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识破真相

章节字数:2982  更新时间:12-05-09 07: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拂云府衙,知府翁叔元一脸阴郁地坐在书房里,面对一叠打开的案卷。因为焦躁,他无意识地一只手敲着桌面,另一只手揉着发痛的太阳穴,眉心皱得犹如深壑。

    “大人。”师爷方儒和捕头乔适一前一后走进来,看着知府大人焦头烂额的样子,方师爷上前劝道,“大人这样焦虑也于事无补,皇上给了一个月的破案期限,现在才刚开始。”

    翁叔元沉沉叹道:“不是期限问题,实在是被杀的这两个人都身居高位,死因没有查明之前,朝中人心惶惶,猜测什么的都有。朝廷一下子失了两大支柱,皇上已经震怒。压在我们身上的责任太重,绝非死一两个市井小民能够相比的。我办案至今,还没有遇到这样棘手的问题。刘佑诚死得诡异,凶手就像幽灵;而李泊死于光天化日之下,凶手同样缥缈无踪……。”

    没有说话的乔适谨慎地开口:“大人,这两人会不会出于同一原因被杀?”

    翁叔元摇头:“这两人脾气不对路,平时在朝中走得很远,除了同朝为官,他俩简直风马牛不相及。若说他们为同一原因被杀,我实在找不出理由。”

    方师爷也道:“是啊,刘佑诚喜欢女色,而李泊不近女色,他们话不投机。刘佑诚死于妓院,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红颜祸水;而李泊死在寺庙,却让人毫无头绪。”

    一时三人都陷入沉默,人人脸上都带着凝重之色。

    半晌,方师爷道:“大人,依卑职愚见,只有那禅积寺行凶的两人还勉强算得一点线索。凶手杀人手法狠辣、行踪飘忽,看来不是一般人,而是职业杀手。我们可以从这点下手,查一查李泊有没有冤家对头,有没有可能买凶杀人。”

    乔适道:“另外,卑职加派人手,在京中各大客栈查问,这几日有无形似杀手的江湖中人出现。”

    屋顶上,一条黑影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双眸在黑暗中发出清冷而明亮的光芒,待师爷与捕头双双离去,他的身形犹如叶片般飘起,瞬间消失了踪影。

    城东樊府,刚过而立之年的户部尚书府樊蠡正伏案疾书,他的夫人戚氏端着茶托进来,将茶杯放到他面前,柔声道:“老爷,早点歇着吧,伤寒才刚好一点,实在不宜劳神。”

    樊蠡看她一眼,温和地微笑:“我没事,夫人只管自己去休息,我还有一个折子要写,急需呈给皇上,很快就好。”

    戚夫人心疼地苦笑,上前为他轻轻揉捏着肩膀,埋怨道:“你啊,总是这样卖命。”

    “夫人说哪里话?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当朝天子仁德无双,我辈有幸事明君,岂能怠乎职守?”

    一条黑影紧贴在屋顶,一双鹰隼般犀利、秋水般冷洌的眸紧紧盯着屋里的樊蠡。若是在灯光下,便能看清他眼里不断变换的复杂神色,可是黑暗淹没了一切,谁也看不到。

    直到戚夫人姗姗离去,黑影警惕地向四周观望,院子里有几名侍卫在巡逻,还有一名丫环提着灯穿过长廊,走向后院。整个樊府除了书房、厨房与后院还亮着灯,其余地方笼在极淡的月光里,一团模糊。

    而书房里只有一名小厮服侍在樊蠡身边,别无他人。那小厮神情恹恹的,站着都好像要打瞌睡的样子。

    “拂云府至今查不出半点蛛丝马迹,也没有想到两人之死有什么关联,那么,这个樊蠡,我就给他下蛊,让他死得更加不明不白吧。”黑影正是苍夜,刚从拂云府偷听出来,他就下了决心。此刻在樊府窥视,寻找机会给樊蠡下蛊。

    在不同场合、用不同手法,制造出扑朔迷离的杀人案,令凤宣帝萧重彦陷入迷雾中,焦虑成狂,让大凤朝廷经受重创,短期内无法复原。这就是子涵颁布密杀令的用意。

    而自从师父独孤玄出现,苍夜已不得不出手。他不能总是借助于郁离与明轩之手,一是不忍让他们担负太多的罪孽,二是不愿他们的目标太明显。

    他们已经杀了一个李泊,这樊蠡,只能靠自己的手来除去了。所以,在踩踏了樊府的地形后,他选择今夜动手。

    就在这时,书房里的樊蠡似乎背后长着眼睛,看到了那名小厮昏昏欲睡的样子,回头道:“小亿,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去睡吧。”

