视而不见。”萧暮寒直视着他。

    苍夜怔了怔,轻轻摇头:“不是,我只是见不得那富家公子嚣张跋扈的样子。”

    萧暮寒笑了,俊朗的笑容仿佛照亮了苍夜苍白的脸:“嫉恶如仇,性情中人,看来我一点也没有看错你。”他举起酒杯,“愿意交我这个朋友的话,便干了此杯。”

    苍夜也不禁笑了,举杯一饮而尽。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带笑的声音:“寒儿,你在里面?我进来了。”

    那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低沉醇厚的语声,慵懒的、漫不经心的,却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贵气。

    萧暮寒站起来,转身开门,躬身道:“皇叔,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苍夜心头一动。皇叔?莫非是大凤当今天子萧重彦的二弟逸王萧沉璧?

    麒麟王萧暮寒的祖父与大凤天子萧重彦的父亲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当年曾因功高盖主,横遭猜忌,最后被削去爵位,流落民间。

    那时萧重彦只有二十多岁,与萧暮寒的父亲、他的堂弟关系密切。可惜从此一个在皇宫、一个在民间,彼此天涯相隔,竟再也没有见面。

    直到先皇驾崩,萧重彦登上帝位时已经三十岁。他花了十年时间寻找自己的堂弟与他的后人,可是他们杳无音讯。他猜想,他的堂弟必定是寒了心,不愿再出世。可是他没有放弃,一直不停地找。

    直到五年前,他终于找到萧暮寒,那时,萧暮寒的父亲已经亡故。

    为弥补对叔父与堂弟的亏欠,萧重彦把当年叔父的封号赐给萧暮寒,从此萧暮寒由一名江湖中人进入朝廷,以他的经天纬地之才,赢得萧重彦最大的赏识与器重。

    而这位被封逸王的萧沉璧,据苍夜了解,性好自由,为人散漫不羁,不喜朝廷礼仪规制,也不愿为国出力。故此萧重彦曾恨铁不成钢地骂他:“似你这般不求上进,朕便封你做个安逸逍遥、无事一身轻的王爷罢了!”

    于是逸王二字由此而来。

    萧沉璧面带笑容,潇潇洒洒地走进来,冲萧暮寒挥挥手:“寒儿,跟二叔还来这套规矩,免了免了!”

    萧暮寒好脾气地笑,摆手请他坐下:“皇叔,寒儿今日结识了一位朋友,引他来此饮酒。不想皇叔也在,正好让寒儿敬你……”

    语声顿住,萧暮寒奇怪地发现,他的皇叔正一眼不眨地看着苍夜,脸上的表情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又好像很困惑、很迷茫。

    而苍夜被他看得低下头,有些手足无措。

    萧暮寒连忙为苍夜解围:“皇叔,这位便是寒儿新结识的朋友,叫夜。”

    萧沉璧如梦方醒,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尴尬地笑笑:“抱歉,本王看着这小兄弟面善,有些失态了。”

    萧暮寒笑道:“皇叔看着他也觉得面善么?寒儿乍一见他,也觉得好像在哪里见到过。看来,夜与我们都有缘分呢。”

    苍夜腼腆地一笑:“草民身份卑微,哪里有缘见到两位王爷?”

    萧暮寒亲自为萧沉璧斟上酒,萧沉璧却只顾看着苍夜,蔼然道:“夜是哪里人?”

    苍夜道:“回王爷,草民本是武陵人氏,长大后漂泊江湖,四海为家,反倒不知家在何处了。”

    萧暮寒点头沉吟:“难怪你口音那么杂,我都听不出你是哪里人。对了,这次你来京城,打算滞留多久?我们初识,我很想与你多盘桓些时日。”

    “我也不知,不过是随处走走,多久都可以。”

    “哦?”萧暮寒大喜,“那你住在哪家客栈?我可以去找你么?”

    “城中京云客栈。”

    “哦,原来是那家,那是江南南宫世家在京城的产业。”

    萧沉璧独自举着酒杯,却一滴酒都没有喝下去。他好像在听着他们的对话,但眼神却飘得很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