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章 瞬间生死

章节字数:2745  更新时间:12-06-25 22: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苍夜的瞳孔突然收缩。

    自从萧暮寒出现,他虽然面不改色,但身上的每个毛孔、每寸肌肤都已自动进入警戒状态。温文尔雅的萧暮寒,气定神闲的萧暮寒,下一秒便会化为最锋利的宝剑,这一点苍夜再清楚不过。

    所以他没有掉以轻心。

    当萧暮寒到他身边时,他的手指已摸到藏在袖中的“吹发”,这是独孤玄给他的匕首。当萧暮寒伸出手,闪电般抓向他的手腕时,他手中的匕首突然出鞘,手腕一翻,直刺萧暮寒的掌心。

    吹发利刃,锋锐无比,若被刺中,萧暮寒的手掌就废了。他及时撤招,袖口一拂,挟着一股劲风袭向苍夜的手腕。

    轻微的裂帛之声,苍夜心头一震,握着匕首的手虎口发麻。以吹发之利,竟只在萧暮寒的衣袖上割开一丝裂痕,而衣袖上带来的那股大力,竟让他呼吸一窒。

    萧暮寒的内力瀚如江海,上次在樊府交锋,他未尽全力。

    苍夜身形疾退,迅速拔出背在背上的剑,一抖剑身,裹在剑上的布就像匹练般甩了出去。

    明晃晃的剑尖直指萧暮寒,苍夜眼里泛起凛然之色:“你是什么人?无故挡我去路,究竟想干什么?”

    萧暮寒手下三名侍卫已经围拢来,做出搏击的准备。而慕容箫、慕容笙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不便插手,只在旁边看着。

    萧暮寒站在苍夜五步之外,渊停岳峙,眼里带着苍夜无法看懂的深意。他没有拔剑,似乎并不打算与苍夜交手。

    “你是夜。”三个字清清楚楚地吐出来,萧暮寒身边的侍卫已经微微变色,他们当然知道主人所说的“夜”是什么人。

    苍夜逃狱,血洗悬镜阁囚牢,南宫恒派人送书,声称南宫兄妹未归。萧暮寒当即心头一凛,下意识地想起苍夜,想起那个神秘莫测的“貔貅堂”。南宫俊进京是为了貔貅堂的事,而南宫雨陌与苍夜之间又有那种欲说还休的关系。南宫兄妹的失踪难道只是巧合?

    不,不会这么简单。以萧暮寒的机敏,早已将方方面面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想出各种可能性。南宫俊和南宫雨陌是失踪还是被杀,或多或少应该会在途中留下蛛丝马迹,所以他立刻动身出京,打算经过沿途州县衙门时,一一造访,打听一个多月前有没有发生凶案。

    本以为这样的追查如大海捞针,谁知很快在见阳县找到南宫俊与南宫雨陌离京那天在伏丘山发现的命案。死者是三名侍卫打扮的武士,凶器是刀,看起来像江湖仇杀,无人认领尸体。衙门一向对这种江湖仇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没有苦主告状,他们就置之不理了。

    三名侍卫就这样被埋在乱葬岗,等萧暮寒命人挖出尸体来看,才发现他们果然是陪同南宫俊进京的南宫家侍卫。

    还好只有三名侍卫,也就是说,南宫兄妹没有死,萧暮寒的心放下一半。苍夜、貔貅堂、黎国、南宫家,错综复杂的关系。南宫兄妹的失踪,是因公还是因私?是貔貅堂要对付南宫世家,还是与苍夜有关?

    无论如何,找到苍夜是个关键。朝廷、江湖、皇叔、南宫家……苍夜是开启一道道机关的钥匙,他必须找到他。

    想不到会在这条僻静的山道上,遇到这个长相普通,却莫名地吸引他眼球的少年。

    “啪”的一声,好像心底的一道弦突然崩裂,苍夜的手握紧长剑,条条青筋从他苍白的手背上冒出来。可他面色没变,只是盯着萧暮寒的目光愈发冷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刚才我是试探你的,虽然只交过一次手,可我闭上眼睛就能回忆出你的出手方式。你常常从别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出手,还有你的招术,通常简单而有效,你的目的只有一个:一招即中,夺人性命,这是典型的杀手招术。”萧暮寒缓缓陈述事实,“还有,你的手。你有一双完美的手,十指修长而有力,皮肤很白,骨节分明。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双男人的手长得这样漂亮,这双手不该杀人,应该抚琴……”

    “住口!”苍夜第一次被激怒了,他看到萧暮寒眼里带着深深的关切、心痛,以及一种劝诫的意味,就好像一位兄长在教导自己的兄弟。他忽然觉得血往上冲,这个萧暮寒,他以什么立场说这种话!他把自己当作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你的话!”

