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如此正派

章节字数:3088  更新时间:12-06-17 09: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黎明再次来临,安静了一夜的客栈重新热闹起来。客人们开始梳洗下楼,用餐的用餐,出门的出门。脚步声夹杂着后院马厩里传出的马嘶声,还有厨房开始忙碌的声音、伙计应答的声音,陆续响成一片。

    苍夜不慌不忙地收拾好衣物,与郁离一起出门,叫上他的四名手下,正欲下楼,就听邱洛伟那个房间里传出“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猛地拉开,撞到墙上。一个人影疯了般冲出来,神色慌张,正是昨晚与邱洛伟一起的那对兄弟之一。

    苍夜随意瞟他一眼,脚步未停。

    那人从苍夜身边冲过,疯狂地敲打起隔壁的房门,因为紧张、急切,声音竟有些嘶哑:“傅兄起来!傅兄起来!邱公子被人杀了!”喊声惊动整幢楼,房门纷纷打开,一张张面孔探出来,惊疑不定。随即意识到有什么祸事发生,又立刻缩回头去,把门关上。

    “大哥,你说什么?邱公子被杀了?”惊骇的、不敢置信的声音,出自那位兄弟之口。

    苍夜侧首,从眼角的余光中看到被敲的房门打开了,姓傅的汉子从里面奔出来。可能因为宿醉的缘故,他的面孔很难看,脚步有些踉跄。而乍闻邱洛伟的死讯,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一把推开那位兄长,直奔邱洛伟的房间。

    郁离用询问的目光看苍夜一眼,苍夜坦然自若,一步步向楼下走去。依然是那副弱不惊风的样子,纤瘦的身躯略显佝偻。

    等他们坐下吃早饭,店堂里已响起一片议论声。掌柜惊慌失措地奔上楼去,伙计战战兢兢地抬头看着楼梯的方向,脸色苍白。

    “伙计,就算出了人命,你也得招待客人啊。”苍夜唤他,低沉柔和的声音,斯斯文文的态度,立刻引起伙计好感,向他走来,点头哈腰道:“客人,您用点什么?”

    语声刚落,就见姓傅的与那对兄弟从楼上直冲下来,一人拔刀,两人拔出判官笔,指着店堂里的人,双目赤红,厉声喝道:“铁笔兄弟轩辕伯懿、轩辕仲和与太原霸刀傅况在此,点苍掌门之子邱洛伟邱公子被杀死在客房里,是谁下的毒手?!”

    掌柜跌跌撞撞地跟下楼,想要伸手去拉傅况,又不敢动手,苦着脸道:“三位爷,凶手杀了人,怎么还会留在这里等你们抓?既然那位邱公子是江湖中人,就求爷用江湖的方式解决吧。小店本小利薄,经不起折腾。如果被官府知道,小店以后怎么做生意啊?”

    三人根本不理他的苦苦哀求,目光凌厉地从店内坐着的客人面上一一扫过。有人已经露出怯色,见过世面的则充耳不闻,继续吃他们的早饭。苍夜与郁离等人埋着头,眼睛盯着饭碗,一动不动。

    傅况那双如同噬血的鹰目蓦然扫到苍夜脸上,盯了他两秒,几步冲过来,猛地伸手抓住苍夜的手腕。

    “嗒”的一声,苍夜手中的筷子失手跌落在桌上。他抬起头,惶然看傅况一眼,又是惊恐,又想装出胆大的样子,手在微微颤抖,腰板却刻意挺直起来:“你……你干什么?我是读书人,我不是凶手……”

    而扮成老者的郁离颤颤地想要扑上来保护自己的“儿子”,又慑于傅况脸上的杀气,一动也不敢动:“大爷……”

    在傅况扑向苍夜的同时,轩辕兄弟也如狼似虎地扑向其他食客,一瞬间,店堂内响起一片稀里哗拉的声音,桌子、椅子被碰翻,有人跌倒、有人惊呼,碗筷撒了一地。

    坐在最里面的是两名身上佩剑的武林中人,刚才一直没有开口,此刻见他们如此疯狂的样子,不禁拍案而起,怒声喝道:“洛阳人关磊、关落在此,谁敢放肆!你们这算查找凶手么?分明是野狗咬人!点苍掌门之子又如何?就算点苍掌门在此,也得讲理!”

