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脱困之谜

章节字数:3026  更新时间:12-05-27 15: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漆黑的夜,浓得似墨,一盏灯笼将昏黄的光洒在这个空旷而幽静的院落,同时映出院子里站着的两条黑衣人影。明明是春季,这个院子里却仿佛笼罩着一层阴冷的气息。连那两名站得像石像般笔直的人影,也是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雨已歇,风未止,夜深沉。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黑暗中听来仿佛带着某种奇异的、慑人心魂的杀气。

    远处时还如急风骤雨,近小镇分明放缓了速度,唯恐惊动镇上酣睡的人们。院中那两人惊喜地对望一眼,立刻闪身到大门后。刚一听到敲门声响,他们立刻打开了大门。

    七八人牵马鱼贯而入,灯光照出为首之人,高大的身躯却带着种不真实的缥缈,仿佛随时可以隐没在黑暗中,只有一双眼睛格外犀利、明亮。这个人,竟是苍夜的师父、无极魁首独孤玄。

    他手中还抱着一个人。进院来立刻将他放下,低声问道:“夜,怎么样?”

    “夜没事。”微颤的声音,昭示着苍夜此刻激动的心情。他环顾四周,一张张熟悉的脸,都是貔貅堂的属下或师父的侍卫。没想到他们从天而降,杀光牢里的狱卒与守卫,救出自己。趁夜潜逃,直奔到此。

    这里离京城三十里,是一个僻静的、不引人注目的小镇,貔貅堂在这里设了据点,供传递京城与总坛的信息之用。

    “师父,郁离他……?”为什么没有看到郁离?师父不曾救他?一路狂奔,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师父只说,到地方自然会将事情原委讲给他听。

    “跟我来。”独孤玄简短地道,又对其他人挥手,“你们各自退下休息去吧。”

    众人躬身应是,各自散开,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刚才这里根本没有过那么多人,而这院子也始终如亘古以来那么僻静。

    独孤玄带苍夜往后院走,黑暗中一条人影向他们扑来,脚步踉跄:“堂主!”熟悉的声音,却已是沙哑不堪。

    “郁离?你怎么在这里?”苍夜震惊到极点。

    “进去说!”独孤玄低喝一声。

    屋里点起灯,苍夜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郁离:那张脸已经瘦得脱了形,眼窝深陷、面色枯黄,嘴唇苍白,身上重重叠叠不知道有多少包扎,把整个人捆得像粽子一般。

    “堂主!”连站都站不稳,郁离却屈膝想要跪下去。苍夜一把抓住他,心头一阵钝痛。被关到另外一间囚室后,他到底受了多少罪?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

    “郁离,发生什么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堂主,属下没事……”郁离垂下头,不想眼里泛起的泪光被独孤玄与苍夜看到。流血不流泪的汉子,此刻却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

    “还是我来说吧,郁离,你到床上歇着。”孤独玄吩咐一声,对苍夜道,“说起来,全靠郁离,我们才能把你救出来。四天前,他被调到天牢,由凤宣帝亲自审问。他受尽酷刑,却始终没有吐露半个字。最后他昏死过去,狱卒发现他已经咽了气,便将他丢弃到乱葬岗。

    也是他命不该绝,狱卒以为他已死,实际上只是一种假死现象。他被丢在乱葬岗后,残存的意志又令他重新活过来。他在雨里拖着残破的身躯爬行,不知道爬了多久,中途又昏过去几次,天亮时昏倒在山脚下。”

    虽然是独孤玄转述,苍夜也听得惊心动魄。原来短短几天,郁离已经历了死而复生的过程,这个过程太过惨痛,令人不敢想象。本来就已被废了武功,而且身受重伤,再加上严刑拷打,就是铁人也经受不住。最后他是凭着怎样的毅力让自己又重新活过来的?

    他向郁离投去一瞥,淡漠的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心痛。郁离脸上微露笑意,眼里满是忠诚与敬意。

    “那天正好你的手下接到郁离飞鸽传书,得知你行刺樊蠡未归,可能有了危险,飞马赶往京城。无巧不巧,正好碰上昏迷的郁离。

    他们迅速将他转移到这里,为他疗伤。本来我接到大王急召,夜狼族谋反,大将军牟竭不善应付他们的巫蛊之术,所以我不及与你见面,就匆匆赶回穆沧。可中途收到你失手的消息,我连忙与大王联系。大王回复道,先设法救你,再回穆沧。”

    苍夜黑眸深处掠过一丝震动。

    独孤玄似是猜到他心中所想,深深看他一眼,那一眼的意思是:大王对你何等器重,还用我多说么?