    萧暮寒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陷入了自己的情绪,把眼前这位还未暴露身份的少年当成了自己意想中的兄弟,他微微一震。萧暮寒,你在想什么?

    面容一肃,他盯着苍夜的眸子更深,一字一句道:“我想说,有些东西是能够感受到的。你是苍夜,不要在我面前再掩饰了。你身上还背着无数血债,与公与私,我都不能放你走。”

    苍夜愣了愣,辨别着“与公与私”四个字的味道,萧暮寒仍然把自己当成朋友,是么?真是天大的讽刺……

    他用眼角的余光向四周打量,前后是路,左边是山,右边是水流湍急、深不见底的山涧。奔腾而出的山洪肆意冲刷着峡谷,发出雷鸣般的轰轰声。

    茶寮里的人可能看出他们不对,早已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店家躲在门口,好奇又小心地向这边张望。

    他的千里马就系在数十步外的柳树上,拼不得,就只有逃了。

    他抬步往前走,无视萧暮寒的存在。三名侍卫立刻上前拦住他,苍夜冷笑:“以众欺寡是么?原来这便是江湖!”剑尖斜指萧暮寒,眸子中尽是冰冷的傲气,“拿下我,再证明我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话音未落,身子已如苍鹰般掠起,不攻萧暮寒,却攻向旁边的侍卫。

    电光石火般,剑招转换太快,那名侍卫还没来得及反应,一道凛洌的剑光划过他的眉心,一串血雨顺着剑尖滑落,他连哼都没有哼一声,身子扑通栽了下去,眉心血痕宛然。

    慕容兄弟明显震了震,这个看似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子,出手竟然这样快、这样狠。听萧暮寒的口气,难道此人是朝廷钦犯?

    两人不约而同飞身掠起,向苍夜的方向猛扑过来。

    与此同时,萧暮寒也扑向苍夜。“苍夜!”声音不可遏制地颤抖了,又惊又怒。今日,莫非又要一场血战?不,不能让他再杀人了,他身上的罪孽已经太深。

    萧暮寒加上慕容兄弟,三把剑两边夹击。三道剑光划过,炫目的光彩击碎了日光。

    兵器碰撞,火花四溅,谁的声音骤然响起:“不要杀他!”

    噗的一声,萧暮寒的剑已刺入苍夜身体,可他生生顿住。心,在一刹那突然缩紧。不想这样的,可是,形势所迫。

    慕容兄弟倒退,各自胸口的衣衫已被撕开长长的口子,有血渗出来。

    苍夜右手执剑,鲜血顺着剑刃一滴滴滑落。左手握住萧暮寒的剑,那把剑正刺在他胸腹之间。

    萧暮寒的手已经僵住,他的脑子里有瞬间的空白。

    趁他一愣之际,苍夜猛地拔出刺在他身体里的剑,转身向自己的马扑去,顿时鲜血狂涌。

    “苍夜,你站住!”萧暮寒高呼,身形电射而出,那两名侍卫已先他而起,拦在苍夜面前。

    苍夜眼前发黑,他听到自己流血的声音,觉得自己的胸膛在迅速变空。他抬头看到悬崖,听到下面传来轰隆隆的水声。太阳在头顶明晃晃的,支离破碎的光芒。

    再次落入萧暮寒之手,再次成为大王的累赘么?苍夜,原来你这么没用。

    他猛然挥剑,逼退前面拦路的侍卫,奋力往前,扑向悬崖。

    身形宛如流星般坠落,恍惚中,看到一张清丽的面容,熟悉的微笑,温婉如昨。

    雨陌……

    千里马似通灵性,仰头发出声声嘶鸣。

    “夜,我不会伤害……”声音断在萧暮寒喉咙里,他眼睁睁看着苍夜如飞蛾扑火般投下山涧,伸手,只触到他的衣衫一角,从指尖滑落。

    双腿一软,几乎跪倒在悬崖边。

    下面是咆哮的山洪,连一点人影都看不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