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寒檀居士

章节字数:3047  更新时间:12-06-19 18: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爷。”修刃在子湘面前跪下,“请王爷将责罚延后,容属下进宫向大王禀告,请大王调派禁军,搜捕南宫雨陌。”

    子湘胸口像有一团火在灼烧,那团火左冲右突,恨不得冲破他的喉咙,奔腾而出。

    一早进宫见驾,向王兄禀告,自己要娶南宫雨陌。那时候王兄的表情宠爱而愉悦,语气温和地对他道:“看来你真正做到了,孤为你高兴,好日子由孤来定,你只要回去准备好当新郎就是了。”

    回来的路上他的心情随着马蹄飞扬起来,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在分享他的快乐。与南宫雨陌出游,他兴致高昂,看山山在笑,看水水含情。

    可是到头来,她却是算计他的,她想趁机逃跑!还有那个该死的花奴,竟敢背叛主人,帮助南宫雨陌逃跑!最可笑的原来是他,原来是他这个自以为是、自我陶醉的傻瓜,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那个白衣老人是谁?他是怎么知道南宫雨陌的?为什么会来救她?难道真的是幽栖山中的神仙,有未卜先知之术?

    除了这个,子湘别无解释。

    可是,不管他是人是鬼还是神仙,他一定要逮到他,将他千刀万剐!

    他狠狠瞪一眼跪在面前的修刃,怒吼:“那还不快去!”转手一指铭剑:“还有你,立刻带人去幽栖山里搜索!抓不到南宫雨陌和那个白衣老人,回来责罚加倍!”

    铭剑与修刃唯唯应命,不敢迟疑地退了下去。

    子湘脑子里一阵晕眩,日光在眼前幻化为七彩的碎片,他的身子晃了晃,立刻有侍卫将他扶住:“王爷,请回去休息吧。”

    子湘脱力地由他扶住,回到房间,身子软软地靠在椅子里。侍卫递上茶,他喝过几口,才觉得胸口舒服些。

    他盯着窗子,窗户洞开着,显然那名白衣老人就是从窗口进来的。府里那么多侍卫,竟然没有发现他进来,一群废物!

    他的目光里充满恨意和不甘,唇边慢慢勾起一丝森冷的笑容。南宫雨陌,早知你这么狡猾,我就该强上了你,不该对你手下留情。我不止要废你的武功,还要做一条锁链,将你锁住,让你永远出不了屋子!

    然后他又嘲笑自己,子湘,你果然是没用的,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你从小就没用,从小就被人欺压,现在虽然当了王爷,也不过是个摆设。在王兄心目中,你只是需要他保护的兄弟,你永远只能活在他的羽翼下,不能站在他旁边。

    你甚至不如苍夜,那个来历不明的私生子,那个被人玩弄的娈童!他被王兄器重,他还占据着南宫雨陌的心。凭什么!

    心中想着,他竟然笑出了声,笑得越来越疯狂。旁边的侍卫被他的样子骇住,身子不觉往后缩了缩。

    子湘猛地站起来,一把揪住他的胸口,满脸暴戾之气:“怎么?你怕本王?还是说,你也在心里嘲笑本王?”

    侍卫低眉敛目,声音有些不稳:“属下没有。”

    子湘一掌挥过去:“这里不用你伺候,滚!”

    侍卫无端挨了一掌,不敢有任何表现,躬了躬身,退到外面。当他关上房门的时候,里面传来子湘歇斯底里的笑声。

    南宫雨陌被老人抱着,身子在空中起起落落,两边的风景闪电般向后掠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可是她根本听不到老人喘息,那双抱住她的手十分稳定,露在外面的眼睛平静如初。

    不知道奔了多久,老人停下脚步,嘬口低啸,一匹枣红马应声奔到面前,大大的眼睛看着老人,拿脑袋蹭了蹭老人的袖口,状似撒娇。老人伸手摸摸它的头,道:“乖,载我们回去。”

    南宫雨陌不禁睁大眼睛,这一人一马竟这么可爱。

    老人一边把她放到马上,一边道:“这是我的马儿,叫流星,我还有一只雕,叫闪电……”一语未了,一道褐色的影子刷地冲到老人头顶,盘旋了两下,发出一声长鸣。

    南宫雨陌抬头去看,果然是只雕,那雕通体暗栗褐色,只有腹部是白色的,此刻正低着脑袋,用乌黑发亮的眼睛看着老人。

    老人挥挥手:“赶快回去,否则就有追兵来了。”

    一马一雕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一个扬起四蹄飞奔起来,一个展开翅膀冲入云霄。

    “老前辈,请问你是……”南宫雨陌好不容易得了机会,立刻开口询问。

    “我是幽栖山里的寒檀居士,你可以叫我老爷爷。”老人语声温和,就像对待自己的孙女一样。

    强大的喜悦冲击着南宫雨陌的心,令她有些晕眩。她回头看寒檀居士一眼,发自真心地唤:“老爷爷……”

    寒檀居士脸上还蒙着白布,可他的眼睛笑了。

    “老爷爷,你怎么会来救我?”

