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一身傲气

章节字数:3114  更新时间:12-05-22 12: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垂眸,盖过眼底闪过的一道阴鸷光芒,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线,隐约露出倔强之色。子湘跪下去,低声嗫嚅:“王兄息怒,臣弟知错了,再不敢忤逆王兄,请王兄消消气吧。”

    见兄弟这样放低姿态、虚心认错,子涵哪里还狠得下心来?脸色、声音都不觉放缓,伸手虚扶了一把:“起来吧,我们二十几年兄弟,孤难道还跟你计较不成?”

    子湘站起来,仍然低垂着眼帘,闷声道:“臣弟活了二十一岁,还是第一次看到令我心动的女子。”

    子涵诧异地看他,带着审视的目光:“你说的是真心话?”

    “在王兄面前,臣弟哪敢撒谎?”子湘越发委屈,“臣弟见到的女人,要么是那些故作骄矜的名门闺秀,要么是倚栏卖笑的风尘女子,哪有一个像南宫雨陌这样自然纯净、充满灵性的?”

    子涵心头一动,能得自己的五弟如此欣赏,这南宫雨陌看来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难怪能够化解夜这样的万年冰川。可是到底不肯轻易赞同子湘的话,肃容道:“你才不过与她见过一面,哪里能够了解这么多?何况你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把我黎国女人说得一无是处,难道孤后宫那些女子个个都是庸脂俗粉?

    子湘牵了牵嘴角:“王兄一心扑在国事上,哪里瞧得见后宫那几个女人?那些人无非是替王兄装点后宫而已。王兄管过她们性情如何,是否识情解趣么?”

    子涵语塞。从下定决心要夺王位起,他的心里除了那把龙椅,再也装不下别的,对后宫女子确实没有特别钟爱过。

    看着自己平素倨傲、眼高于顶的兄弟第一次露出真诚的表情,提到喜欢的女子,而且又不似刚才那样嚣张、任性,他倒有些迟疑了。

    子涵脸上细微的变化没有逃过子湘的眼睛,一抹得意之色迅速从他眼底掠过。他带着恳求之意看向子涵,低低道:“南宫世家是大凤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几大世家之一,实力雄厚,若是臣弟真的喜欢上南宫雨陌,将来娶她为妃,对王兄的秋千大业有益无害。至于苍夜,他远在大凤,只要他完成王兄赋予的使命,他对王兄来说不过是个影卫。那时候木已成舟,王兄难道还忌惮他不成?”

    子涵沉吟不语,但似乎有些动摇。

    子湘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他发现子涵的眼睛很深,里面有些东西是他看不透的。他心里有隐约的不安,他以为他们兄弟应该是无条件彼此信任的,可子涵却好像有什么事瞒着他。

    良久,子涵终于开口:“不,在孤没有夺下大凤江山前,一切都是未知数,孤必须每一步都走得十拿九稳。你私自废了南宫雨陌的武功,孤已经不追究你了,你想让南宫雨陌成为你的女人,也不是不可以,便你必须等,等孤的计划全盘实施后。”

    子湘的手指慢慢聚拢,脸色有些发白,他直愣愣地盯着子涵,说不出是伤感还是愤怒:“我知道,你始终看重苍夜。从你在子淹宫中第一次见到他,你就一直欣赏他。那时候我们自己都活得岌岌可危,可你却一再跟我说,你要救他脱离苦海。”因为激动,他连敬语都忘了,“要不是我知道你心里只有王位,我真以为,真以为你……”

    子涵气得脸色发青,恨不得再一巴掌抽过去,厉声喝道:“你说的什么混账话?刚才还道朕心中只有国事,现在竟把孤当作子淹一样看待了么?”伸手一指殿外,“你给孤滚出去,好好清醒清醒,想明白了再来见孤!”

    两人一个脸青、一个脸白,彼此眼里都有受挫的怒意。子湘悻悻地垂下头,目光狠狠盯着崇仁殿的地砖,盯了五秒,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臣弟告退!”转身拂袖而去。

    子涵跌坐在椅子里,粗重的呼吸昭示着他此刻的愤怒。旁边内侍连忙送上茶来,恭敬道:“大王,消消气,五王爷少年心性,并非对大王不敬。”

    子涵接过茶,喝了几口,借以压下心头的怒气。然后开始批阅奏折,批了半晌,他想起什么,扬声唤道:“来人!”

