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缥缈难寻

章节字数:2452  更新时间:12-05-14 07: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孟无忧。”萧重彦喃喃地、一字字地把这个名字咀嚼过去,脸上深刻的线条慢慢变得松驰,眼角的皱纹一根根浮起来。刚才还冷峻威严的人,瞬间好像被抽空了身体,颓然往后靠,“沉璧,你是说,那个凶手像无忧?可是……怎么可能?”他的声音听来有些恍惚,仿佛飘浮在一个记忆中。而那记忆,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皇兄你……还是记得她的,是不是?”萧沉璧激动起来,语声微微颤抖。

    “我怎么会忘记?当初你可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若非她即将成为子擎的妃子,你恐怕早就与她双宿双飞了。”萧重彦已经平静下来,可是语声中透出一丝难言的疲惫。他面色凝重,好像在努力思索着什么,可萧沉璧看不透。

    “那么,皇兄,你的玉佩是否给了无忧?”萧沉璧紧紧盯着他。

    “朕……不知道,朕只知道,那次从穆沧回来后,这玉佩便找不到了。”萧重彦垂下眼帘,看着桌上的茶杯,语声缓慢,“也许,当时我们三人在幽栖山游玩时,朕不小心把玉佩丢失了。”

    “那么,玉佩确实是丢在黎国了?”萧沉璧沉吟,“可若是无忧捡到了玉佩,她怎么会没有还给皇兄?”

    “朕怎么知道?也许,是我们走后,无忧重返灵雨谷时发现的吧?”

    “那为什么刚才臣弟问到这枚玉佩,皇兄要那么激动?”萧沉璧疑惑地看着萧重彦。

    “是你自己太过无礼,朕才会生气。”萧重彦横他一眼,“几十岁的人,君前失仪,朕还生不得你的气么?”

    萧沉璧默然,似在回味刚才的情景,判断兄长的话有几分可信。萧重彦看着他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怒意,却没有出声。

    呆了半晌,萧沉璧抬头看着自己的皇兄,凤眸中隐隐泛起凄怆:“皇兄,你后来派人调查过,说无忧嫁进王宫三年便过世了,这……是事实,对不对?”

    “是,难道,你认为朕在骗你?”萧重彦皱眉。

    “不,臣弟只是在推测事情的来龙去脉。”萧沉璧黯然,“无忧他,也没有子嗣,是不是?”

    “是。”

    “那么这苍夜为什么会长得那么像她?又为什么会戴着这枚玉佩?”

    萧重彦的眉皱得更深:“沉璧,你最该弄清的,难道不是这个人为什么要来行刺朝廷官员么?”

    萧沉璧一滞。

    “一涉及儿女私情,你便忘乎所以了,将国家大事抛之脑后。”萧重彦毫不客气地指责道,“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难道还是这样少年心性?”

    萧沉璧刚才冲动之下不顾一切,现在冷静下来,听到皇兄的责备,不禁心生惭愧。若是一切如皇兄所言,自己真是太鲁莽了。平生第一次对皇兄这样无礼,原因是为了一个女人。他窘迫地低下头道:“臣弟知错。正是事关朝廷安危,臣弟才会这样失态。实在是那苍夜长得太像无忧,而皇兄的玉佩又骤然出现在苍夜身上。臣弟吃惊非小,任谁都会怀疑……”

    萧重彦目光一沉:“怀疑什么?”

    “怀疑苍夜……”萧沉璧几乎说出怀疑苍夜是你的私生子这句话来,可是终究不敢造次,话到嘴边变成,“怀疑苍夜与皇兄有什么关联。”

    萧重彦呵呵笑起来,笑得萧沉璧心里发毛。“沉璧是不是怀疑朕与无忧有什么私情,苍夜是朕的儿子,而玉佩便是信物?”见萧沉璧张口结舌,萧重彦把玉佩拿在手里,轻轻把玩,“这样的推理十分符合逻辑,若是朕,朕也会这么想的。”

    萧沉璧哑然。

    “你喜欢无忧,所以这样推理之下,必定怒从心起,以为朕与无忧欺骗了你。以至于你刚才那样冲动,口口声声来质问朕,对不对?”

    萧沉璧狼狈地看着地面,讷讷道:“是臣弟太浮躁,请皇兄原谅。”

    萧重彦正色道:“你我兄弟之间,朕怎会计较那么多?只是你所说的这两个疑点,令朕十分不安。若苍夜果与无忧有关,他便是黎国人。一个黎国人跑到大凤朝来行刺朝廷命官,这背后大有文章。”

    萧沉璧一凛:“是,若非有这两条线索,臣弟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大凤内部,以为有什么势力与朝廷对抗,试图颠覆朝廷。现在看来,真相远没有这么简单。这黎国……新君子涵登基三年,政绩卓著。想他当年藏愚守拙、隐忍不发,瞒过子淹与姽王后的利眼,保住自己与幼弟的性命。最终一招击杀,夺取王位。可见是个极有野心、魄力与计谋之人。若说他觊觎大凤朝万里河山,阴谋策划这场行刺案,也不无可能。”

    萧重彦微微颔首,唇边却泄出冷笑:“只可惜他弄错了对象,将阴谋玩到朕的头上,真是自寻死路。他若发兵来攻打朕的边关,与朕堂堂正正打一场,朕还敬他是个英雄。如此算计,终究只能是个小人。”

    萧沉璧道:“皇兄雄才伟略,自是不耻这种小人行径。可子涵本来就是靠阴谋夺取王位的,对他来讲,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任何手段。只是,这苍夜究竟是什么人?臣弟对他,真是越来越好好奇了。而且,不瞒皇兄,臣弟与寒儿初次见他,便对他极有好感。”

    萧重彦的眉心动了动,有片刻的怔忡:“哦?竟有这种事?是因为他长得像无忧的缘故?”

    萧沉璧道:“对臣弟来讲可能有这种因素,可寒儿从未见过无忧,他只是单纯觉得与苍夜投缘。”

    萧重彦目光渐深,眉心聚拢,思索片刻,道:“事关大局,朕要亲自审问苍夜。沉璧,你派人将他押进天牢,朕即日提审。”

    “这……”萧沉璧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有何不妥?”

    “皇兄。”萧沉璧请求地看着他,“若是苍夜的确与无忧有关,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对不起,臣弟有点私心……”

    萧重彦微微动容,看着萧沉璧的目光十分复杂。萧沉璧心中一动,为什么,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皇兄刚才的态度与现在相差十万八千里。尽管他下意识地选择相信他,可内心深处仍然有隐约的疑惑。那是一种非常微妙的直觉,萧沉璧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

    皇兄有什么事瞒着他。

    他的心起起落落,犹如在水面沉浮。孟无忧三个字鲜明地写在心头,令他更加迫切地想要解开苍夜之谜。苍夜,那个顽固的杀人犯,要撬开他的嘴恐怕不容易。

    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他记起,萧暮寒曾经提过一个朋友,名叫玄浮生,有一种神奇的催眠术,配以迷幻药,可控制人的心神,引诱他说出真心话。

    正想着,听到萧重彦回答:“好吧,那就仍然将他羁押在你龙镜阁下的牢房,朕亲自到你府中走一趟。”

    “皇兄再给臣弟几天时间吧,臣弟另有计较。”萧沉璧将刚刚想到的念头讲给萧重彦听。萧重彦欣然同意:“命寒儿立刻去请他这位朋友。”

    “是,臣弟告退。”

    待萧沉璧退出宫去,萧重彦茫然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失魂落魄一般,摁着眉心,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难道老天在捉弄朕?不,不会的……真是荒谬……不会的,怎么可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