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亲眼目睹

章节字数:3066  更新时间:12-06-09 08: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天四夜不眠不休的奔驰,一颗心在焦虑中被持续煎熬,就是再强的人也支撑不住,何况苍夜身上的毒刚解。

    奔进无极时,他与绝尘都已到了强弩之末。现在,当听到南宫雨陌的消息,知道她还活着,苍夜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身子靠在车厢壁上,虚脱了一般。

    可是在子涵面前,他不能表现出这种弱势,所以他深吸一口气,提起精神,摆出端正而恭谨的坐姿。

    子涵并不看他,好像有意给他一个宽松的空间。他伸手掀起车帘,悠然地欣赏起沿路风光。马车离开闹市,出城门,一路向南。天高云淡,原野茫茫,暮春的风吹在身上,温暖而舒适。

    微微阖上眼帘,脑海中浮现出南宫雨陌清澈水润的眼睛,她灵秀的眉宇、她挺俏的鼻梁、她樱花般粉色柔嫩的双唇,她善解人意的微笑,她脉脉含情,带着淡淡的忧伤……

    雨陌,是我害了你,是我无端给你带来这场灾祸。你被劫持到黎国来,一定受了很多苦……心头泛起熟悉的钝痛,自从遇到南宫雨陌,这种感觉已经一次又一次涌现。

    可是,谢天谢地,你还活着。只要活着,一切都好。

    似乎感觉到他仍然在支撑着自己,子涵回头看他。那张脸比记忆中增添了几分成熟与沧桑的味道,这种味道配合着那张精致完美的脸,就像一个历史久远的宝器,光华内敛,耐人寻味。又长又密的睫毛悄悄垂落,却挡不住眸子中流转的光芒。而睫毛下那对漆黑的眸子,宛如两颗黑水晶,神秘而高贵。

    脸上已经露出疲惫之态,可是仍然强打着精神。车窗外渗入的光洒在他脸上,可以看到他眼睑下一圈淡淡的黑晕。

    “夜,休息一会儿,稍后才能有精神,这段路比较长,差不多要半个时辰。”子涵的声音淡淡飘过来,却不减帝王的威严,“待回去时,孤要治你抗命之罪,你想想,以你现在的状态,你能熬刑么?”

    苍夜心头一震,却没有丝毫迟疑地应道:“是,属下遵命。”语闭闭上眼睛,靠在车厢上,没过多久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子涵神情复杂地看他一眼,此刻的苍夜才像无极出来的影卫,一个口令一个行动,动作严谨得就像机器。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夜感觉到马车震动了一下,车身停稳。听到子涵的声音道:“夜,你可以醒了。现在,向外看。”

    苍夜醒来,困惑地看子涵一眼。子涵坐到他身边,掀起一角车帘,示意苍夜向外看。

    窗外是个风景秀丽的园子,假山、池塘、水榭、楼台。及目处有一汪湖水,湖边有个亭子,亭子中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的身后站着两名侍女,一人在为女子斟茶,另一人在为男子倒酒。

    亭外种着一丛低矮的灌木,从马车的位置,一眼就可以看到亭中的情形,清清楚楚。

    那名女子正是南宫雨陌,而男子却是襄王子湘。两人正在对弈,南宫雨陌执子未落,微侧着头,似在思考。那个动作,温婉中透出一丝娇憨的味道。而子湘含笑看着她,满脸欣赏与宠溺之色。

    苍夜的身子猛地一僵,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雨陌与子湘?他们怎么会在一起?雨陌不是被抓来的么?大王并未将她囚禁?

    “她现在活得好好的,而且生活十分甜蜜。”这就是大王所说的甜蜜?他本来以为他在讽刺……

    “孤的确授意独孤玄,将南宫雨陌带到黎国来,但孤的原意是想劝降她,让她为黎国效命。做夜的女人,她必须是与夜同心的。既然你不愿杀她,那么,就让她为你改变!”子涵的声音不高,却带着金属般的坚硬与冷厉。

    他盯着苍夜,苍夜没有反应,他稍稍放缓语气:“看在夜的份上,孤对她礼遇有加,孤让她住在子归岛上。谁知……”

    他语声一顿,深深看苍夜一眼:“五弟对她颇为好奇,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让夜动心,于是他去了子归岛。再后来,如你所见,他将南宫雨陌接到这里,这个地方风景如画,并且远离尘嚣,五弟叫他阆苑。他让南宫雨陌成了阆苑中的一株仙葩,孤没想到,他俩这样投缘。”

    成功地看到苍夜的目光像被击碎的镜面,瞬间变得支离破碎起来,看着他苍白的脸越发没有一丝血色,子涵继续道:“因为这个,孤没有向他透露你的身份,因为,孤觉得已经没必要了。五弟对孤道,他会娶南宫雨陌为正妃,以后她便是襄王妃了。大凤迟早会成为黎国的天下,而南宫家由于南宫雨陌的关系,已经提前成为黎国的臣民。

