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 回天有术

章节字数:2816  更新时间:12-06-21 21: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灵雨谷中添了一座新坟,南宫雨陌跪在坟前,泪水一遍遍地打湿衣襟。短暂的相逢,却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她说她不会有事,不会给她机会,让她恨自己。可最终,她还是死了,为了救她。

    素昧平生的人,对她百般呵护。虽然处在弱势,却教会她如何抵抗风雨。那个善良而睿智的人,让她懂得了花语,让她像暮落花一样,生生不息。

    “雨陌,逝者已矣,节哀吧。你刚吐过血,身子还虚得很,回去休息吧。”慈祥的老人在旁边劝慰。

    闪电逆着夕阳飞来,落在坟头,乌黑的眼珠看着寒檀居士,嘴里发出奇怪的咕哝声,好像在跟他说话。

    寒檀居士点头,对南宫雨陌道:“果然有人来搜山了,我去看看,是禁军还是子湘派来的人,你先回去歇着。”说罢飞身掠起,像一只大鸟般翩然飞出了南宫雨陌的视线,闪电紧跟其后,倏忽不见了踪影。

    南宫雨陌回到寒檀居士的住处,找到他放在厨房里的蔬菜,还看到水缸里养了几条鱼。在家中时因她母亲喜爱烹饪,她也跟着练出了厨艺,所以轻车熟路地为寒檀居士做起晚饭。

    等寒檀居士回来,几个香喷喷的菜已经烧了出来,闪电闻到香味,激动地围着南宫雨陌绕了几圈,仰头鸣叫,欢快之极。若非因为秋嫂之死令她心情抑郁,南宫雨陌几乎要被它逗乐了,这小雕好像在冲她眉飞色舞?

    在她印象中,雕是种凶猛的飞禽,可是看到闪电,她只觉得无比可爱。也许因为是寒檀居士养的鸟儿,所以特别具有灵性?

    “不是禁军,是襄王府侍卫在搜山,看来这子湘对你还是志在必得。你是大凤人,怎会来到这里?又发生了什么?”等坐下来吃饭,寒檀居士终于问起南宫雨陌的故事。

    面对这位遗世独立的老人,南宫雨陌毫不避讳,把自己被劫持到穆沧的过程都讲了一遍。寒檀居士不觉皱眉:“你根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劫持你?”

    “我只能猜想他们是为了要挟南宫世家,让我们为貔貅堂效命。”

    寒檀居士默然良久,叹了口气:“那些野心勃勃的帝王,为了成就他们的宏图霸业,将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中。自古以来,天下兴亡,苦的都是百姓。”

    “老爷爷这样的神仙中人,也会关心俗世红尘之事么?”

    寒檀居士微笑摇头:“我虽然隐居深山,却绝不是不问世事。本来就是俗世中人,哪里称得上神仙二字?”

    闪电在寒檀居士椅子下转圈,见两人光顾聊天,它有些着急,抬头去啄寒檀居士的裤管。寒檀居士宠溺地拍拍它的头,用筷子夹了点鱼肉,丢下去给它吃。闪电大喜,张嘴就接住了,吃得津津有味。

    南宫雨陌只觉得寒檀居士的样子像在喂自己的孩子,而这小雕对他的样子又十分亲密,这一老一“少”在一起,真是说不出的温馨融洽。

    她隐隐生出羡慕,又恍惚想起自己的父母、兄长,还有南宫世家那些同门手足,心下凄然。

    寒檀居士似是看出她心头所想,安慰道:“现在出去恐怕诸多凶险,子湘派人在这里搜山,子涵未尝不会派人在关卡盘查,毕竟你探到了貔貅堂的秘密,他不会轻易放过你。我知道你思家心切,但暂时还是住在这里比较安全。何况。。。。。。”

    他微微一顿,关心地看着南宫雨陌:“今日为你把脉时,我已看出你被人用重手法废了武功。你是南宫世家的小姐,一身武功修来不易,这样被毁,实在可惜。所以,我想助你恢复武功……”

    南宫雨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腾地站起来,激动得语声发颤:“老爷爷,你愿意教我武功?”再一想,又有些泄气,“可是,我们南宫世家的人不得另拜师门……”

    寒檀居士微笑:“我并没有让你拜师,你叫我老爷爷,我就当你是我的孙女来教,又有何不可?我这门功夫叫做‘回天神功’,我要让你扭转乾坤,改变自己的命运,不仅恢复武功,而且更上一层楼。”

