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心绪迷离

章节字数:2834  更新时间:12-08-19 1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宫雨陌醒来时天已大亮,睁开眼睛就觉得窗外射进的阳光分外刺眼,头很痛,口干舌燥。她一眼看到床头矮几上放着一杯茶,扑过去拿起来就喝。喝得太快,几乎呛到,舌尖尝到苦涩的滋味,隐隐觉得恶心欲吐。

    用手抚住胸口,慢慢调息,让自己的神智变得清醒些。昨晚似乎喝了不少酒,女儿红的香味还萦绕在鼻端,是不是醉了?还好没吐……脑子里隐约的印象像一团雾,雾中有一双明亮的眼亮……

    她腾地跳起来,四下张望。房门关得好好的,窗子也关着,但没插上。她披衣下床,奔到窗前,伸手推窗。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她大口呼吸,感觉肺里舒适了许多。

    后院是厨房、马厩,现在已经热闹起来。远处的河流、街巷、楼台、店铺沐浴着阳光,一切都在清晨里醒来,带着生机勃勃的色彩,京都的繁华在井然有序的节奏里渐渐展开画卷。

    昨夜湖边那团篝火、那个既真实又缥缈的少年、那缕幽咽悲凉的箫声,如同一个梦,醒来就消失不见了。

    夜,那双残留在我脑海里的眼睛是你的么?昨晚你来过,在我酒醉之后?不,不,怎么会,你连我的名字都不肯问,完全把我当作路人,你怎会特意来找我?是我喝多后产生了幻觉吧?

    我真傻,喝得糊里糊涂,自己关上门,自己倒了茶,还自己上床睡觉,这些都统统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编织的那个幻象……

    她摇摇头,努力摆脱脑子里那种晕眩的感觉,慢慢梳洗好,换上男装。踩着楼梯下来的时候,她感觉脚下仍在飘浮。心中暗道,宿醉的滋味真不好受,难怪爹娘和哥哥都不准我饮酒,说酒能伤身。

    南宫雨陌,你什么时候开始效仿小女儿的行为了?你可不是伤春悲秋的闺阁女子,你是南宫家的小姐,是快意恩仇的江湖儿女啊!

    “小公子,昨晚休息得好么?”罗掌柜亲切的笑脸迎上来,可看清南宫雨陌的脸色,他立刻笑不出来了,“你看起来很憔悴,是这里住着不习惯,没睡好?”

    南宫雨陌苦笑,罗叔,要怎么告诉你,我对一个才见过两面的男子念念不忘,为了他的冷淡疏离,竟至独自借酒浇愁?南宫雨陌,你真是丢脸。

    “可能独自来京城,有点兴奋,昨晚到下半夜才睡着。”她轻松地道,“反正这两天没事,我困了倒头就睡,睡醒就出去闲逛,自由自在的,你不必担心我。”说罢灿然一笑,向罗掌柜挥挥手,“听说京城的天外香包子很出名,我现在就出去买几个尝尝。”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紫衣的中年男子背负双手,施施然从门外走进来,明明这里是客栈,可看他的样子好像在郊外踏青。修眉斜挑、凤眸微张,浑身透出一股慵懒、散漫的气息。

    罗掌柜又惊又喜地迎上去:“王……”来人扫他一眼,示意他噤声,罗掌柜忙压低声音道:“王爷今日怎会大驾光临?”

    南宫雨陌一愣,王爷?她上下打量来人,看他这样子,难道是传闻中的逸王萧沉璧?世人皆道逸王萧沉璧生性懒散,不喜朝廷规制束缚,所以就当了个安享太平的逍遥王爷,每日上个早朝,做做样子,但从不参政,当今天子也不管他。

    反而是那个从民间找回来的堂侄萧暮寒,因为文武全才、忠肝义胆,极得皇帝赏识,倚为左右手。

    因为萧暮寒的关系,南宫雨陌对萧沉璧颇有好感,礼貌地向他微微一笑。

    罗掌柜赶紧为双方介绍:“这位是我们南宫家主的千金南宫雨陌,这位是……”他向两边看看,见无人注意,才继续道,“是当今天子的二弟,逸王千岁。”

    萧沉璧看南宫雨陌一眼,唇边划过一缕若有所思的笑容:“南宫雨陌,南宫俊的妹妹?”