    寒檀居士顿了顿:“回去我再告诉你。”

    灵雨谷果然是个常年云雾缭绕的地方,可那只是外面看到的景象,越往深处,云雾越稀,视线越开阔。丰厚的草地、碧绿的池塘、层层叠叠的绿意弥漫在谷中,各种各样的鸟鸣充盈耳际,处处显出美丽、详和。

    可是入谷处的石碑上刻着鲜红的“灵雨谷”三字,明明是那样美好的名字,却带着一种阴森神秘的气息。凑近去,还能闻到上面散发出淡淡的血腥味,令人怀疑这三个字是先人用血刻下。两旁山崖下垂下的藤蔓张牙舞爪,上面还时不时落下一两只毒虫、蜥蜴,一团团浓雾从谷中涌出,让人看不到底。

    南宫雨陌想,若是光看外面的情形,这谷的确让人觉得阴森诡异,可谁能料到里面竟是这样美好的世外桃源?

    寒檀居士看出她的想法,道:“你别看这个山谷这样美,其实里面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我在这儿生活了四十年,才慢慢摸透它。”

    仿佛为了附和他,叫闪电的雕儿跑到马前,扭头看看南宫雨陌,清脆地叫了两声。乌溜溜的眼睛又生动又灵活,好像会说话似的。

    南宫雨陌忍不住微笑,一天来所有的恐惧、悲愤、挣扎、痛苦都在这一人一马一雕面前消失得干干净净。

    然后他们穿过一个枫林,流星迈着稳健的步子往前走,里面的枫树却在不断变换位置,看得南宫雨陌眼花缭乱。身后响起寒檀居士的声音:“我的竹舍就在这枫林里面,有这林子挡着,想来子湘的追兵也进不来。雨陌姑娘,你安全了。”

    林深处有几间竹屋,屋后有一片菜畦,还有一个小水塘,水塘边上有鸡舍,一些鸡鸭正散漫地觅食,状极悠闲。

    竹屋无尘,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洒下斑驳的痕迹。寒檀居士引南宫雨陌进屋,摘下蒙面的白巾,南宫雨陌这才看清他的长相:虽然已是古稀之年,可他相貌清癯、神采奕奕,令人见之忘俗。

    寒檀居士让她坐下,为她把脉,轻轻问道:“你今日是否惊惧、忧心过度,吐过血?”

    “是。”

    寒檀居士拿出一颗药丸,递给南宫雨陌,让她服下,又拿出消肿化淤的药,让她敷在脸上。

    南宫雨陌觉得胸口舒畅多了,脸上也变得凉凉的,不再灼痛。她感激地看着寒檀居士,道:“老爷爷,若不是你,雨陌今天在劫难逃。只是……你如何会来救我?”

    寒檀居士的脸色黯了一黯,站起来道:“你跟我来。”

    南宫雨陌有不好的感觉,但她没说什么,随寒檀居士走进隔壁一间屋子。

    屋里有桌椅、有床,床上躺着一个人,是秋嫂。

    “秋嫂!”南宫雨陌惊喜交集地奔过去,却在看清秋嫂的样子时蓦然僵住。秋嫂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双目紧闭,头发凌乱地散在额前,嘴角还有干涸的血迹。

    “她死了。”寒檀居士在她身后道,“我没来得及救她。”

    南宫雨陌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像一座雕像。

    “今日我带着闪电出谷去玩,是闪电发现了她,它呼唤我前去。可等我赶到时,她已奄奄一息。她胸口中了一掌,心脏都被震裂了,可她竟然奇迹般地没有立刻死去,她苦苦支撑着。我想她必定还有什么未了的心事,所以立刻给她度入真气。她睁开眼睛看到我,就像看到了救命的神祗,涣散的目光中立刻有了神采,她问我:‘你是……寒檀居士?’我说是。她想向我伸出手来,可根本无法动弹,挣扎了两下,气若游丝地吐出几个字,‘孟无忧……子湘……救……南宫雨陌……’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眼泪从南宫雨陌眼里成串地落下。

    “孟无忧是我曾经的一个忘年交,很多年前她进宫当妃子,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可是听到这三个字,我立刻联想到,她所说的南宫雨陌可能跟无忧有关。我想她既然在这里中掌,刚才这里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我命闪电飞上空中侦查,自己迅速带她回到竹屋。

    “然后,我的闪电发现了子湘等人的行踪,它带领我往阆苑去,我才救下了你。”

    南宫雨陌扑倒在床前,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