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各自支撑

章节字数:3026  更新时间:12-05-10 07: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日一早,天才蒙蒙亮,逸王府的大门就被萧暮寒敲开了。睡眼朦胧的萧沉璧一脸不爽地出现在萧暮寒面前,嘟囔道:“臭小子,你皇叔我又不用上朝,这么早你……。”蓦然注意到萧暮寒脸色苍白,眼睑下有一圈淡淡的阴影,左臂鼓鼓囊囊,像是包扎着。他不禁变色:“寒儿,你受伤了?”

    “我没事。”萧暮寒不仅脸色苍白,而且目光黯淡,刚毅的下巴上渗出淡青的胡子茬,声音干涩道,“本来早该与皇叔商量,只是寒儿还存着一点私心,想等最终确认再来禀告皇叔……”

    萧沉壁一把将他拉到椅子上,摁他坐下:“与刘佑诚、李泊的案子有关?你查到眉目了?”

    “是,昨夜户部尚书樊蠡被人行刺,寒儿抓住了凶手,他……他是寒儿新认识的朋友——苍夜。”

    萧沉璧大吃一惊,呆了足有五秒,才清醒过来。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稳了稳情绪,道:“你慢慢说,从头说。”

    萧暮寒讲到自己如何发现苍夜身上露出的破绽,讲到自己装醉试探:“发现苍夜想杀我,我就知道他接近我是怀着特殊目的的,为了揭开他的真实身份,我在暗中跟踪他,查到他住在阊门里一家偏僻的客栈,名叫如归,身边还有两名同伴。昨日白天,寒儿发现他易容出行,在樊府周围查看地形,寒儿联想到刘佑诚、李泊之死,想到他说起‘李泊’二字时的态度,心中骤生警惕。入夜后寒儿一直跟踪他,见他去了拂云府衙,然后再到樊府。他想暗杀樊蠡,我出手拦他,并且喝破了他的行藏。我与他交手,发现他剑法诡异,出手狠决,只是,他的武功好像是短期内突破身体极限练成的,遇上绝顶高手,就会出现后继不足的状况。最后他伤了我的左臂,而我也擒住了他。”

    “他此刻人在何处?”

    “樊蠡唯恐我不敌,悄悄通知了拂云府,翁叔元已将苍夜押走,今日便该交到刑部立案了。”

    “那么你此来……?”

    “皇叔,刘佑诚、李泊、樊蠡,还有寒儿,杀手的对象都是朝廷重臣,是什么人要杀死这么多朝臣?这分明是对朝廷怀着深仇大恨,想要颠覆朝廷之举!涉及国家安全,这案子更该列入龙镜阁管辖范围。寒儿现在去上朝,请皇叔稍后进宫求见皇上,将此事移交到皇叔手下。”萧暮寒看着萧沉璧,星眸中分明带着恳求之意。

    萧沉璧皱眉:“寒儿,你可是仍然对苍夜心怀不忍?”

    萧暮寒一怔,眼前浮现出苍夜冰冷无情的脸。可是,自己借酒装醉,苍夜明明有那么好的机会,却没有杀他。这个少年,冰冷的外表下,却有着一颗并未冰冻的心啊!

    “你不过与苍夜相识几天,就这么维护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公私不分了?”萧沉璧板起脸训他。

    别看萧沉璧平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可是一板起脸来,立刻就生出七八分威严。萧暮寒低眉垂首,讷讷道:“皇叔不是对夜也有好感么?他只是杀手,杀人不是他的本意。若是落到刑部,以他的性格,结局只有两种:一是自杀,二是死于刑部的酷刑。皇叔本来就已经在关注此事了,何不直接接手,查出幕后真凶,也为皇上扫除隐患?”

    萧沉璧默然,双眸慢慢变得幽深,脸上的表情有些怅惘、有些困扰、有些矛盾。他怔然片刻,道:“好吧,你先上朝,我等早朝结束,立刻进宫见皇兄。”

    萧暮寒大喜,向他深深一躬:“多谢皇叔!”

    “傻小子!远离江湖了,可还是不忘江湖义气!”萧沉璧骂了一句,可语气听来分明是宠爱的。见萧暮寒要走,他又追问道,“如归客栈那两个人,你有没有将他们抓起来?”

    “还没有,但寒儿派人盯着他们。寒儿担心除了他们三人,京中还有他们的同伙。所以想看看他们下一步的行动。我的人会非常小心,不会跟丢的。”

    萧沉璧叹气,轻轻嘀咕道:“你这么能干,皇上为何不把这个职位交给你?我老了,也不让我享享清福!”

