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九章 背后下手

章节字数:2645  更新时间:12-05-08 07: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誉王府中,苍夜正拿着萧暮寒送给他的龙麟匕把玩,而萧暮寒就坐在他对面,忽然,一阵强烈的心悸如电流般袭过全身,他的手猛地一抖,匕首划破手指,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夜,你怎么了?”萧暮寒大惊,苍夜的手一向很稳,现在怎么连一把匕首都握不牢?“你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是不是身体……”下意识地伸手去碰他的额头,动作那么自然,就像是对自己的兄弟。

    没有异常,可苍夜的脸色苍白得可怕。

    苍夜抬起眼帘,正对上萧暮寒的眼睛,两人的视线近在咫尺。他看到那双眼睛又黑又深,里面盛满担忧与关怀。苍夜的目光躲闪了一下,讷讷道:“我……我没事,刚才突然手颤了一下。谢谢萧大哥,这匕首这么贵重,夜受之有愧。”

    萧暮寒脸上露出清风朗月般的笑容,令人觉得舒心:“朋友之间就不必客气了。”

    正在这时,屋外响起侍卫的声音:“禀王爷,龙镜阁传来消息。”似乎顾忌到苍夜在屋里,来人没有说下去。

    萧暮寒道:“上来吧,但说无妨。”

    侍卫到门口,单膝跪地:“昨日申时,吏部尚书李泊到禅积寺为他重病的父亲祈愿,被人杀死在寺中,随行的两名护卫、四名家丁都死于非命。”

    萧暮寒一惊:“可有僧众或香客看到凶手?”

    “凶手是两名黑衣蒙面人,光天化日下杀人,出手利落,身形飘忽,一击即中。香客们甚至来不及看清他们的样子,还以为大白天遇见了鬼。”

    苍夜面容平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只是,悄悄松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好像蒙上了一层阴影。眼角的余光中看到萧暮寒紧皱双眉,脸上露出深思之色,片刻后道:“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

    侍卫应声退下,萧暮寒回首看苍夜:“夜,我出去一下,你可以试试我教你的易容术。晚上我命人传膳到客房来,我们好好喝几杯。”

    送萧暮寒出去,苍夜缓缓坐下,想起刚才的那阵心悸,有极不好的感觉涌上来,可是自己又摸不到头绪。他把目光投向窗外,整个王府荡漾在春风里,温暖而明媚。静坐良久,觉得有什么东西悄悄在心底滋长,像雨后山林里冒出的菌菇,密密麻麻塞满了胸腔。明明很多,却又觉得很空。

    夜晚,萧暮寒果然如期而至,吩咐下人将晚餐送到客房,又搬了几坛酒过来。萧暮寒笑语晏晏,兴致颇高:“这是江南的杏花酒,我专门托人从江南买来的,是十年窖藏的好酒。南宫他们在时没好好尽兴,今日我俩一醉方休。”

    “出了李泊的案子,萧大哥还有心思喝酒?”苍夜问道。

    萧暮寒怪异地看他一眼,挑了挑眉:“京城三天两头发生命案,难道我就整日忧心忡忡?再说,我只管军务,这审案判刑之事,是衙门里负责的,与我无关。”

    苍夜自己也觉得问得奇怪,有些不好意思:“我还以为萧大哥什么都管。”

    “哈,那样我未免操心太多了,皇上给我的俸禄好像还不足以让我拼命哦。”萧暮寒挤挤眼睛,扮个促狭的笑脸,俊朗的面容因为这一笑而显得格外年轻、光彩照人。

    苍夜由衷地笑了,他发现跟萧暮寒在一起,自己很容易就被他感染了。这个人,不愧是大凤朝最出色的将军,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别人。

    唇边刚刚启开笑容,他又蓦然惊醒了,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地、面对何人。怎么可以,自己这些年被千锤百炼,变得坚硬而冷酷的心,怎么可以在敌人面前软化?

