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章 淡漠疏离

章节字数:2694  更新时间:12-05-06 15: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苍夜只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沉入了冰窟中,所有血脉都被冻结,若非死死握紧自己的拳头,靠指甲刺入掌心的疼痛提醒自己,他会忍不住牙关打战。

    他慢慢抬起头来,看着那张毫无表情的脸,眸色幽深如墨,一字字道:“请师父恕罪,夜已是大王的影卫,唯大王之命是从。”

    独孤玄面色一变,眼里闪过针尖般的锋芒,伸手,掌心摊出一块金牌:“这是大王赐的金牌,我是大王的特使。”

    苍夜感觉到掌心粘腻,鲜血从指甲里渗了出来,他努力调息,让自己保持冷静,道:“这女子只是一位路人,与夜毫不相干。我们虽是杀手,但也是有目的地杀人……”

    “你不肯杀她,就证明你在乎她。”独孤玄冷然道,“在无极训练两年,你杀过多少人?他们是与你一同受训的,你都可以亲手杀了他们,何况只是个陌路人?”

    “正因为是陌路人,我才没有理由杀她。”

    独孤玄猛的一脚踢上去,踢在苍夜胸腹之间。苍夜用力撑住自己,才没有向后跌倒。身子晃了晃,一股血腥味涌到喉咙口,他用力将它咽下去,脸色已苍白如纸。费力地跪直身子,苍夜垂眸,让睫毛掩住眼睛里一切情绪。

    “狡辩!”独孤玄厉喝一声,“分明是你对那女人动了心,所以你变得软弱,变得优柔寡断!”

    苍夜抿紧嘴唇,一言不发,他知道再怎样辩解都已经没用。

    “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来这里,你把她的头颅带来。如果做不到,我会如实向大王禀报。”

    “这三天夜在麒麟王府,恐怕没机会动手。”

    独孤玄冷笑:“想办法解决。”语闭,一股冷风从苍夜身边掠过,独孤玄已失去了踪影。

    “堂主!”郁离与明轩上前扶起苍夜,急声问道,“堂主你伤得如何?”

    苍夜摆摆手,费力地道:“我没事。我现在得收拾随身衣物,到麒麟王府去,这三天你们抓紧调查李泊与樊蠡的弱点。如果遇到时机,就杀了他们。”

    “是,属下遵命!”

    麒麟王府,南宫俊已命随从回京云客栈去拿行囊过来,他与南宫雨陌跟王府管家往客房走。南宫雨陌一路看着王府春光,心思不知道飘向了何处。

    “雨儿。”南宫俊叫她,“跟我过来。”

    把南宫雨陌叫到自己那间客房,南宫俊抬眼看着妹妹,问道:“雨儿,你和苍夜不是第一次见面?”

    “我……”

    “你别瞒我。”南宫俊略带责备的语气中掩饰不住宠溺,“我是你哥,对你不要太了解。你眼神闪一下,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跟这个苍夜绝不是第一次见到,而且,我看得出来,你很关心他,对不对?”

    南宫雨陌说不出话来,只是怔怔地看着地面。南宫俊见她的样子,不禁展颜笑道:“看来我们雨儿真的有心思了,这是好事,干嘛愁眉苦脸的?”

    南宫雨陌苦笑:“哥,你什么都不知道!”

    南宫俊摊摊手:“是啊,我是不知道,所以才要问你嘛。女孩子的心思,我这大男人怎么猜得到?”

    南宫雨陌被他调侃的语气逗笑了,娇嗔地唤了声“哥”,扭头看窗外,眉间泛起怅然之色,喃喃道:“其实,我也不懂……我只是觉得他是个很特别的人,让我……情不自禁地记挂着。”

    “那他呢?”

    “他……他对我若即若离,总是给我很神秘的感觉,好像在躲避我。”

    南宫俊皱眉:“难道,这跟他身份有关?”

    “我想是吧……他是杀手,而我是名门正派的,可我不在乎……我不知道爹娘会不会在乎,哥,你会在乎么?”

    南宫俊微笑:“傻丫头,说话语无伦次的,看来果然是动了心,被苍夜迷住了。这人我看着也是不同寻常呢,初见他,觉得他冷漠又孤独,很符合他杀手的身份。可偶尔从他身上流露出少年人的纯净气息,又让人感觉他还是纤尘未染的样子。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手上染满血腥的杀手。”

    南宫雨陌不禁露出笑颜,哥哥的话大大鼓励了她。能够得到哥哥的支持,是不是自己离苍夜就近了一步?苍夜,你还在担心什么?还要避着我么?

