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五章 天外飞仙

章节字数:2979  更新时间:12-06-15 07: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宫雨陌脑子里哄的一声响,喉咙口又涌起血腥味,她脸色煞白,身躯摇摇欲坠,嘶声道:“子湘,你这个魔鬼,她什么也没做……”

    子湘不容她再说什么,给铭剑使个眼色。铭剑立刻上前点了南宫雨陌的穴道,子湘打横抱起她,下令道:“招呼他们三人,我们回去。”

    马车驶上回程的道路,南宫雨陌被点了穴道,不能动、不能说话,嘴里还堵了一块白布。她的头发已经散乱,半边脸颊高高肿起,嘴角还留着血痕。只有那双眼睛依然清冷澄澈,连看都不看子湘一眼,只是直视着前方。

    子湘死死盯着南宫雨陌,怒意在眼底翻涌,脸色一直是铁青的。他向南宫雨陌挨过来,南宫雨陌冷眼看着他,满脸戒备与抗拒之色。

    子湘狠狠握紧拳头,咬牙道:“你这不知好歹的女人,我绝不再对你手软!我会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一语出口,他的手就伸过来,猛地撕开南宫雨陌身上的外袍。

    “你若回心转意,好好配合,我便原谅你,重新疼你。否则,我玩过你之后,就挑了你的手筋脚筋,把你丢到水牢里去,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恶毒的恐吓,声音里却带着强烈的挫败与恨意,子湘英俊的面容在南宫雨陌面前扭曲,然后慢慢放大。

    南宫雨陌目睚尽裂,眼角隐隐泛起泪光。

    子湘放低声音,阴恻恻地道:“不要再试图用眼泪软化我,经过这件事,我不会再心软了。我……不会犯傻了,那些伤害我的人,都会得到报应的……”

    他猛地扑到南宫雨陌身上,将她整个儿压住。

    一股血腥味从南宫雨陌喉咙口冲出来,她眼前一黑,头一歪,陷入昏迷中。

    子湘怔住,他看到南宫雨陌的脸已经苍白如纸,一缕殷红的血迹从堵在她嘴里的白布中渗出,沿着嘴角滴落。她美丽的双目紧紧闭着,长而密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留下一圈惨淡的阴影。她就像一只折断了翅膀的蝴蝶,无声地向命运宣示着不屈。

    “该死的!”子湘恨恨地一甩衣袖,眼里戾气暴涨,刷地掀开车帘,大声下令,“加速进程,快快回府!”

    “小姐,小姐。”耳边听到谁的呼唤,开始时遥远而模糊,渐渐清晰起来。当意识恢复的瞬间,南宫雨陌像被鱼叉叉到的鱼,猛地跳了起来。“不要!走开!”凄厉的喊声冲口而出,在安静的房间里久久回荡。

    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南宫雨陌愕然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上各连着两条铁链,另一端锁在床栏上。

    一只手强硬地摁住她的身体,紧接着另一只甩上来,重重抽了她两个耳光。“闭嘴!你再大喊大叫,我立刻封住你的嘴!”

    火辣辣的疼痛提醒南宫雨陌,她正面对着丧失理智的子湘,她慢慢抬起眼帘,唇角血迹未干,又有新的血丝流下。胸口滞痛,隐隐想起,自己昏迷前曾呕出一口血来。

    含笑畏怯地看着子湘暴怒的模样,身子悄悄往后挪。她不敢相信,一直对南宫雨陌那样温和耐心的子湘,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可怕。

    子湘向后挥手,厉声吼道:“出去!把门关上!”

    含笑吓得脸色发白,躬了躬身,逃一般跑出去。

    南宫雨陌的意识已完全清醒,她定定神,看着面目狰狞的子湘,唇边慢慢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子湘被她的笑容激怒,猛扑上去,双手掐住她的脖子,咆哮道:“该死的女人,你还还敢嘲笑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被你耍得团团转,还拿你当个宝?”

    喉咙被掐得一阵剧痛,南宫雨陌直直地看着子湘,语声艰涩,面容却很平静:“我没耍你,是你强迫我在先,我只是想要回我的自由。”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心里只有一种放弃一切的淡然,这样的淡然在子湘看来更像嘲讽。

    “子湘,我可以忘掉你废我武功的仇恨,但你若要污辱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你不放过我?”子湘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狭长的眼睛里露出张狂的笑容,“你现在在我手里,你打算怎样对付我?”

