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心痛斥责

章节字数:2317  更新时间:12-05-11 10: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出刑部大牢,苍夜就被放入一辆马车。紧接着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他的脑子里刚刚掠过“迷香”两个字,眼前一黑,人就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意识渐渐苏醒,睁开眼睛,看到头顶有一个天窗,天窗里射进一束明媚的日光。周围是冰冷的墙壁,四壁空空,连刑具都没有。自己躺在一张床铺上,床铺不高,身上盖着一条被子,身下铺着一条棉絮。床边有一张矮桌,两把椅子。往另一面看,墙角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想必是传递食物用的。铁门紧闭,门外悄无声息。

    他慢慢坐起来,由于服了酥骨散,他浑身无力,此刻就是七八岁的孩童也能将他打倒。然后他惊讶地发现,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上药包扎,连衣服都被换过。现在穿的是一件蓝色的袍子,腰里系着同色的丝绦。

    他猛吃一惊,条件反射一般去摸自己的脖子。从小到大,脖子里都挂着一块蟠龙玉佩,那是母亲留给他的东西,他连洗澡的时候都不曾摘下来过。

    那块玉佩通身碧绿,只有在两只龙眼珠上各呈现一点天然的红色,就像龙眼射出的赤红光芒,更显得蟠龙栩栩如生。

    摸到玉佩还在颈中,苍夜悄悄松一口气。然后又发现,自己手上脚上被折断的地方已经敷上了一层黑色的膏药,膏药凉凉的,散发出一股近似麝香的味道,沁人心脾。

    苍夜心中疑窦丛生,为什么将他关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不像天牢,倒像一个独立的囚室。是凤宣帝萧重彦要御审他,可为什么对他这么优待?尤其是手脚上敷的膏药,明显是怕他关节受损严重,落下残疾。

    脑子里一个闪念,难道是萧暮寒特别为他求情?可是,就算他求情,自己身系两条人命,死的都是朝廷重臣,萧重彦也不该手下留情啊。

    再想到郁离与明轩,不知道他们是逃了,还是已经被萧暮寒抓住?

    心口骤然一痛,这些生死兄弟,陪在他身边已经一年了,对他从来都是惟命是从。从他们跟他到大凤朝的那一天起,就把他们的命交给了他。

    师父已经回穆沧,是大王急召他回去的。可是大王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召师父回国?苍夜想,师父没有告诉他什么事,是怕扰乱了他的心神,从而影响暗杀计划?

    师父走了,没有逼自己杀南宫雨陌。雨陌早已离京,只要从此不再交集,他就可以向大王解释,放过南宫雨陌。可是,如果将来面对诛杀或收服南宫世家的命令,他该如何?还是有可能会面对……

    想着,他又不禁自嘲地笑了。能不能活着出牢狱还是个问题,想那么远干什么?

    铁门上响起落锁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打开,一道白色的身影带着阳光进来。果然是萧暮寒,永远与光明相伴的人,永远俊朗而坦诚的眼睛,永远像站在云中的神仙。

    “夜。”萧暮寒低沉的语声带着磁性。他向他走来,静静站在他面前。漆黑的眉聚拢,目光深邃,直直看着他,“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苍夜回视他,眼底一片冰寒,他慢慢伸手,摸到床边的靴子,从靴子里取出萧暮寒送给他的龙麟匕,递给萧暮寒:“你的匕首,还给你。”

    “为什么?”

    “我是囚犯,你是王爷,我们风马牛不相及。我是杀手,你送我匕首,难道唯恐我的剑不够锋利?”

    萧暮寒一震,怒意陡然从他眼底涌起,犹如深潭内涌起的波涛,他猛地挥手,一巴掌打落那把匕首,紧接着挥到苍夜脸上。

    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整间囚室,苍夜被打得身子一晃,几乎扑倒在床上。他的身子维持着被打偏的姿势,呆了几秒,慢慢回过头来,苍白的脸上落下一个鲜红的掌印。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萧暮寒暴怒的样子,现在才发现,这个人发怒时,就像一只受伤的狮子,带着极度的痛苦,还有毁灭一切的愤怒与哀伤。

    “苍夜!”萧暮寒死死盯着他,几乎要把声带撕裂一般,哑声道,“你真的甘愿做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一个没有灵魂、没有血气,只知道杀人的机器?”一把抓住苍夜的胸口,迫使他面对自己,萧暮寒绝望的气息喷到他脸上,“那个拂衣门,它给了你什么,让你这样甘心为他卖命,罔顾自己的良知?

    刘佑诚不该死,虽然他平时有些地方缺少检点,可他没有做过为祸百姓的事,他不该死!李泊更不该死,他两袖清风、刚正不阿,他是皇上器重的朝廷栋梁!

    是什么人买你杀人?他给了你们多少银两?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颠覆朝廷?改朝换代?你可知道,一旦有人谋朝篡位,最受苦的是谁?是百姓!无论哪朝哪代的更替,都是用血写就的历史,你明不明白!”

    一口气向苍夜吼出来,萧暮寒俊美的面容有些扭曲,双眸中射出宝剑的寒芒。到最后,他的声音变得更低,一字字从齿缝中挤出来:“你可知道,我把你当作朋友,甚至……兄弟。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你很亲切,在我心目中,你就像原野上吹过的一缕清风,带着春天的绿意,干净、青涩,让人舒爽……”

    “不,你错了。”苍夜忽然开口,垂下眼帘,声音依然冷漠,“我只是杀手,双手染满血腥,只为钱而杀人,只为杀人而杀人!”

    “不是!”萧暮寒的声音颤抖了,“你说过你不喜欢,所以你才脱离杀手组织。”

    苍夜冷笑:“那只是骗你的说词,只是为了接近你,然后除去你!”

    “可你没有杀我,你不忍心。”

    苍夜笑得更冷:“萧暮寒,我跟你说过,只是时机还未成熟。”

    萧暮寒胸口一窒,心脏好像被钝器碾过,他深吸气,压住那种痛楚,又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难言的疲惫。

    “夜,只要你招供,我可以为你求情,免你一死。”

    苍夜唇角掠过一丝嘲讽:“王爷,这是威逼利诱么?我劝你不要多费唇舌了,它对我没用。我认的只有两样东西:钱,还有杀人的利剑。王爷若要我招供,不妨严刑拷打。”

    萧暮寒身上滚过一股寒意,脸色有些发白。

    “寒儿,也许,我们应该成全他。”门外响起萧沉璧的声音。苍夜与萧暮寒都没有意外,他们已经知道他来了许久,将他们的对话听在耳朵里。

    “皇叔。”萧暮寒低涩地唤了一声,“我……”

    萧沉璧盯着苍夜,凤眸中闪过一道犀利的光芒:“寒儿如此帮你,你还冥顽不灵。看来,我们都错了。”他也曾心软,可面对此刻的苍夜,他只觉得心寒。

    江山社稷重于一切,个人的感情因素,也许应该抛过一旁。萧沉璧,你得对得起皇兄,对得起你肩上的职责。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