    苍夜来时,脸上已涂过伤药,看不出挨打的痕迹。中午,萧暮寒与妻子、儿子,加上萧沉璧、南宫兄妹、苍夜一起用餐。

    苍夜第一次感受到家人朋友聚在一起的温馨融洽。喝过酒后的萧暮寒更加洒脱奔放,而萧沉璧懒洋洋的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南宫俊谈起当初萧暮寒在武林中的光辉历史,讲得神采飞扬。南宫雨陌则噙着微笑,兴致勃勃地听哥哥讲话。

    苍夜只是默默看着,他觉得,这样欢乐的场面,离自己那么遥远。

    下午萧沉璧回逸王府,萧暮寒兑现自己的承诺,教苍夜易容术。

    黎国位于大凤朝西南方,精巫蛊、药物,但不擅长易容。苍夜毫无武功根基,在无极两年,却带着狼一般疯狂的执念,激发出身体全部潜能,去学习武功、轻功。那段耻辱的历史犹如一条紧紧跟在他身后的鞭子,令他停不下来,只能拼命奔跑、前进。

    他要摆脱那条鞭子,他要重新书写他的人生,他要报答子涵的救命之恩。所以,他对自己苛求到残忍的地步,即使无极的训练没那么残酷,他也将自己逼到了极点。

    那个下午,萧暮寒循循善诱的态度、和熙如春风的笑容,令苍夜觉得身边这个人如父如兄。这种感觉像一块沉重的石头,牢牢地压在苍夜心头。

    他一次次失神,想到独孤玄的命令,想到那份暗杀名单。

    “夜,你走神了。”萧暮寒适时地提醒他,不急不恼,也没有教训的态度,却令苍夜愧疚地低了头,讷讷道:“对不起,萧大哥,我只是有些不习惯。”

    “怎么了?”

    “劳烦萧大哥,夜心里不安…。。”

    萧暮寒失笑:“夜,你若再跟我这么客套,我可要怀疑你不是江湖人出身了。”

    江湖人…。。。苍夜心里泛起苦涩的滋味,做一个江湖人,可以快意恩仇、狂放不羁,而我没有这种自由。

    “是,夜太拘泥了,萧大哥莫怪。”轻轻一笑,苍夜把眉宇间的怅惘一扫而空。

    “我把南宫兄妹留下来了,请他们多住几日。”萧暮寒忽然冒出一句话。

    苍夜一愣。萧暮寒偏偏头,示意他看窗外。苍夜扭头,看到一个白色窈窕的身影在院门口一闪而逝。

    他的脸色不禁更白了。

    夜,月色很淡,麒麟王府内星星点点的灯光混合着空气中氤氲的花香,令人觉得份外安心、宁静。

    苍夜站在院子里,仰望着穿梭于云中的那弯弦月,唇边展开一抹讽刺的笑容。一名常年躲在黑暗中的影卫与杀手,什么时候有这种闲情逸致欣赏月光了?杀人或被杀,这是你全部的使命,不是么?

    记忆慢慢飘往黎国冷宫,想起母亲温柔美丽的容颜,想起母亲教自己琴棋书画,想起十三岁前那些枯寂却平静的生活……风吹过,眼睛有些酸涩。

    “夜。”轻柔的语声在身后响起,苍夜的脊背不觉一僵。他慢慢转过头去,看到南宫雨陌穿一身白色的裙裾,静静站在门口。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下来,直垂到腰间,越发衬得肌肤如雪、眉目如画。

    夜风拂动她的发丝,带着梦一般的轻柔。

    “南宫姑娘。”苍夜微微欠身,彬彬有礼的态度,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

    南宫雨陌一怔,是表示不欢迎么?

    “夜,我来是想问你一件事。”目注苍夜,南宫雨陌的眸子又黑又深,交织着月光与灯光,些许迷离、些许忧伤、些许期盼,“那天我在京云客栈喝了酒,是不是你来过?”

    苍夜侧着身子,一半面容隐在黑暗里,另一半面容在灯光下有些模糊,他的声音一如他此刻清冷的目光:“我没去过京云客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