    “我现在没办法对付你,但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会回来报仇。”

    子湘慢慢松开掐在她脖子上的手指,慢慢凑近她的脸:“你以为我还会放你离开么?我要做个笼子,把你关起来。现在,我要先尝尝你的味道。你最好学会讨好我,乖乖做我的宠物。我本来想让你做我的王妃,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谁叫你不识趣,谁叫你背叛我?这是你应得的惩罚……”

    南宫雨陌睁大眼睛看着子湘,眼里没有一丝恐惧或挣扎,只是那样平静和傲然,仿佛根本无视她即将受辱的事实。

    这种表情更加激怒了子湘,可他又情不自禁地被她吸引。他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魔,只觉得胸中有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将南宫雨陌连皮带骨吞进肚子里去。

    他一把抱住南宫雨陌,伸手去撕她身上的中衣,动作粗鲁得像一只疯狂的野兽。他呼出的气息喷在南宫雨陌颈部,灼痛了南宫雨陌的肌肤。

    南宫雨陌闭上眼睛,心底有一个绝望的声音嘶喊着苍夜的名字,眼泪顺着喉咙口倒流,呛得喉咙火辣辣的疼痛。

    就在这时,一缕微风拂过,扑通一声,什么东西倒在地上,南宫雨陌觉得身上突然轻了。

    她吃惊地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雪白的影子站在她面前。强烈的视觉冲击令她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一声惊呼几乎脱口而出,却在瞬间被那人点了哑穴,将她的声音堵在喉咙里。

    这个人从头到脚都是白的,他穿着宽大的白袍,白发、白须,连眉毛都是白的,脸上蒙着白布。只有一双露在外面的眼睛是黑的,瞳孔很深,目光清明,完全看不出老态。

    子湘已被他打昏,身子倒在床下。

    “你叫南宫雨陌?”苍老的声音,有一种看过沧桑后的平静、悠远,令人安心。

    南宫雨陌点头。

    老人迅速用床上的被褥卷起南宫雨陌,一把抱起,飞身掠出房间,就像一只投林的乳燕,宽大的长袍在风中猎猎飞舞。

    “抓住他!不要让他跑了!”几名侍卫飞奔而来,为首之人正是侍卫统领铭剑,他大声疾呼,“你们快去看看王爷怎样了!”立刻有两人奔向子湘的房间。

    老人长袖飞扬,嗤嗤几声,什么东西从他手中飞出,去势如电,瞬间击中奔在最前面的铭剑与他身后两名侍卫。三人吃痛地捂住胸口,两人脚步稍滞,铭剑却持剑直冲过来。

    南宫雨陌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老人稳稳抱着,耳边听到铮铮的声音,发现老人手持一枝玉笛,竟用这枝玉笛为兵器,去抵挡铭剑手中的长剑。

    玉笛与剑刃相撞,火花四溅,老人轻轻笑了声:“好功夫,称得上黎国一流高手,只是为何甘心为一位废物王爷卖命?”

    铭剑一言不发,可南宫雨陌从他的剑势上感觉得出,他已被激怒,出手更快更狠。老人神态从容,玉笛连挡,袍袖宛若云卷云舒,自有一种出尘的潇洒。

    这时,南宫雨陌看到修刃也带着几名侍卫向这边飞奔而来。

    老人并不恋战,一连几下击退铭剑,身形腾空掠起,大鹏展翅一般向院墙的方向飞去。穿过庭院、长廊,飞过甬道,掠上凉亭,人在半空,足尖点在湖面,层层涟漪散开,他的人影已如掠水惊鸿般飞向湖的另一边。

    等铭剑、修刃他们追到时,老人已抱着南宫雨陌飞上墙头,倏忽间不见了踪影。铭剑腾身掠起,半空中只见前面一道白影像一缕轻烟般逝去,眨眼消失在茫茫原野中。四下寂寂,只有风声鸟鸣,好像刚才那个人根本没有来过。

    铭剑颓然跃回地面,脸色灰暗。修刃看他一眼,脸色更难看。铭剑只是无法向子湘交代,而他却是无法向子涵交代。

    “雨陌!雨陌!”被侍卫救醒的子湘狂呼着奔过来,侍卫们齐刷刷跪下:“王爷……”

    子湘怒容满面,整张脸都黑了,一把揪住铭剑的衣领,厉声喝道:“为什么不去追?为什么放他逃跑?!”

    铭剑垂眸:“王爷,属下不是那老人的对手,他的轻功太高了,我们根本追不上。”

    子湘狠狠两巴掌掴上去,还不解恨,回身又抽了修刃两巴掌:“滚!都给我滚到刑房去,每人领三十鞭子!”

    “王爷。”铭剑愧疚地垂下头去,“是属下无能,大王若是怪罪,属下甘愿领罚。”

    子湘大声笑起来,笑声尖锐而悲怆,眼圈都红了:“你以为本王怕大王责罚?我只是恨南宫雨陌,这该死的女人!所有辜负我的人都该死!我不会放过她的,绝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