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蟠龙玉佩

章节字数:2654  更新时间:12-05-12 07: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停!”鬼使神差一般发出的命令,令萧沉璧自己也不由愣住。刚刚还在责怪萧暮寒感情用事,可现在……

    侍卫有些奇怪地看自家王爷一眼,直觉王爷很不对劲,可谁也没有说话,退到萧沉璧身后,垂手侍立。

    萧沉璧调整一下呼吸,再次下令:“把他解下来,给他清理伤口。”声音听来十分费力,好像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说出来的。

    侍卫更加愕然,可表情只是一闪而过,立刻躬身应是,有两人上前去解苍夜,另一人向萧沉璧请示,去拿伤药过来。

    萧沉璧点头。见侍卫将苍夜解下来,苍夜咳了两声,鲜血从嘴角涌出。萧沉璧上前搭住苍夜的手腕,发现他脉息紊乱而微弱,看来受了很重的内伤,想必是与萧暮寒交手时中了萧暮寒的掌力。

    萧沉璧从袖中取出一个锦囊,解开,拿出一粒白色药丸,塞到苍夜嘴里,沉声道:“你是我们的重要人犯,我不想让你死得太快,等你伤好再拷问你!”

    苍夜举手擦去唇边的血迹,冰冷的目光落在萧沉璧脸上,勾了勾唇,又是讥诮的表情:“对待我这样的重要人犯,王爷似乎太仁慈了,看来王爷还是做个富贵闲人的好……”

    萧沉璧抬手一巴掌打断他的话,眼里射出凌厉的光芒:“我警告过你,不要试图激怒我,那对我没用。我说了,我不会让你死得太快,但我一定会想办法撬开你的嘴!”

    苍夜半边脸上掌印迭加,迅速变得紫胀,唇边又溢出鲜血。他慢慢抬头,狠狠盯着萧沉璧,如果目光是剑,此刻萧沉璧身上已添了无数血洞。

    萧沉璧向侍卫做一个手势,侍卫将苍夜提到床边,往床铺上一扔,很快为他清理伤口。稍后那名取药的侍卫进来,给苍夜上了药。剧烈的疼痛令苍夜身上的肌肉突突跳动,冷汗从背上蜿蜒而下,可他咬紧牙关,只是漠然地看着屋顶,仿佛别人做的事与他无关。

    萧沉璧嘴角抽动了两下,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面对这样一个强横而顽固的囚犯,他竟然会觉得心软,如何去向皇兄交代?

    牢房轰然关上,苍夜的意识一下子模糊起来。内伤、剑伤、分筋错骨手、酥骨散、鞭刑,这一连串的折磨,纵然是铁打的人也承受不了。他只觉得浑身像被烈焰焚烧着,每一处都疼。脑子开始发昏,视线渐渐变得朦胧。

    这种半昏迷的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再次听到铁门被打开的声音,他费力地睁开眼睛,发现几名侍卫押着一个人进来。那人浑身是血,被侍卫一推,踉跄着向他扑过来,跌倒在他床前。“堂主……”低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听来像是野兽的哀鸣。

    苍夜一下子清醒过来,这个人是郁离!他匍匐在他面前,像一具被抽空的皮囊,身上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不知道究竟受了多少伤。

    “啪”的一声,一包伤药丢到他床上,萧暮寒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废了他的武功,他胸腹与肋下、右臂、两条大腿上都有剑伤,剑伤很深。你若能动,就给他上药吧。”

    苍夜爬起来,靠在墙上,抬头,双目已经变得赤红,咬牙道:“明轩呢?”

    “明轩?”萧暮寒道,“是你另外那名同伙?他死了,他伤了我两名侍卫,死在我剑下。”

    苍夜的身子猛地僵住。郁离努力抬起头,脸上带着血污,看苍夜一眼,想要说话,苍夜示意他噤声。

    “谢谢王爷!”四个字从齿缝里挤出来,苍夜的脸孔已经扭曲。

    萧暮寒似乎叹了口气,对苍夜道:“你好好养伤吧,我去向皇叔复命。”一步步走过来,捡起自己打落在地的那把龙麟匕,目光复杂地看苍夜一眼,“既然你不要,我就收回了。”顿一顿,又道,“你别妄想逃脱,就算出得了牢房,外面遍布机关阵法,你也逃不出去。”

    苍夜目光一凛,垂下眼帘,漠然道:“我想死得明白,告诉我,萧沉璧——他是什么身份?”