    萧暮寒一本正经地道:“皇叔还不到不惑之年,又保养得这么好,人人都道皇叔是妖孽王爷,哪有半点老态?”说完掉头就跑,气得萧沉璧在他背后吹胡子瞪眼。

    待萧暮寒离去,萧沉璧已经毫无睡意,穿戴整齐,梳洗完毕,在客厅徘徊。伺候他的小厮络纬被萧沉璧转得头晕,忍不住道:“王爷莫不是有什么心事?这样转来转去,转得奴才头都晕了。”

    萧沉璧瞪他一眼,突然挥挥手:“待在这儿别动,本王去去就来!”

    腾腾几步出了客厅,径自往书房走。到书房,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幅卷轴,展开,原来是一幅画像,画中一名紫衣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明眸皓齿、巧笑嫣然,眉眼与苍夜颇为相像。

    萧沉璧呆呆地看着画像,目光温柔得似要融化,喃喃道:“无忧,他不过是个路人,可是长得那么像你,初见他我便无端地想要亲近他、怜惜他。我傻了,这么多年,还是念念不忘……可你没有孩子,也没有跟他年纪相仿的亲人,他一定与你无关。他只是长得像你而已,天下相像之人不计其数,我为什么总在这儿胡思乱想?”

    他苦笑了一下:“无论如何,寒儿这小子真的把苍夜当成朋友了,傻小子比我还傻,人家都想要杀他了,他还护着人家。我就当帮他,也为国事,权且进宫一次吧。”

    苍夜就像一个破布袋被丢弃在拂云府的大牢里,剧烈的疼痛折磨了他整整一夜,可他竟然没有昏过去。他在黑暗中对自己露出模糊的笑容,苍夜,原来你的命这样硬,意志这样坚强,连昏过去都做不到。果然,无极那两年已经把你训练成机器了。

    自己是杀人凶手的身份已被萧暮寒揭破,那么,他肯定也会对客栈中的郁离、明轩下手吧?还好师父回穆沧了,没有被萧暮寒堵到,否则,以萧暮寒的功夫,师父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失手被擒,自己的性命是小事,可破坏了大王的计划。他要留得命出去,回黎国向大王请罪。他不会自杀,因为他的命不是自己的,他没有权力结束自己的性命。

    貔貅堂还有一千名兄弟,那是他为黎国积蓄的力量,有朝一日,大凤武林将臣服于貔貅堂,臣服于黎国。

    只要还有用,他就必须活下去;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得活下去。

    终于天亮了,牢门被打开,两名狱卒进来,一左一右架起他,将他拖到牢外,塞入囚车。他被分筋错骨手折断的脚擦过地面,剧痛难忍,若不是因为被点的穴道还没解开,他恐怕要倒在地上翻滚、挣扎了。可现在,他只是痛得肌肉颤栗,脸孔扭曲,咬紧的牙关里尝到血腥味。意识却仍然清醒,清醒地煎熬着他的神经。

    冷汗浸湿了头发,一缕缕披散在鬓边、垂挂在额前。汗水落进眼睛里,视线有些模糊。模糊的视线中,他依稀看到南宫雨陌的脸。

    雨陌,你现在走到哪里了?为什么,事到如今,我还会想起你?

    南宫雨陌仍然在马车里,马车往西南方向行进。她除了能够抬起手臂,全身软弱无力。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痛,嘴唇干裂,昏昏沉沉地感受着日月交替与马车颠簸。她心里充满强烈的恨意,这恨意支撑她活下去。活下去,找到凶手,为哥哥报仇、为自己血耻。

    耳边渐渐热闹起来,想是到了一个镇上,南宫雨陌想,这些人是要找地方歇脚吧?毕竟这样拼命赶路,人马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她动手掀起车帘的一角,果然看到马车行进在一个镇子的街道上,两旁都是店铺,还有各种各样的小摊位。

    马车再往前走,进了一个幽静的巷子,然后出现一片宅子。门打开,马车驶了进去。

    车帘掀起,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探进头来,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递到南宫雨陌面前。

    “你是谁?”南宫雨陌哑着声音道,“这是哪里?”

    小姑娘摇摇头,指指自己的嘴巴,南宫雨陌心里一凉,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看起来无害的小姑娘,可却是个哑巴。

    “你不会说,但听得见?”

    小姑娘点点头。

    南宫雨陌想起杀手对她说过的话,恍然道:“你是他们找来照顾我的?”

    小姑娘再次点点头,转身离开,过一会儿,又拿了一个便盆过来,放在车上。然后又陆续拿来梳洗之物,给南宫雨陌洗脸、梳头,再倒了一杯茶来给南宫雨陌喝。指指便盆,指指自己,摆摆手,意思是:“有我在,可以伺候你方便,你不必忍着。”

    南宫雨陌吃过面、喝了茶,见小姑娘收拾了碗筷要下车,她叫住她:“我要见这里的主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