    “是,王爷。”

    “我听寒儿提过南宫俊,他认识你家哥哥时,你还是个黄毛丫头。要是寒儿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肯定要眼前一亮了。”

    “王爷怎么会认识罗掌柜?”南宫雨陌好奇地问道。

    萧沉璧笑道:“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平生最大的爱好是什么?是吃喝玩乐。所以,满京城的酒楼、店铺,凡是能玩的地方,我都混得很熟。你们南宫世家在京城的客栈、酒楼都很出名,我不仅认识罗掌柜,还认识你们玉京楼的白掌柜。”

    罗掌柜也忍不住笑了:“王爷平易近人,草民才有机会一睹尊颜。”顿一顿道,“王爷此来怕是有事?我们不妨到里间去谈,这里人来人往的不方便。”

    萧沉璧点点头。罗掌柜把他与南宫雨陌引进自己住的厢房,请萧沉璧坐下,恭敬道:“不知王爷有什么吩咐?”

    萧沉璧道:“也没什么大事,我来向你打听你这儿住着的一位客人。”

    “什么客人?”

    “确切地说,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夜,长着一张比女子还要漂亮的脸,却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

    南宫雨陌一震。萧沉璧敏感地抬起眼帘:“南宫姑娘莫非认识这个人?”

    南宫雨陌只觉得这一瞬间,萧沉璧的眼睛亮得照人,完全不像刚才那种懒洋洋、漫不经心的样子,反而给人洞察一切的感觉。可是当她再看时,萧沉璧的眼睛又眯了上去,就像一只午后阳光里的猫。

    南宫雨陌想,从早上起来到现在,我怎么一直神思恍惚?可是,他说的是夜,他说夜住在这间客栈里,难道昨晚……真的是他来过?

    罗掌柜沉吟道:“叫夜的人,长着一张比女子还要漂亮的脸……我没什么印象……”

    “哦,他戴着斗笠,蒙着黑纱,身上也穿一身黑衣,整个人就像笼在黑暗中一样。当然,我看到他时他是这副模样,但在你店里,他也许换作另外的打扮了。”

    罗掌柜好像想到什么:“对了,昨天晚上,天璇二号、三号的客人很晚退房,是三个人,其中一个穿一身黑衣,戴一张极薄的银质面具,我看不见他的脸,只看到这人的目光,冰冷而神秘……”

    南宫雨陌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捅了一下,又酸又麻又痛的感觉瞬间扩散出去。夜,他一定是夜,原来他……原来他和我住在同一家客栈,可是他知道我在这里,立刻就退房了。为什么?

    难道昨晚的幻觉不是幻觉,是真的?可是,夜,你既然来照顾我,为什么转眼又悄无声息地离去?你是有意避开我么?你唯恐与我沾染上什么关系?

    罗掌柜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继续道:“王爷,你知道,我这里是客栈,每天来来往往的江湖中人不计其数,我们都是来者不拒的……”

    萧沉璧摆手,笑吟吟地道:“我只是随便问问,又没什么事。这个人是我和麒麟王偶然遇见的,寒儿对他极有好感,想跟他交朋友。我也觉得这小子不错,今日正巧路过,顺便进来看看。既然他已走了,那就算了。”

    南宫雨陌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儿,面色比刚才更加苍白。连罗掌柜也觉察到了,关心地问道:“小公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有没有生病?怎么我看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南宫雨陌摇摇头,唇角浮起一缕淡淡的笑容:“我没事。”

    “南宫姑娘,你是一个人来京城的?”萧沉璧问道。

    “不是,我哥很快就要到京了,他是来拜会麒麟王的,他腿脚不便,我比他先来,在此等他。”

    “哦,若是如此,我们很快就可以在麒麟王府再见了。我是寒儿府上的常客,也听他提过你哥,颇有相交之意。”

    “谢谢王爷厚爱,等我哥到了,我们便去府上拜谒。”

    “那好,我告辞了。”萧沉璧起身出来,南宫雨陌却已没了上街的兴致,转身上楼,把自己关进房间里。

    萧沉璧刚到客栈门外,就有一顶轿子迎上来,一名侍卫打扮的男子凑上前,向他低低禀告了几句什么。

    萧沉璧脸色大变,呆了一会儿,坐进轿里,垂下轿帘:“走,我们去醉红颜。”

    等他的轿子离去,有一个灰色人影从墙角走出来,默注萧沉璧离去的方向,半晌,折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眨眼就消失了踪影,好像刚才根本没有这个人出现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