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帝王之物

章节字数:3025  更新时间:12-05-13 1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萧暮寒与那名侍卫同时吃了一惊。那侍卫显然没想到萧沉璧的反应会这么大,结结巴巴道:“属下……属下见那玉佩是十分罕见的上乘美玉,想来拥有此物之人身份非同寻常,所以……所以才来禀告王爷……”

    “本王是问那玉的长相!”萧沉璧拔高了声音。

    侍卫委屈地看萧沉璧一眼,刚才明明说过了,王爷这是怎么了?“回王爷,那玉雕琢成蟠龙状,通体碧绿,只有龙眼珠上一点红色。”

    萧沉璧怔在那儿,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一头雾水。惊讶、费解、疑惑,迷茫,种种表情在他脸上交织,前所未有的丰富。呆了半晌,他才用赞赏的口气对那侍卫道:“提得好,想得周到,不愧是本王调教出来的人。”

    那侍卫被他表扬得不好意思,垂了头,讷讷道:“谢王爷夸奖。”

    萧沉璧摆手命他下去,呆呆看着地面,再度陷入沉思。萧暮寒忍不住问道:“皇叔可是想到了什么?或者见过这枚玉佩?”

    萧沉璧猛地抬头,神智依然游离的样子,眼神有些混乱:“听侍卫的描述……这……这好像是皇兄的玉佩。”

    萧暮寒大吃一惊,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难道这个苍夜是皇上的私生子?难道因为恨皇上,所以要颠覆朝廷?猛地打了个寒战,怎么可能?萧暮寒,你想到哪儿去了?皇上从来都是勤政爱民的好皇上,在位十五年,从不曾听说后宫有什么争风吃醋的闹剧,更没有荒淫之举。他怎么可能会有私生子?萧暮寒,你真是想象力太丰富了。

    “皇兄十八岁生日那天,父皇亲手赠他一块蟠龙玉佩。父皇道那玉佩尊贵无比,有趋邪避凶之效,皇兄一直戴在身上……”萧沉璧失魂落魄地喃喃,站起身道,“走,我们到牢中看看,我认得这枚玉佩,见一眼就知道了。”

    “皇叔,会不会是……?难道……?可是,怎么可能?”萧暮寒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像个白痴。

    萧沉璧横他一眼:“不许胡思乱想!皇上绝不是那种人!”可他的声音怪怪的,带着无数不确定,还有隐隐的慌乱。萧暮寒不禁皱起眉头,直觉这里有问题。

    苍夜费了很大的劲才把郁离拖到铺上,也不管他身上血迹斑斑。然后在另一头躺下,人一放松,意识就开始飘移。他摸索着从床铺下拿出那枚玉佩,重新挂到脖子里。手掌触摸到那种清凉滋润的感觉,心里稍稍安定。

    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黑暗包围着他,身体仿佛飘浮在虚空中,无着无落。精神与肉体的感觉,疲惫与疼痛,也在此时变得模糊。他怀疑萧沉璧刚才给他服的药里有安神的成分,只是这个人为什么这样对他?一会儿严刑拷打,一会儿又给他服药。真的只是因为他是重要人犯,他不想让他轻易死去么?

    萧沉璧,你多虑了。我的命硬得很,过去那么耻辱的生活我都可以熬过来,我怎么会那么容易死呢?他对自己发出凉凉的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依稀又听到牢门响动的声音。他想把自己从昏沉的意识中拉出来,可是脑子一片浑沌。

    有人走到他身边,有人在唤他的名字,听来很遥远,像是萧暮寒的声音。他勉强睁开一丝眼缝,看出去隐隐绰绰。好像是萧沉璧的脸,面色凝重。然后有一只手触摸到他颈部,他像触电一般睁大眼睛。

    “你干什么?!”

    萧沉璧迅速点了他的穴道,他再也动弹不得,可是意识在挣扎,脑子清醒了许多,嘶声吼道:“萧沉璧,你要干什么?”声带像被撕裂了一般,气血上涌,喉咙口又泛起血腥味。

    萧沉璧不语,从他颈中摘下那枚玉佩,等看清它的样子,他勃然变色。猛地垂下手,将玉佩紧紧握在手中,指尖在颤抖,脸上的肌肉也在抽搐。他迅速侧转身,没有让苍夜看清他的表情,可萧暮寒看得清清楚楚。他一下子肯定,这枚玉佩是皇上之物!

    萧沉璧用了好大的力气才稳住心神,慢慢转过头,看着苍夜。

    “你现在是清醒的?”语声平静,仿佛刚才根本没有失态。

    “还没有混乱,你到底想干什么?”苍夜也已平静下来,一双冷洌的眸子紧紧盯在萧沉璧脸上,眼神比刚才清澈得多。

    “这枚玉佩看来不寻常,你不是普通人,你出身非富即贵。”

    “我说过我是孤儿,从小无父无母。”

    “这玉佩是你随身之物?”