    小亿不好意思地埋下头,嗫嚅道:“老爷……”

    “好了,去吧,你待着也没用。”樊蠡挥挥袖子,“我写完奏折就去睡。”

    小亿躬身应是,悄悄退了出去。

    苍夜见他离去,而书房内除了樊蠡再无旁人,心中暗道:“这樊府防守如此松懈,想必樊蠡身为文官,平日少有树敌。这个人倒是大大的忠臣,可惜……”可惜,我不得不杀你,我别无选择。

    一念至此,苍夜猛地握紧腰畔的剑,感受到剑身透出的冰冷与坚硬,片刻,缓缓松开,漆黑的眸子中闪出一丝杀气。人腾身掠起,无声无息地飘落在书房门口。

    烛火呼的一闪,樊蠡猛然抬头:“谁?”一声惊呼刚刚出口,苍夜的手掌就向前挥了出去。

    就在这时,另一条黑影闪电般扑到樊蠡面前,轰的一声,两股掌力相撞,在空中炸出一团气流。苍夜只觉得一股飓风袭来,身形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一声闷哼几乎出口。

    一瞬间,他心中的惊骇难以言传,想不到樊府中还有此等高手!

    身形方定,就听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樊大人,你还好吧?”苍夜的心骤然沉入冰窟:出现在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萧暮寒,那个口口声声叫他“夜”的萧大哥!

    那天在王府没能下手杀了他,而此刻,他们俩竟面对面交锋!萧暮寒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他怎会有预防?是他一直在跟踪自己?连自己都没能发现他的行踪,他的轻功该有多出神入化?

    大凤朝的万里长城,江湖鼎鼎有名的麒麟公子,当年独挑凌霄城城主欧阳炎的萧暮寒,原来……真的有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

    “王爷,是你?”樊蠡惊魂未定,声音犹自颤抖,面色惨白,“这人是……?他为什么要杀我?”

    “樊大人,你先退到安全的地方去,这里交给我。”萧暮寒语声沉着,一双黑眸精光闪闪,盯着苍夜。直到樊蠡退出,他才开口:“夜,我没想到,原来是你!”

    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震在苍夜头上,尤其当他听萧暮寒用那种悲愤、不甘、沉痛的语气唤出那声“夜”,他只觉得五脏六腑被雷电劈中,瞬间烧成了焦炭。那种深入骨髓的痛,痛得万劫不复。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被敌人发现,无非是殊死一拼而已。为什么会这么痛?为什么?

    他眼前浮现出南宫雨陌的脸,那双明净的眼睛如浅浅荡漾的春水,温柔地包围着他。可是瞬间,不知从何处涌来的狂涛将他吞噬、将他淹没,天地间只剩下一片漆黑。萧暮寒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他们之间从此隔着光明与黑暗,再也没有可能了……不,不是早就没有指望过什么么?不是早就在避开她,希望与她各自天涯么?

    “夜,我与你一见如故,我本来当你是朋友。”萧暮寒的语声低沉而艰涩,英俊的面容微微扭曲,“我当你是朋友,你知不知道!”

    苍夜猛地一震,脚步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冷声道:“你如何发现的?”

    “我曾经有一点怀疑你,你说你从小就是孤儿,十二岁被拂衣门的人收留,训练成杀手。可你跟我说李白的《侠客行》,初见那天你提到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五座仙山。我想,拂衣门的人训练的是杀手,怎会将你训练得如此有才华?可是我没有深入去想,人各有天赋,也许你是自学的。”

    萧暮寒一眼不眨地看着苍夜,费力地道:“李泊被杀那天,侍卫在门口禀报,而你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若换作旁人,至少会有一点惊讶,而你就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但我想,你曾是杀手,可能天性如此冷漠。

    后来我找你来喝酒,你问我,‘出了李泊的案子,萧大哥还有心思喝酒?’。。。。。。”

    苍夜瞬间明白了什么,浑身发冷,一直冷到指尖。这个萧暮寒,真的非常人能比。普通人根本不会想到的地方,他却洞察秋毫。

    萧暮寒用近乎悲哀的目光看着他:“如果只是个毫不相干的人,你怎会那么容易、那么自然地说出李泊二字?你只是听侍卫说了一次而已!分明是因为你了解这个人,你甚至在他身上用过心。那时候我多想我只是瞎猜疑,可是……我装醉试探你,你却在我背后举起了我送你的匕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