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空余遗恨

章节字数:3053  更新时间:12-05-19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阵阴风刮过,墙壁上的烛火呼呼跳动,映得整间囚室分外森然。萧沉璧好像陡然被抽空了五脏六腑,胸腔里又空又冷。这种寒意直透到指尖,手足都在微微发抖。

    他从没有比这一刻更恨自己,恨自己的优柔寡断、畏葸不前,为什么不赌一把?为什么白白错过了父子相认的机会?只为自己的一时犹豫,苍夜逃跑了,留下满地的血腥与尸体。这些,岂非都是他的罪孽?仇恨越积越浓,而苍夜什么都不知道,他甚至没有体会到半点自己对他的关心与歉意。

    他连向儿子说声“对不起”的机会都没有。

    用近乎麻木的声音,吩咐侍卫找人来收拾残局,通知那些死亡狱卒与侍卫的家属,给予抚恤。萧沉璧一步步往回走,到牢房门口,他回头,再次看了一眼那盏高高悬挂的灯笼。那个鲜血书成的“苍”字,看起来狰狞触目,萧沉璧的心狠狠揪紧。自己的儿子,竟是一位嗜血狂魔?

    雨,变小了,风却更大了,从枝头呼啸而过,犹如千万条鞭子抽打着夜幕。

    “通知禁军,全城搜捕苍夜与他的同犯!”一道令牌扔到侍卫手中,萧沉璧面色凛然,而凤眸却黯沉得如同夜色。

    苍夜服了酥骨散,而萧暮寒为了让他在接受催眠的时候意志更加薄弱,在他的饮食中加了一些令人变得虚弱的药物,苍夜入狱时,全身被彻彻底底搜查过,除了萧暮寒的那把龙麟匕,他确信他身上连一根针都不会留下。

    而唯一的利器——那把龙麟匕已被他还给萧暮寒,凭他现在的状态,他根本无法逃狱。所以,萧沉璧断定他有同伙。

    而这些人竟然能够找到这么隐秘的地方,突破机关阵法,顺利进入牢狱,救走苍夜,他们背后的组织……萧沉璧脑子里闪过两个词:貔貅堂、黎国。

    只差一步,一切谜题都可以解开了。可是苍夜逃跑了,所有线索都被掐断。身为龙镜阁主十数载,萧沉璧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失败。如此沉重的打击,来自于他的儿子兼敌人,这种讽刺,令人心寒。

    第二天,圣德殿。

    “哗啦”一声,满桌奏折、卷宗被萧重彦扫到地上,连带一个白瓷茶杯也在地上摔得粉碎。

    萧沉璧与萧暮寒第一次被皇帝的怒气吓到,那种强烈的压迫感令他们脊背僵硬,低垂着头,额头冒出冷汗。

    “皇上,是臣提议对苍夜用催眠术,是臣贻误时机,与皇叔无关。当初也是臣想保护苍夜,才托皇叔向皇上请旨,将苍夜移交龙镜阁的。一切都是臣的错,请皇上治臣之罪。”

    得知苍夜逃跑的消息,萧暮寒的心情也十分沉重。自始至终,他们一直在维护苍夜,想要认亲的意愿强过破案的念头。身为皇帝的左膀右臂,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徇私枉法。可是苍夜身上就像带着魔力,从一开始认识他,他就不由自主地对他产生亲切感。

    此时此刻,他突然意识到他们都太重情义,以至于忘了国家安危这个大局。黎国、貔貅堂、苍夜,江湖上的灭门之祸,朝造命官的无端丧命,这里的关联与背后的阴谋几乎呼之欲出了,可是他们需要从苍夜嘴里得到确切的口供。

    他们更想知道的是苍夜的身世。

    心软,在这件事上成了他们的致命伤。

    派往嵩山的手下已经回来,带回的消息是:武林各大门派统一行动,要共同对付貔貅堂,任何有关貔貅堂的线索,都要及时传递到少林。少林掌门慧可大师一向遵循佛道,与世无争,可这一次由于慧仁之死,激怒了这位高僧。他主动发起武林贴,召开武林大会,表现出强烈的除魔决心。

    可他们手中握有的线索仅仅只有貔貅堂这个名字,所以这场诛魔行动仍然只是一个提案,无法付诸行动。

    萧暮寒想,如果苍夜真是貔貅堂的魁首,而貔貅堂背后真的是黎国,那么这场风云变化从江湖到朝廷,囊括全局。如果不及时粉碎阴谋,大凤将永无宁日。皇上纵然可以派人保护那些朝廷命官,可焉知子涵下一个阴谋是什么?阴谋还没有败露之前,大凤没有理由向黎国挑起战争。这种局面,就变得大凤在明、黎国在暗,子涵可以在背后覆雨翻云,而他们却只有招架之功。

    而化被动为主动的机会,却被自己白白流失了。他暗暗问自己,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仍会选择这么做么?他不知道。

    “治你的罪?”萧重彦冷笑,口气从来没有这样严厉过,“治你的罪就可以挽回损失么?”他指着萧暮寒和萧沉璧,“你们一个两个脑子里都是怎么想的?身为朝廷重臣,连轻重缓急都分不清么?朕如此倚重你们,你们就是这样还报朕?!”