    那抹笑容收敛得太快,萧暮寒瞥见他的表情,倒酒的动作微微一滞,抬起头来,研究地看着他的脸,直到看得苍夜不安地垂下睫毛,他才绷不住笑道:“夜,自从雨陌走后,你一直魂不守舍、情绪不宁。”

    “我没有……”苍夜低声嗫嚅,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样子说不出的乖巧。

    “别抵赖。”萧暮寒笑,“我目光如炬。”明明是温柔的语气,却让人感觉出强势,苍夜嘴里发苦。“你看,你的表情都写在脸上呢,一会儿喜、一会儿忧、一会儿惆怅、一会儿不安。既然放不下,何不跟雨陌走?”

    苍夜几乎吃惊地跳起来:“没,我没有,萧大哥误会了,我和南宫姑娘……只是萍水相逢……”

    萧暮寒嗔怪地摇摇头:“你啊,就是口是心非。我是过来人,怎会不明白你的心思?杀手的身份又怎样?谁不为生活所迫?有时候人被迫干一些违心的事,可只要他本性善良,他就可以被原谅。”

    苍夜的手轻轻一颤,仿佛为了掩饰什么,他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萧暮寒急忙道:“等等,等等,我还没喝呢,要喝一起喝。”说罢把自己那杯也喝掉了,看着苍夜,脸上、眼里都是笑意,“我就知道,跟夜兄弟在一起,喝酒就是爽快。”

    接下去轮到苍夜主动为他服务,一次次为他倒满酒,而萧暮寒一次次干掉。

    自从逃离大王子子淹的魔掌,被送入无极接受残酷的影卫训练,整整两年,苍夜都没有喝过一滴酒,因为他必须保持清醒。来到大凤,成立貔貅堂后,他更加严谨自持,只是偶尔才碰一下酒杯。

    今天似乎是第一次这样放开怀抱,无所顾忌地畅饮。可是他仍然是有节制的,一个念头始终在心底盘旋:这是一个好机会,与萧暮寒单独相处,身边甚至连下人都没有。萧暮寒对他毫不设防,那么,他是否可以伺机出手,除去大王最忌惮的这位对手?

    除去萧暮寒,大凤朝的万里长城就轰然倒塌了。凤宣帝失去最有力的臂膀,他靠谁去抵抗黎国大军?大王自从接掌王位,三年来励精图治、增补军需、扩充军容,黎国的实力何止比先王在时强了十倍?

    大王若能夺下大凤江山,宇内便再无敌手,一统天下指日可待。这样,他是否就报答了他的知遇之恩、救命之恩?

    苍夜闭了闭眼睛,那些被子淹监禁、蹂躏的屈辱画面闪电般从脑海中掠过,最后定格在子涵对他伸出的修长有力的手上。

    “夜,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觉得,你是一只骄傲的、不肯屈服的豹子。大王兄不懂珍惜你,却把你当成泄欲的工具,他真愚蠢。这些年他荒淫无度,才会导致今日的灭亡!”子涵沉着有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而我赏识你,所以,你肯不肯为我效命?”

    定定神,苍夜又提起酒壶,为萧暮寒斟满:“萧大哥既然高兴,夜就陪萧大哥一醉方休。”

    萧暮寒回眸看他,目光已经有些朦胧,白皙的脸上浮起一层红晕,语声不清道:“好啊……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尽兴了。远离江湖,就缺少豪情……平日多的是官场上的应酬,那些人……好无趣……来,夜,我们干!”

    再喝三杯,萧暮寒的面容就变得模模糊糊,眼神浑沌,眼皮一直在往下沉。苍夜伸手拿下他的杯子,轻声道:“萧大哥,你喝多了,我请侍卫扶你回去歇息吧。”

    “不,我没事,我还没尽兴……”语声未歇,萧暮寒就软软地趴在桌上。

    苍夜起身走到门边,打开一丝门缝,警觉地向外看了看。萧暮寒带来的侍卫都守在院门口,没有主人吩咐,绝不靠近。

    他转身回来,站在萧莫暮寒身后,听萧暮寒迷迷糊糊地嘀咕着什么,可是听不清楚。他轻轻推他,轻轻唤了两声“萧大哥”,萧暮寒纹丝不动。

    苍夜从身边取出萧暮寒送给他的龙鳞匕,死死握紧,慢慢扬起。匕首上雪亮的光芒照出他苍白如纸的脸,那张脸上像镀了一层寒霜,冰冷得没有人类的感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