    南宫雨陌欢喜得流下眼泪:“老爷爷,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寒檀居士捋了捋胡须,笑吟吟地道:“这便是缘分吧。就像我当初遇见孟无忧,她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而我已是近五十的人,可我偏偏与她结成了忘年交……”说到后面,他的声音低下去,“她是个好姑娘,不仅生得美丽,而且蕙质兰心、淡泊宁静。若是生在普通人家,她会过得更好。可惜,那王宫白白葬送了她,真是暴殄天物……”

    一番话说得南宫雨陌心里涩涩的,想到秋嫂的话,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孟无忧更加充满敬意,也充满怜惜。

    祭拜完母亲回到无极,荆离绪立刻帮苍夜重新上药。这时有宫内侍卫过来传子涵的口谕,命苍夜在无极好好养伤,伤好后再去见他。听那侍卫的口气,子涵对苍夜是极关心的,百忙之中还在惦记着他的伤势。苍夜听了默然无语,可是那双冷漠的眼睛里有丝丝波动。

    晚上独孤玄叫荆离绪与苍夜一起去喝酒,身为无极的魁首与护法,这师徒俩几乎从不饮酒,因为他们要始终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他们的意志就像钢铁铸成,容不得半点软弱与动摇。而酒这种东西最是削弱人的意志,叫人沉沦。所以他们不饮。

    苍夜很奇怪师父会请他与师兄饮酒,喝了酒的独孤玄,看着苍夜的眼睛里难得地流露出一些暖意和歉意,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

    苍夜想起在南宫恒家听那两名侍女讲南宫俊与南宫雨陌双双未归,忍不住问道:“师父,是你奉命将南宫雨陌劫持到穆沧来的,是不是?”

    独孤玄面色一凛:“你想问什么?”

    “夜想问师父南宫俊的下落。”

    “为师也不清楚,他被我们无极的杀手射中一刀,连人带刀坠落悬崖,下落不明。”

    苍夜心中稍宽,如此说来,南宫俊也许还活着?

    独孤玄冷电般的目光向他射过来:“你的心还在他们身上?你明明知道南宫雨陌已经喜欢上襄王……”

    好像一拳头猛地砸在苍夜心上,他迅速垂下眼帘,掩住眸子中掠过的痛苦之色:“夜没有。”

    “没有就好,记住你的承诺,若是记不住,就让你身上的噬狂帮你记住。”冷冷的声音里又没了感情。

    苍夜应了声“是”,紧紧抿住嘴唇。

    第二天一早,苍夜带伤离开无极,到宫中求见子涵。子涵见到那个一身黑衣的少年,虽然面色苍白,身躯却站得像标枪般笔直。他满意地点头,苍夜还是苍夜,那个骄傲倔强、从不认输的少年。受了五十鞭,当场昏迷,现在却这样精神抖擞。

    “夜,伤好点了?”和蔼可亲的语气,不像一个王者对自己的影卫,而像兄长对自己的弟弟。

    “多谢大王,属下好多了。”

    “孤问的不是你身上的伤,是你心里的伤。”

    苍夜一震,随即低眉敛目,恭敬而平静地道:“回大王,属下心里没有受伤。”

    “夜,在孤面前还用伪装么?受刑昏倒,恐怕不是因为身体的伤,而是因为心里的伤。现在倒来跟孤讲,你没有受伤?”子涵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孤要的是你真正想明白,不是被迫。”

    苍夜抬头:“属下明白。”惜字如金,不肯多说一句话,可是眼睛里流露出一如既往的忠诚。

    子涵微哂:“急着到大凤去了么?”

    “是,属下要马上回去执行大王的命令。”

    “好,但还是要谨慎些,千万不要引起大凤朝廷的注意。自从暗杀失败,凤宣帝与麒麟王恐怕会加强戒备了。”

    “是属下无能。”

    “此事怪不得你,你已尽力了。”子涵语声沉重,“只是这麒麟王……实在是孤的劲敌啊。”

    “大王,属下再想办法。”

    “好,那你去吧,自己小心。”

    “谢大王体恤,属下告辞。”

    苍夜没想到,他还没有到拂云,就在半路上遇见了萧暮寒。萧暮寒带着几名侍卫,正在去南宫世家的途中。

    他接到南宫恒派人送到京城的信,得知南宫俊兄妹没有回家,顿时心急如焚。连日进宫向皇帝告了假,连日出京往江南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