    两人低头跪着,只看到明黄的衣摆在他们面前疯狂摆动,萧重彦像一只被激怒的困兽,脚步中带着不可遏制的怒气。

    这种狂躁、阴郁的样子,让两人觉得陌生。皇帝一向冷静威严,极少失态。可是现在这样子,让他们觉得他愤怒中有一种极度压抑的悲哀。十分复杂的情绪,让人捉摸不透。

    “皇兄,臣弟知错……”萧沉璧的语声充满落寞,他呆呆盯着地面,心里麻麻的一片,已经无法确切分辨自己的感觉。

    萧重彦愣了愣,低头看他一眼,略略有些震动。这兄弟万事不放在心上,在别人面前是一副贪图安逸享乐的模样,可此刻,他难过的样子竟让他觉得心里一阵酸涩。还有,是不为人知的歉疚。

    沉璧,你本来不用这么为难的。本来,这一切都应该是朕去担当。可朕,朕无计可施……

    怒气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散去,萧重彦脱力地坐下,涩声道:“你们起来吧。”苦笑了一下,道,“好在朝中众臣只知苍夜的案子由朕亲自在办理,朕少不得只好放出谣言,说他从天牢潜逃了,丢脸也是丢的朕的脸吧。”

    两人站起来,互相对视一眼,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过关。

    “皇上?”萧暮寒不确定地看着萧重彦,“皇上打算……?”

    “追查苍夜的下落,仍由沉璧去办。此事宜暗中进行,不宜公开通缉。”萧重彦沉声道,“沉璧,你通过龙镜阁在各处的分部,寻找苍夜的下落。”

    再转向萧暮寒:“寒儿,你通过江湖途径,密切关注貔貅堂的动向。朕自会下令禁军加强戒备,保护皇城安危。”

    萧沉璧暗暗松口气,同时心中升起感激之情。皇兄要求将追查苍夜的事暗中进行,可见他仍然顾念苍夜与自己的关系。

    两人躬身应是。萧暮寒道:“臣请派得力手下前往黎国,潜入王宫,调查苍夜的身份。”

    萧重彦同意。

    周围雾气弥漫,南宫雨陌觉得自己的身子就像飘浮在空中,不能着力。朦胧中看到一双秋水般冷洌的眼睛,与她默默对视着。然后,那双眼睛里一点点泛起温柔,就像湖泊中的涟漪,一点点散开、一层层荡漾。湖心映着柳丝,灵动的影子,带着春的气息。

    是夜么?那双冰冷的眼睛,也可以温柔如斯、生动如斯?

    “夜……”呢喃的语声从她唇中轻轻逸出,飘散在雾里。她看到他一步步后退,漆黑的衣袂无风自动,发丝散开,滑过流水的影迹。然后转身,留给她一个消瘦而孤独的背影。

    “夜,别走……”她焦急地发出呼唤。

    他止步,默然片刻,没有回头。举步向前走,明明走得很慢,可眨眼已经消失在雾中。

    “不!”她模模糊糊觉得自己心痛地厉害,想要伸手拉住他,“别走,留下……”

    “南宫小姐,你醒醒,你醒醒。”谁的呼唤就在耳边,隐隐让她觉得这声音会将她与苍夜分开,意识在挣扎,眼睛却慢慢睁开。

    原来,不过是这一场梦。醒来时,半窗明月,一地清光,一盏晕红的灯被伺候她的侍女移到床边。脸上湿湿的,果然是流泪了。刚才的梦境那样清晰,心,一阵刺痛。

    她被送来这个地方,那个身穿青苍色衣服的男人连名字都没留下,就在她面前彻底消失了,包括押送她的杀手,她也从未看到。

    唯恐那位叫“菱儿”的哑女被杀人灭口,她向那男人提出,将她留下,理由是她已习惯与她“交流”,也习惯了她的照顾。

    男人同意,并且又为她派来一位名叫碧霄的侍女。那女孩年龄与她相仿,口齿伶俐,脆生生地说着江南话,口风却极紧。问她是哪里人,这是哪里,她一概不回答。只是笑吟吟地让她安心住下,不要试图逃脱云云。

    这地方在一个湖心的岛上,四面环水,必须要驾船才能上岸。除了碧霄与菱儿,另外还有一些守在明处或暗处的侍卫,将她看得很紧。

    她已来了两日,却没有见到正主。一路奔波再加上心力交瘁,她一来便感染上了风寒,当夜发起烧来。碧霄移了张床到她房间,就近照顾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