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冰霜欲摧

章节字数:2821  更新时间:12-06-05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宫雨陌没想到子湘会真的兑现他的承诺,而秋嫂真的愿意放弃她的花草,到她身边伺候她。因为秋嫂的到来,南宫雨陌觉得自己的心踏实了许多,这个经历过人世沧桑、心如明镜的人,无声地教会她许多东西。

    只要子湘不来纠缠她,南宫雨陌会请秋嫂陪着,在花园里徜徉,呼吸花草的芬芳,聆听花草的语言。她因此认识了许多花,有很多是家乡常见,却从来不知名的。她慢慢沉浸在这个色彩斑斓的世界里,慢慢觉得自己的心贴近了自然,慢慢变得更加冷静而沉着,学会用一双淡定的眼看世界,坦然无畏。

    午后的日光暖暖的,她独坐在临湖的亭子里,远处群山莽莽,近处波光潋滟。风拂起她额头几缕秀发,迷了眼睛。娟秀的脸庞被阳光镀出一层柔和的光晕,不复以前那么苍白。漆黑的眼眸默默凝注着那池湖水,仿佛看到时光在水底流淌,万千沧桑。淡淡的惆怅与思念染上眉间,朦胧了她的表情。

    子湘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南宫雨陌以那样一种专注而迷茫的样子坐在凉亭里,他看呆了,目光完全被南宫雨陌的身影占据。他只觉得这园中所有的风景加在一起,都不如南宫雨陌那么动人。

    “雨陌。”他唤她,声音很轻,唯恐惊到她似的。

    南宫雨陌回头,目光掠过他的脸,没有停留,也没有应声。

    子湘心头像被针扎了一下,细细的痛,这些日子他一直忍着,连碰都没有碰南宫雨陌一下。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让他这样隐忍,明明就在眼前,却要保持那么遥远的距离。他只能在她药里添加安神的成分,在她睡熟后悄悄看她美丽的容颜,然后一亲芳泽。

    开始,这种小动作给他带来乐趣,就好像一个得到新鲜玩具又不愿与人分享的孩子,只在无人的时候才把它拿出来,偷偷把玩。可是这些天过去,他始终被南宫雨陌那双纯净而清明的眼睛束缚着手脚,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被磨光了,这不是子湘。

    “今天看你气色不错,想是身子好多了?”他看着南宫雨陌,眼里有隐约的期待。

    “是的,谢谢你给我用的那些药。”南宫雨陌的声音淡淡的,对子湘,她已没有最初那么憎恨,反而添了一丝同情,可是他始终处在与她敌对的位置,她无法用对待朋友的态度去对待他。

    子湘走过来,坐到她面前,尽量缓解心中的懊恼情绪,声音听来却仍然很沉闷:“你一定要用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对我么?你没有一点感情么?我再怎么做都感动不了你?”

    见他没有暴怒,反而露出黯然伤神的样子,南宫雨陌隐隐有些不忍。有一瞬间,她恨自己心太软,这个人毁了她的武功,将她当作宠物一样关起来。可是看到他一点示弱的样子,她又会对他生出同情。

    她抬起眼帘,静静地看着子湘,道:“其实,你根本不必在我身上花费那么多心思,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会喜欢你的。我想知道,你,不,你们把我抓来究竟想干什么?”

    “不!现在没有我们,只有我!”子湘激动起来,迫切地盯着南宫雨陌的眼睛,“你听清楚,没有我王兄,没有黎国,只有我这个人!我不管他把你抓来的初衷是什么,现在你可以把这些统统忘掉!你只要记得,你在我这里,你是我喜欢的女人,我想娶你,这就够了。”

    南宫雨陌正视着他,目光坚定,一字一句道:“可是我忘不掉自己的身份与责任,我是大凤人,是南宫世家的女儿,我不能容忍你们做出有损于我家国之事。就算我没有把你当成敌人,我们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该死的!”子湘气极败坏地握紧拳头,脸色发青,咆哮的气息几乎喷到南宫雨陌脸上,“你能不能不要跟我讲什么大道理?就因为喜欢你,我连我王兄的旨意都违背了。按你们大凤朝的那套清规戒律,我是不是对我王兄不忠,对黎国不忠?去它的礼教、去他的规矩!我才不要活得那么累,我只想为自己活着,可不可以?你呢?你这该死的女人能不能放下你的忠心和孝道,为你自己活一回?”