    殿外侍卫闻声进来,单膝跪地:“请大王吩咐。”

    “到子归岛上,将南宫雨陌带来王宫,软禁在纤羽阁,请太医为她调理,不许她出阁半步。”

    “是,属下遵命。”

    “慢!”子涵叫住侍卫,“将她蒙昏过去再带来。”

    “是,属下遵命。”

    南宫雨陌醒来时,只觉得浑身每块股肉、每根神经都在疼痛,她迷迷糊糊地发出一声低哑的呻_吟,咬得血痕斑驳的唇中吐出一个字:“夜……”

    “南宫小姐,南宫小姐。”碧霄的声音听来十分遥远,她慢慢睁开眼睛,涣散的目光很久才聚拢来,慢慢有了焦点。

    她看到碧霄手中拿着一个长条形的锦盒,旁边有一名老人在纸上沙沙地写着什么。这个人是大夫?那个被称为五爷的人,废了自己武功,却还派大夫来给她疗伤?

    黎国,这里是黎国,那个关于貔貅堂的猜测,再次浮现在她脑海中。如果貔貅堂果然是黎国的组织,如果黎国国君有觊觎大凤的野心,那么她又算他们棋局中的哪一步?南宫雨陌不过是个初涉江湖的小女子,连南宫世家半片天空都顶不起,他们抓她来又有什么用?用她来要挟南宫世家么?父亲会因为她而向敌人妥协?

    她在心里冷笑,如果黎国国君打的是这个主意,那么他完全错了。他的父亲是堂堂南宫世家的家主,自当捍卫南宫世家的利益与尊严,绝不会为自己的女儿出卖同门。

    意识越来越清醒,她支撑着坐起来,感觉身体里蚍蜉散造成的虚软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被废武功之后的空冷无力,就好像身体里的血液都被抽光了一般。

    “南宫小姐,你醒了?”经过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碧霄心有余悸,脸色仍很苍白,“大夫已给你看过,开了方子,五王爷吩咐,要尽快让你的身体好起来。他还派人送了名贵的人参、茯苓等补药过来。我立刻给你去煎了,好让你服用。”

    五王爷,原来刚才那个人竟是黎国的五王爷。那么,他应该是奉了黎国国君之命来毁自己武功的?为什么不干脆一点,在抓到她之后直接废了她的武功,而要留到现在?这个人的行事真让人难以捉摸。

    还有他说的那些话,他笑容中带着攻击与掠夺性的目光,让她心里暗暗生寒。这个人表现出来的冷酷凶残,实在与他俊美的相貌无法比拟。那双眼睛本来带着女子的阴柔与妩媚,可是当他盯着别人的时候,却让人感觉像被凶猛的猎豹盯着。

    可是,我已经落入没有任何依傍的惨境,你还能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

    脑子清明的南宫雨陌,神色竟是出奇的平静,连那大夫都看了有些诧异,温声道:“姑娘觉得如何?”

    “我没事。”南宫雨陌淡淡道。

    便是死我也无所畏惧,想让我丢了武功,同时丢掉傲气?办不到。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会与你们这些魑魅魍魉周旋到底!

    她靠在床上,慢慢调息。每一次呼吸都牵动全身的疼痛,可她却想用这个方法让自己保持清醒。

    碧霄煎好人参,拿进来,送到她床前。见她凝眸看着窗外,没有绝望,没有哀伤,只是那样沉静,沉静得好像活在另一个世界,她惊讶了,轻轻唤道:“南宫小姐?”

    南宫雨陌黑白分明的眸子转过来,仿佛有一道月光照到水底,澄澈透亮,清凉萧索:“请告诉我,刚才那个人叫什么,你们大王叫什么。”

    碧霄一愣。

    “他都已经承认这里是黎国了,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么?”

    “这……”碧霄抿抿唇,“大王名叫子涵,五王爷是大王的五弟,名叫子湘,封襄王。”

    “是你们大王将我抓来的?为什么他至今没有出现?”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奉命行事。”

    “这是什么地方?在哪里?”

    碧霄犹豫了一下,被南宫雨陌那双美丽澄澈的眼睛注视着,她感觉自己好像受到了压迫,不由自主道:“这是子归岛,在黎国国都穆沧的东面,澜月湖中。”

    南宫雨陌点点头,清浅一笑:“谢谢你。”

    碧霄呆了,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竟然还能笑得出?

    而子湘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南宫雨陌脸上那个笑容。她靠在床上,漆黑的眉眼衬着苍白的面容,因为消瘦,整个人看起来那么纤细,露在外面的一截脖子仿佛一掐就能掐断。可是她的神情那样平淡,好像施加于她身上的那些劫难,对她来说毫无影响。

    这样柔弱的身体里,究竟藏着怎样的坚强?

    有一瞬间,子湘脑子里浮起一个词:人淡如菊。他甚至有些妒忌苍夜,以前是妒忌子涵对苍夜的器重,现在则妒忌他有这样一位红颜知己。

    “我来带你走。”他笔直地走过去,像宣告什么一样,冷酷霸道,不容置疑。

    “你?要带我去哪里?”南宫雨陌吃了一惊。

    “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