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不期而遇

章节字数:3114  更新时间:12-06-23 20: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苍夜易了容,看起来是一位初出茅庐、面带青涩的少年,用布把他的剑一层层包裹起来,搁在马身上。他依然避开官道,走偏僻的山路。春末夏初的太阳并不毒辣,可是长时间照在身上,热量不断积聚。背上淌下的汗水浸湿了伤口,火辣辣的疼痛持续刺激着他。

    他没有回设在凫栖山雁宿谷的貔貅堂总坛,而是在经过莫蔚县分堂时,留下自己的行踪,命他们传信给总坛。分堂手下想要追随,他坚持一个人走。

    这次去拂云是为了找回自己的蟠龙玉佩,本来就是计划之外的事,再加上子涵的叮咛,他不愿目标太大。

    他住最简陋的客栈,一日三餐胡乱往肚子里填些干粮馒头,连续奔波再加上吃得不好,他背上的鞭伤好得很慢。身边带了荆离绪给的药,夜晚住店时,他拿出来给自己敷。照着镜子看到自己背上一条条乌黑狰狞的伤口,他连眉都没有皱一下。

    他不去想阆苑,不去想南宫雨陌与子湘,不去想因何受罚,那段记忆仿佛被他硬生生从脑子里抹去了。

    夜静更深的时候,他拿出子涵给他的貔貅令,在灯光下反复看着。一个令牌,承载着子涵交付的使命,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然后他会陷入冥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是一些过去的片段,像飞絮般从脑子里飘过。

    他的思绪没有着陆点。

    过杭州的时候他避开了那座庙,那座他与南宫雨陌初识的庙,他没有刻意去想,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周围的一切都离他很远,他的眼前一片空茫。那种感觉好像隔绝了尘世,游离在一个无人的空间里。

    近午时,他觉得喉咙里渴得冒烟,看到路边有一个茶寮,便下马过去要了一碗茶,坐下稍稍休息会儿。

    有两道目光从侧面投来,苍夜微微侧首,看到旁边一桌上坐着两位长相俊美的年轻人,眉眼十分相像,想是兄弟。两人见他回头,向他微微颔首,态度友好。

    苍夜注意到年纪稍轻的那位长着一双十分明亮的眼睛,薄薄的唇角自然地向上弯,不笑时也带着三分笑。穿一身紫色的衣衫,腰畔悬剑,手边还放着一把折扇,看起来风流倜傥的模样。

    年长的那位则气度沉稳得多,看人的目光平和中透出精明。苍夜注意到他看了自己两眼,又看了看他系在路边柳树上的马,像是对他有些好奇。

    他不动声色,移开目光,专心饮茶。

    这两人正是慕容世家家主慕容迁的长子慕容箫与三子慕容笙。两人见苍夜把剑绑了一层又一层,极宝贝的模样,分明是个初入江湖的少年。但看他骑的马却是千里难寻的好马,便猜想他有着很好的家世,身边没有带人,想是要到江湖中历练一番。

    本想跟他结识一下,却见苍夜态度漠然,于是作罢。慕容笙站起身给兄长倒茶,腰里一样东西碰到桌子,啪嗒掉了下去。慕容笙连忙俯身去捡,原是一个绣功精美的锦囊。他捡起来拍掉上面的灰尘,还轻轻吹了两下,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捧着一个珍宝。

    慕容箫忍不住笑道:“我记得这锦囊还是去年秋天雨陌那丫头送给你的,哦,不,是你死皮赖脸问她讨来的,你可是第一次把这种小姑娘的玩意儿带在身边。”

    慕容笙摸摸脸,笑嘻嘻地道:“你家兄弟我一向脸皮很薄,别把我说得像登徒子一样。我只是考考雨陌那丫头,看看她拿剑的手做不做得女工。”他把锦囊凑到鼻子下闻了闻,眯起眼,很享受的样子。

    苍夜听得清清楚楚,拿着茶碗的手顿了顿。雨陌,他们说的是雨陌?

    “南宫世叔把雨陌当成掌上明珠,不知道有多疼她。你这家伙风流成性,处处留情,南宫世叔才不会把雨陌嫁给你呢,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慕容箫给慕容笙泼冷水。

    慕容笙俊脸一垮,用手扶着额头,大叫冤枉:“天地良心,我的为人,大哥你是最清楚的。长得好又不是我的错,是女人要喜欢我,又不是我喜欢她们,我心里可只有雨陌一个。

    “真的?”当哥哥的一脸怀疑,“你不是把她当妹妹?”

    “当然不是,我很清楚,我喜欢她。”慕容笙苦着脸,“可是这丫头总也不开窍,大哥你说我怎么办?”