    南宫雨陌无声地叹息:“很抱歉,我们是不同的人,你有你的追求,我有我的坚持。何况,就算不考虑家国利益,我有心上人,他已经深深刻在我心上……”

    子湘面色一僵,脸上的表情有几秒钟的呆滞,然后突然站起来,俯身一把抱住南宫雨陌。南宫雨陌大惊,用力想要推开他,却被子湘的手臂死死箍住身子,动弹不得。南宫雨陌失声惊呼:“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子湘咬牙切齿地在她耳边吼道,“这些天我忍得太厉害了,现在,我要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说罢抱起南宫雨陌,大路跨下凉亭,向他自己住的院落走去。

    南宫雨陌的心猛地坠入无底的深渊,耻辱与绝望犹如最锋利的钢丝,将她的心绞得支离破碎。此刻子湘眼里燃烧着近乎狂热的火焰,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脚步震得南宫雨陌的心脏都随之颤动。

    他冲进自己房间,喝令守候在屋内的侍女退出去,用脚踢上房门,然后一个转身,将南宫雨陌抛在他那张豪华舒适的大床上。

    “子湘,你不能这么做!”南宫雨陌用力爬起来,还未来得及下床,已被子湘一把抓住,迅速解下他腰里的丝绦,把南宫雨陌的手分开绑在床栏上。

    “我不能这么做?嗯?谁说我不能这么做?这是我的地方,自然由我作主!”狭长的凤眸中闪过决绝的目光,子湘伸手去扯南宫雨陌的衣服。南宫雨陌抬腿踢向他的手,子湘不怒反笑:“果然是南宫世家的女子,性子这么刚烈,只是你武功尽失……”语声中已轻而易举地抓住她的两条腿,狂傲地挑眉,“怎样?要不要我把你两条腿也绑起来?或者,你更愿意再尝尝蚍蜉散的味道?”

    “子湘!你卑鄙!”南宫雨陌悲愤已极,一张脸上已褪尽血色,终于到了这一步,逃不出子湘的魔掌了么?本以为他还会有一线理智,可是现在……她突然想到咬舌自尽,可是脑子里刚一转念,一拿丝帕已被塞进她嘴里。

    “我怎么舍得你死?雨陌,你就这样憎恨我,宁死都不愿我碰你么?可我偏偏舍不得你呢……”尾音低沉下去,沮丧而伤感。南宫雨陌惊愕地看着他,这个人的脸变得好快,她总是无法跟上他的变化……

    子湘伸手,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上南宫雨陌的脸庞,南宫雨陌侧头避开,却被子湘一把擒住下巴。狭长的凤眸中有迷乱的光芒闪动,嘴角慢慢勾起一丝决绝的笑意,一字字从唇齿间逸出来:“我从来没有这样委曲求全过,我府上那些女人,她们都是贴上来求我。我这几天留在阆苑陪你,不用问,她们早已在府中闹得天翻地覆了,她们为你吃醋。”

    他手上用力,南宫雨陌痛得皱紧眉头,清冷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子湘。子湘忽然愤怒起来,他觉得他在她的目光下无所遁形,那双眼睛犹如一池寒潭,映出他心底最阴暗的角落。

    他缓缓放松手指,轻轻笑了:“不要用这种抗拒的眼神看我,我相信,你自己会觉得舒服,而且食髓知味,慢慢沉迷、贪恋这种享受的。”

    显然想到了一个念头,他眼里闪过愉快的笑意:“等我一会儿,我会让你主动来求我。”

    南宫雨陌奇怪地见他转身出去,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心里隐隐生出恐惧。她奋力挣扎,想要挣脱手上的束缚,可是丝绦极其柔韧,她挣了几下没有挣脱,手腕上已被勒出深红的印子。

    她想大声呼喊,可是嘴里塞着丝帕,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希望秋嫂能够闯进来救她,可是又在心里骂自己自私。秋嫂只是这里的仆人,她怎能与子湘对抗?自己一个人死倒也罢了,怎能拖累秋嫂?

    闭上眼睛,绝望的感觉像潮水般汹涌而来,将她淹没。若非死死忍着,泪水早已夺眶而出。

    夜,你在哪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