    “我也不知道它是哪来的,也许小时候当乞丐捡的,也许是偷的,我不记得了。”苍夜淡淡地笑,无所谓的样子。

    萧沉璧不再说话,手一挥,指尖拂过苍夜的睡穴:“看来你的意志够坚强,我还是助你好好睡一觉吧,这玉佩我拿去有用。”

    苍夜嘴唇动了动,未及发出声音,人已昏睡过去。

    “皇叔?”萧暮寒用探询的口气道,“皇叔此刻想进宫么?”

    萧沉璧看他一眼,似赞许又似无奈:“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对,我要立刻进宫。你还是回府养伤吧,有事我会通知你。”语声低涩,眼里漫过沧桑。

    萧暮寒第一次见到萧沉璧这种样子,心情变得有些沉重,点点头道:“有什么事用到寒儿,请皇叔只管吩咐。”

    皇宫,九皇帝阙,圣德殿,凤宣帝萧重彦正在伏案批阅奏折。他今年四十五岁,十五年前登上帝位。刚毅果断、雷厉风行、英明神武,大凤朝在他手里蒸蒸日上,朝野一片祥和之气。

    虽是堂侄,但萧暮寒的脸部轮廓与萧重彦颇为相像,相似的五官,凑到一起却又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萧重彦的五官更显深刻,眼角眉梢的线条显得冷峻而威严。只有唇型丰厚圆润,可以想象他笑起来时必有春风解冻的效果。

    萧沉璧几乎是挟着一股冷风冲了进来,萧重彦第一次见兄弟这样失态,不禁皱眉:“沉璧,你怎么回事?”

    “臣弟有通报的!”萧沉璧将那枚玉佩牢牢攥在手中,捏得掌心都出了汗,没有去看自己的兄长,声音有些生硬。

    “朕不是说这个。”萧重彦纳闷而生气,“朕是说你横冲直撞,哪有平日的样子?”

    萧沉璧扑通跪下:“臣弟知错。”

    萧重彦仔细盯着他:“是不是凶杀案问不出头绪,所以你心情不好?”自己的兄弟向来是一副懒散的、满不在乎的样子,现在这种没头没脑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这说话的口气,怎么好像带着负气的味道?

    萧沉璧抬起头来:“不是。”

    “起来吧!”萧重彦不悦地摆手,“有话好好说。”

    萧沉璧站起来,向前伸出手掌:“皇兄,这可是你的玉佩?”

    萧重彦一怔,脸上突然变色,好像控制不住想站起来,但死死忍住了。盯着萧沉璧手中的玉佩:“你……从哪里得到它?”惊疑不定,却强装镇静。

    “皇兄先说它是不是你的?”萧沉璧的语气中已带着质问的味道,萧重彦勃然大怒,厉声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今日进宫来发什么疯?是在审问朕么?”

    萧沉璧猛地抬头,冷笑道:“皇兄慌什么?不过是一枚玉佩,丢了就是丢了,失窃就是失窃,皇兄据实说便是了,这么急干什么?”

    萧重彦气得脸色铁青,指着萧沉璧道:“你可是昏聩了,分不清这是哪里,你在跟谁说话?”

    萧沉璧怔了怔,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对,气息有些收敛,放低声音道:“这是皇兄的玉佩,对不对?请皇兄告诉臣弟这玉佩的去向,这件事至关重要。”

    萧重彦眸子中有复杂的光芒一闪而过,他慢慢拿起桌上的茶杯,浅浅抿一口,平心静气道:“这玉佩早就丢了,你从哪里找到的?”

    “丢了?”萧沉璧疑惑地问道,“这么重要的东西,皇兄怎么不小心丢了?丢在哪里?什么时候丢的?”

    萧重彦再也沉不住气,猛地把茶杯往桌上一顿,怒声道:“不过是个小小的佩饰,朕需要向你汇报么?”

    “皇兄,不过是个小小的佩饰,你那么激动做什么?”萧沉璧直直地看着他。

    “沉璧!”萧重彦沉声喝道,“你究竟从哪里得到它?”

    “回皇兄,臣弟从那名叫苍夜的囚犯身上得到它!”

    桌上的茶杯被萧重彦碰到,茶水溅了出来。

    萧沉璧目光一沉,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慢慢将玉佩放到萧重彦身旁的茶几上,缓缓道:“臣弟无意冒犯皇兄,可这玉佩在那么重要的人犯身上,而且,那人犯——他长得很像一个人,让臣弟忍不住胡思乱想……”

    萧重彦好像被刺到一般,身躯一震,目光投向萧沉璧,犀利得犹如刀锋。可只是瞬间,锋芒敛去,又恢复幽深如潭:“他……像谁?”

    “孟无忧。”萧沉璧慢慢吐出三个字,“这个名字,皇兄该不会已经忘记了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