    苍夜觉得喝到嘴里的茶特别苦,他放下茶碗,正想结账离开。忽然看到四匹骏马从前面奔驰而来,还没看清来人长相,就觉得他们的身姿特别矫健。

    慕容兄弟显然也注意到了,停下对话,抬头去看那四位骑士。

    那四人已到近前,勒住马缰,为首一人道:“走得渴了,下马喝点茶,休息会儿吧。”身后三人齐声应是,纷纷下马。

    苍夜背上的肌肉猛地一僵,这个人,竟然是麒麟王萧暮寒!虽然他穿着一身便服,可那俊逸出尘的模样丝毫未变,动作宛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流露出领导者的气度。

    慕容兄弟已站起身来,慕容箫迎上去拱手:“萧……王爷,多年不见,幸会幸会。”

    萧暮寒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他,又惊又喜,微笑还礼:“慕容公子,你还记得我?”

    “王爷当年大破凌霄城的雄风还在眼前,我怎会忘了你?”慕容箫满脸敬仰之色,又拉过慕容笙道,“这是舍弟笙儿。”

    萧暮寒含笑打量慕容笙:“五年前见过一次,三公子还是十六岁的少年,如今长得这么高大俊美。”

    慕容笙竟然脸红了:“王爷过奖……”

    苍夜心中暗道,萧暮寒怎会出京来?

    “你知道南宫兄妹找我何事?是说武林中出了一个貔貅堂,专门诛杀那些大门派,杀人如狂。我当时脑子里有一个闪念,想起黎国的图腾便是貔貅。可我没多想,以为风马牛不相及。今日你身上的玉佩又牵出黎国,让我不得不再次怀疑。”

    他想起萧暮寒在狱中跟他说的话,心头一阵悸动。萧暮寒既已怀疑貔貅堂与黎国有关,而自己这个唯一的线索又逃脱了,他肯定会追查貔貅堂,揪出它的幕后主使。

    那么,他此番出京的目的必定是与貔貅堂有关了。

    那次在樊府交手,苍夜深深领教了萧暮寒深不可测的武功,他知道自己不是萧暮寒的对手。在狱中冷静下来的那些日子里,他反复回忆萧暮寒的武功,寻找他剑法中的破绽。他觉得萧暮寒的武功就像一个圆,让他找不到缺口。

    不能跟他正面冲突,至少,在自己的武功还没有达到他那种境界时,他不能与他硬拼。

    可是,那种修为恐怕是自己一辈子都达不到的吧?他与他,一个光明,一个黑暗;一个是站在高山之巅傲啸山林的狮王,一个是大漠中踽踽独行仰天啸月的孤狼;他心胸博大,如浩瀚的江海,而他,却怀着一颗冰冷孤寂的心。

    天壤之别。

    没想到这么快就与萧暮寒重见了,他必须立刻离开这里。萧暮寒来江南,那么拂云城中就只有萧沉璧了。萧暮寒不在,他只需要对付萧沉璧。凭他府中那些侍卫……他忽然想,他从来不知道萧沉璧有没有武功。

    外界传闻中他只是个没用的、游手好闲的王爷,可他不是,那么,他身怀武功么?苍夜从没见他用过武功,也看不出他是否会武。

    但无论如何,只有萧沉璧一个人在,他得回玉佩会容易得多。

    他站起身,拿出三文钱放在桌上,向店家招手示意,然后坦然自若地向他的马走去。

    萧暮寒正带着三名侍卫走过来,苍夜让到一旁,微垂着眼帘,连看也不看萧暮寒一眼,继续往前走。

    萧暮寒从他身边经过,脚步一顿,苍夜垂在身侧的手指下意识地缩紧,可脚步未停。

    “等一等。”萧暮寒突然出声唤住他,语声有些急切,像是发现了什么。

    苍夜站住,转过身来,对上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

    “你有事?”生涩的、质问的语气,像极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遇到挑衅时的反应。

    萧暮寒微笑。慕容兄弟则有些奇怪,也停下脚步,看着他俩。

    “抱歉,小兄弟,我只是看着你有点像我一个故人,所以顿生好感,想请你坐一会儿,再喝几杯茶。”萧暮寒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喝过茶了,要上路,我没时间。”苍夜冷冰冰地回绝。

    慕容笙立刻火起,瞪着苍夜道:“人家好意请你,你什么态度?就算不领情,你也应该有点礼貌。”

    萧暮寒却完全不在乎苍夜的态度,唇边含着一丝笑容,和煦如春风:“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我看你风尘仆仆,想必走了不少路,何不多休息会儿?江湖中人不拘小节,多个朋友多条路,认识一下何妨?”

    苍夜皱眉,依旧冷冷地道:“我还有事在身,素昧平生,就不叨扰了,告辞!”说罢转身就走。

    走出几步,眼前白影一闪,萧暮寒挡住他的去路,一双眸子紧紧盯着他,瞳孔漆黑深邃,用只有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道:“抱歉我不能让你走,你的样子太像我一位失踪的朋友,我不得不怀疑……”语声中,突然伸手抓向苍夜的手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