    这也算是了了孤的一点心愿,孤本来就打算通过你的貔貅堂,一统大凤武林。这次行刺失败,孤暂时不能轻举妄动。而你却可以开始着手吞并武林门派,进一步扩大貔貅堂的势力。去年你灭六大门派,不仅得了他们丰厚的财产,也在江湖上立了威,貔貅堂的实力已今非夕比。

    此番回去,你便着手散发貔貅令。这令牌是我们貔貅堂、也是黎国号令江湖的标记……”

    就在这时,亭子里的人已注意到他们所乘的这辆马车,子湘愣了愣,站起身,想要走过来,子涵叫过一名侍卫:“去对王爷道,孤只是来看一眼,没什么事。他若愿意,明日叫他进宫来。”

    然后吩咐一声:“摆驾回宫!”马车掉转身,出阆苑,原路返还,直奔穆沧城。

    自始至终,苍夜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他的目光在眼底凝得很深,眸子黑得仿佛将无边的夜色融了进去。他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坐着,像一个缥缈的影子,根本不存在。

    死一般的宁静。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王宫、回到崇仁殿的,意识复苏时,他看到子涵坐在御案后,面容冷峻。他慢慢跪下,慢慢垂首:“属下抗令不遵,请大王降旨惩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有些沙哑了。心里却好像有冰泉流过,一点点流遍全身,格外清醒、格外冷静。

    啪的一声,一枚令牌丢到他面前,子涵下令:“拿着,这是貔貅令的样本,回去制造这种令牌,广发江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苍夜答应一声,拿起令牌藏入怀中。

    “来人!”子涵一声断喝,“将苍夜拉到刑堂,鞭打五十!”

    在无极两年,接受的是最残酷的训练、最严苛的刑罚,苍夜对那些形形色色的刑具早就已经不陌生了。被侍卫拉进刑堂,直接剥去上衣,绑到刑架上。紧接着,听到身后凌厉的风声,一鞭子狠狠抽在背上。扬起时,鞭梢的倒钩带起皮肉,感觉有温热的血滴飞溅出来。苍夜猛地握紧拳头,皮肤上滚过一层细微的颤栗。

    身上剧痛,有个地方却似乎更痛,好像粗糙的砂纸持续磨砺着心脏中最脆弱的地方,血液慢慢洇出来,慢慢流淌。

    他不得不将注意力全部聚拢来,凝注在背后那块挨打的地方。尖锐的、火辣辣的疼痛很快蔓延开,整个背部都好像被滚烫的油煎熬着。粘稠的液体顺着伤口流下去,即使看不到,也能想象那一条条血色蚯蚓在背上蜿蜒爬行。

    耳边听到风声与侍卫的报数声,可苍夜的意识却在渐渐飘移,声音听来有些遥远。执刑的侍卫停了手,在他身后轻轻问道:“夜,还好么?”

    他被唤醒,疼痛顿时又将他的神经从麻痹中拉扯出来,他想起,这名侍卫是从无极出去的,他认识他。想不到在这个森冷的地方还能听到关心的话语,苍夜唇角掠过一丝淡淡的笑意:“我没事,请继续吧。”

    “还有二十下,你忍一忍。”

    不应该忍不了区区五十鞭的,可是今天的状态……报数的声音依然在耳边回响,苍夜睁大眼睛,咬紧牙关。

    对面是冰冷的墙壁,墙壁上挂着狰狞的刑具。可苍夜眼前却浮现出南宫雨陌执子未落的模样,清丽的面容似乎添了海棠花一样的娇媚,是因为她身上穿着的那些绫罗绸缎么?那些衣服是子湘特意为她做的?一朵江南的梨花,真的成了阆苑中盛开的仙葩?

    她在微笑,笑得自然、洒脱、温婉,是子湘给她带来了幸福么?

    苍夜闭了闭眼,觉得眼睛胀痛难当,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了。似乎背后的鞭声停了,一双手将他的手腕从绳索中解开,有人扶住他的身子,另一人上来为他穿好衣服。

    回到崇仁殿,苍夜俯身跪倒,听那名侍卫的声音道:“回禀大王,执刑完毕,请大王验伤。”

    黑色衮龙袍的下摆拂过苍夜身侧,背上的衣衫被撩起,子涵冷峻的目光扫过那个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背,面容缓了缓,用低沉的语声问道:“夜,你可知罪?”

    “是,属下知罪,谢大王责罚……”一句话刚刚从唇齿间逸出来,苍夜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

    “夜!”谁的惊呼响在耳边,可苍夜已经听不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