    “这个与你无关。”萧暮寒淡淡道。

    苍夜忽然想起那夜侍卫来向萧暮寒禀报:“龙镜阁传来消息……昨日申时,吏部尚书李泊到禅积寺为他重病的父亲祈愿,被人杀死在寺中,随行的两名护卫、四名家丁都死于非命。”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直视萧暮寒道,“莫非他与龙镜阁有关?”

    萧暮寒立刻明白他如何猜到这一点,喟然道:“你真聪明,只是,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当今天子乃是明君,如今四海升平,百姓富足,谁有能力推翻朝廷?”

    苍夜无语。萧暮寒再次看他一眼,道:“可惜,雨陌看错了人。”

    苍夜浑身一震,仿佛被一瓢冷水当头浇落,脸色瞬间惨白,目光变得呆滞了。他没有意识到萧暮寒是什么时候走出去的,只听到牢门哐的一声被门上,然后是郁离虚弱的声音:“堂主……”

    苍夜从床上扑下来,不顾郁离浑身是血,一把抱住他:“郁离,你还好吗?”

    郁离支撑着坐起身,靠在苍夜身上:“……属下死不了……堂主……”

    苍夜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这牢房里有机关,可能会有人窃听,你小声些。”事实上郁离重伤在身,声音十分微弱,但他还是应了声:“是,属下明白。”

    苍夜解开郁离的衣服,为他上药包扎。他服了酥骨散,浑身无力,再加上内外俱伤,所以包扎的过程花了很长时间。两人都忍着痛,一个气若游丝,一个呼吸粗重。

    “堂主昨夜未归,属下……已飞鸽传书……通知兄弟们……还有大王……向他们示警……”郁离艰难地吐字,喘息道,“属下死不足惜,堂主……身负重任,一定要活下去……”

    “郁离!”苍夜握住他的手,嘶声道,“是我没用,是我对不起你们。”

    “不,是麒麟王……他太厉害……”一语未了,郁离就昏了过去。

    书房内,萧沉璧看着萧暮寒苍白的脸,歉然道:“寒儿,辛苦你了,你的伤没事吧?”

    萧暮寒微笑:“寒儿心甘情愿被皇叔使唤,皇叔不必放在心上。”

    萧沉璧瞪他一眼,笑骂道:“臭小子,就会计较!因为你是知情人,我才只好劳烦你。”

    萧暮寒收住笑容,眼里闪过一丝暗沉之色:“皇叔审问苍夜了?”

    “对。”

    “用了刑?”

    “不错。”

    “他可曾说什么?”

    “如果他说了什么,我就不会坐在这儿了。”萧沉璧道,“皇上对这件事十分重视,若有任何线索,我立刻就进宫向他禀报了。”

    “可我看到苍夜时,他一点也不狼狈,皇叔莫非给他上药包扎了?”

    萧沉璧倒有些狼狈,咳了一声:“我也不知怎么了,这小子就是让我下不了手。”

    “是啊。”萧暮寒叹息,“他身上有种特别的东西,让我心生怜惜,可我就是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正在这时,一名侍卫在门外求见,萧沉璧让他进来,侍卫单膝跪地,道:“王爷,属下在苍夜身上发现一样东西,不知道对王爷有没有用处?”

    萧沉璧一愣:“怎么回事?”

    侍卫看看萧暮寒,萧暮寒若有所思:“上午我急着去见皇叔,看过苍夜后,便命你为苍夜上药包扎,莫非那时候你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

    侍卫道:“是,当时属下守在那间囚室外,麒麟王来后,命属下为苍夜上药。属下在苍夜颈间发现一个玉佩,看样子十分贵重,不像普通人家所有,倒像皇宫之物……”

    叔倒俩同时一愣。萧沉璧道:“你快说,那玉佩是什么样子?”

    “回王爷,那是块通体碧绿的玉佩,雕成蟠龙状,两只龙眼珠上各有一点红色,像是赤色眼珠……”

    萧沉璧腾地站起来:“你说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