    苍夜缓缓垂下头去。

    “于是我折身返还,来到这里,见到郁离,知道你被关在萧沉璧的牢里。感谢这几天的风雨天气,让我能够潜入逸王府,找到那片密林。没想到萧沉璧完全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他在林中设下机关阵法,若不是我曾习过阵法,对天罡地煞演绎的阵法颇有研究,而这林中的阵法与之相似,我还没办法顺利救出你来,只是仍然被阵法伤了……”

    独孤玄身上多处受伤,刚刚简单处理过。说到这里,他的面色不禁变得有些凝重:“我们只知道大凤有个麒麟王,没想到还有一个身份特殊的逸王。萧重彦的左膀右臂这么强,大王想实现宏图霸业,恐怕要费一番功夫。”

    “夜与貔貅堂所有下属誓为大王肝胆涂地、死而后已!”黑眸仿佛被点亮,忠诚而坚定的目光令苍夜的面容熠熠生辉,就像一株盛开的曼珠沙华,火焰般燃烧,将他刚才的虚弱状态一扫而空。

    独孤玄赞许地点点头:“你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身体这么虚弱,看来不止是中了酥骨散那么简单。”

    “夜本来以为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可是这几天情况没有恶化,夜猜想,可能是萧沉璧给我服了另外一种毒药。可实在想不通,夜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他还要给我服毒干什么?”

    独孤玄道:“萧沉璧的做法,连我都猜不到原因。不管他了,夜,你是在哪里中的酥骨散?”

    “回师父,是在刑部大牢。”

    “好,明日我回城里一次,潜进刑部大牢,去偷酥骨散的解药。”

    “不,师父。”苍夜忙道,“城里必定已经戒严,我们只应尽快离开,不能再回去自投罗网了。夜在无极研习过毒药,还记得酥骨散的配方,我们自己配制即可。”

    独孤玄摇头道:“世上毒药千奇百怪,就算同是酥骨散,各人配置的也都不相同。弄错一种配方,就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我不想拿你冒这个险。”

    苍夜心头一暖,这位号称冷血的师父,原来心里也是这样维护我的么?

    “师父不必担心,我们总坛有精通医术之人,夜回去再请他解毒,这样可保万无一失。”

    “只是这样路上多有危险。”独孤玄依然有些放心不下,“我送你们到总坛,再回穆沧去吧。”

    “不,师父。”苍夜连忙劝阻,“夜已经拖累师父了,若是夜狼族闹出什么事来,夜对不起大王。他们那位族长凶残成性,以前还是靠师父将他震慑住的。臣服大王不过两年,现在又蠢蠢欲动。师父赶紧回去吧,千万莫再耽搁了。夜有这些兄弟在,不会出什么事。”

    独孤玄见他坚持,便点头同意了:“也好,明日我们分道扬镳。”

    苍夜从椅子上滑落,双膝跪于独孤玄面前:“师父……夜违背师父命令,不曾杀掉那位姑娘……夜知罪,请师父责罚……”

    独孤玄鹰一般尖锐的眼睛里有光芒一闪,盯着苍夜道:“那位姑娘可是南宫世家家主南宫恒的女儿南宫雨陌?”

    “……是……”

    “她与萧沉璧走得很近,想来也跟萧暮寒是朋友。”

    苍夜心头一凛,看来,师父知道的并不比自己少。背上发寒,却面色不变:“是。夜在麒麟王府三天,他们也在,夜不愿暴露身份,所以没有对她动手。”

    “哦?只是由于这个原因?”独孤玄目光如剑,犀利地似要穿透苍夜的五脏六腑。

    苍夜胸口一阵窒息,头发晕,勉强支撑着自己,跪得笔直:“夜不敢欺瞒师父。”

    “很好,只要你心口如一就好。我明日便走,你们也尽快离开。我回去自会向大王详细禀报这边的情形,你静候大王指令,好自为之。”独孤玄肃容,目光中多了几分威压,“至于这位南宫姑娘,既然她是这种身份,我倒觉得暂时可以留她性命。等我回去请示大王,若他有意将南宫世家纳入貔貅堂,倒是给我们增添了很大的实力。”

    “不,师父……”苍夜心头一阵刺痛,“夜不想再与她发生任何关系。”

    独孤玄冷笑:“你这么说,分明是对她仍然有情,否则,只要是为黎国的利益,你只需服从大王命令便好!”

    苍夜犹如被当头敲了一棒,身子几乎跪不稳,狠狠咬牙,把自己撑住:“……是,夜遵命,恭候大王旨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