    轩辕兄弟大怒,用判官笔指着关磊、关落,脸孔扭曲:“莫非就是你俩暗杀了邱公子?今天绝不放过你们!”冲上去便与他们厮打起来。

    掌柜的没想到会遇到这种厄运,急得眼泪都恨不得掉下来,连连哀求:“别打了,爷,别打了,事情再闹大就不好收拾了。”

    苍夜暗暗冷笑,所谓正派中人,原来就是这样蛮不进理。可是他面上丝毫没有露出来,只是瑟缩地看着傅况。

    傅况刚才被关磊、关落引开目光,此刻才回过神来,发现他根本没有内力,悻悻地丢开手,喝一声:“滚!”苍夜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起身倒退着往外走。经过掌柜身边,他悄悄塞给他一锭银子,用极低的语声道:“掌柜的,今天你这里损失惨重,这个给你,算作我们对你的小小帮助。”

    掌柜惊喜交集地想要道谢,苍夜用眼神制止,迅速与四名手下退去。

    离开客栈的时候,他们还听到里面传出兵器碰撞声、惨叫声,苍夜向门口看一眼,漠然放下车帘,道:“这姓傅的与轩辕兄弟,今日必定要找关磊、关落做替罪羔羊了,否则他们没法跟点苍交代。”

    “这些正派中人,顶着正义的嘴脸,其实内心也诸多自私、贪婪,背地里多的是鬼蜮伎俩。”

    苍夜冷冷一笑,身子往后靠,轻轻吐出一口气:“以我现在的状态,我没想到我会刺杀成功,若非这邱洛伟也是……”眸光一闪,瞬间沉没在黑瞳中。那双眼睛,黑得无边无际,深得犹如寒潭。

    郁离看着他,眼里充满敬意,却将同情悄悄埋在心底:“堂主便是失去功力,照样能够杀人于无形。”

    苍夜无语。

    这世上是非对错由谁去评说?可无论如何,他的双手已染满血腥,怎么也洗不掉自己的罪孽。

    阳光已经洒遍大地,官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马匹渐渐多起来。郁离躺在马车里,看着他们堂主清冷的眸子中渐渐露出沉思之色,他想,堂主想的可能与他是同一个问题:前面等着他们的会是怎样的命运?

    被子湘派来照顾南宫雨陌的侍女名叫含笑,十六岁,眉清目秀、心灵手巧。南宫雨陌来的当天,她就伺候她沐浴更衣,为她梳理头发,给她煎药、喂药,服侍妥当后,点起檀香,淡淡的氤氲在屋子里缭绕,让人觉得安心。

    含笑搬了一床被褥过来,铺在床下,对南宫雨陌道:“小姐,奴婢就躺在这里,要是晚上小姐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奴婢。”

    南宫雨陌觉得不忍,和声道:“不要这么叫,我不是你的小姐,你也别自称奴婢。”

    “可这是王爷吩咐的。”含笑为难道,“奴婢不敢违背王爷的命令。”

    南宫雨陌心下涩然,点头道:“好吧,那我不勉强你。”顿了顿,又道,“你们王爷……他是不是平日待你们极其严苛,所以你这么怕他?”

    含笑想了想,摇摇头:“其实不是的,王爷他……他虽然脾气坏,可本心并不坏。”

    南宫雨陌微微一笑,这丫头,是怕她与她们王爷有什么特殊关系,所以不敢在自己面前说真心话吧?

    服过药后,身上的疼痛似乎减轻了许多,人有一种懒洋洋、昏沉沉的感觉。渐渐的,南宫雨陌觉得眼前的烛光变得模糊了,她闭上眼睛,吐出喃喃的低语:“含笑,我困了,你也睡吧……”

    含笑应道:“是,小姐好好睡吧,奴婢也睡了。”却坐在铺上,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她才站起来,走到房外。灯光下子湘颀长的身影站在院中,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王爷,小姐睡了。”含笑低语。

    子湘点头,跟她进屋,到南宫雨陌床前,俯身看着她。那张苍白消瘦的脸只剩下巴掌那么大,安静地闭着眼睛,表情放松,睡得很沉。长而细密的睫毛覆盖着白天充满戒备的双眸,被灯光映着,有一种柔和如梦的感觉。嘴唇轻抿,稍稍添了些润泽,线条美好得让人忍不住想去描摩。

    “这安神的药真管用,瞧她睡得多香?”语气竟带着淡淡的欣慰与宠溺,这时候的子湘再次令含笑惊讶了。

    “是,王爷对这位小姐真是用心良苦。”

    “你出去会儿,本王稍后叫你。”

    “是。”

    含笑出去,轻轻带上门。子湘端了张椅子坐到床前,目不交睫地看着南宫雨陌。那双妩媚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眼神深沉而温柔,完全不似白天那种暴戾的样子。看了很久,他轻轻伸手,轻轻抚摸南宫雨陌的脸,从眉心到眼睫到鼻梁到嘴唇,一点点描绘。

    “雨陌,你知道么?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从来没有对哪个人像对你一样,第一次见面就想得到你,想把你……深深揉进我的身体里。”他低喃着,慢慢把嘴唇凑到南宫雨陌脸上,吻下去,蜻蜓点水一般,从脸颊到嘴唇。

    “唔……”酣睡中的南宫雨陌感觉到不适,眉心皱了皱。

    子湘一愣,想不到她服了药依然这样警觉。他坐直身子,靠进椅子里,带着些小小的满足,唇边露出一丝笑容。雨陌,我会等你身体好起来,你,一定会是我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