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一章 运筹帷幄

章节字数:3084  更新时间:12-06-27 2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像有一股水银涌遍全身,冰冷的寒意与仿佛灵魂被剥离的恐惧紧紧攫住了萧暮寒的心。他的手指止不住颤抖,颤得几乎握不住自己的剑。脸色苍白,背上已被冷汗浸透。

    长到二十五岁,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无论是在江湖中叱咤风云的麒麟公子,还是朝堂上指点江山的麒麟王,他永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第一次这样失态了,在下属和慕容家的两位公子面前。可是,他浑然未觉。

    这里是摩笄山燃犀峡,峡谷深涧,怪石嶙峋,有无数看不见的暗流漩涡。光是水面那一层黑沉沉的雾气,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

    苍夜,他竟然完全不顾自己的生死,采用这种决绝的方式逃跑。他已中了自己一剑,身负重伤,而他坠落悬崖,纵然摔不死,这底下汹涌澎湃的激流也会把他的身躯撞得粉身碎骨。

    在他心目中,生命就是这样轻贱么?无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他都可以轻易剥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那个背后组织,是怎样把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训练成一个杀人的武器?

    如果刚才自己的反应再快一点,是不是可以阻止他跳崖?可是苍夜,他行事永远出乎别人意料之外,就像一颗流星,刹那间陨落、刹那间消失,连痕迹都不肯给别人留下一点。

    萧暮寒从来没有这样痛恨自己,追悔莫及。

    他的贴身侍卫楚照、秦柯与慕容兄弟默默站在他身后,默默看着他忧伤的背影。

    “王爷。”慕容箫低低的声音响起,“这个叫苍夜的少年,他是……”他应该不是寻常人,应该在萧暮寒心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他是……”萧暮寒犹豫了,他竟然说不出苍夜的身份,一个敌国派来的杀手?一个极有可能是自己堂弟的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如何跟别人提起?何况一切都在推理中,并未得到证实,呆了呆,他低涩地吐出一句,“他是我一位误入歧途的朋友。”

    想把苍夜拉上正道,可是他不给自己机会。何况,在苍夜心目中,什么才是正道?光明与黑暗,他如何作出定义?

    慕容兄弟相视一眼,难怪,萧暮寒黯淡的双眸中藏着那么深的悔恨与痛惜。

    “王爷,这条河的下游在阳暨县内,我们顺流而下,或许可以找到他。”慕容笙道。

    “我知道,现在别无办法,只能一路找下去了。”萧暮寒点头,慢慢转过身来,走向那名被杀的侍卫。

    那张年轻的脸上还残留着临死前的惊骇,似乎不敢相信苍夜的剑那样快,他,死不瞑目。

    萧暮寒俯下身,伸手,轻轻阖上他的眼睛,问楚照、秦柯:“我记得他是孤儿,孑然一身?”

    “是,王爷。”

    “我们将他火化,带他走。”

    两人恭声应是,没有忽略他们王爷沉痛的眼神。他们的主子,永远把属下当作朋友。失去他们中任何一个,他都会为之心痛。

    除了心痛,他还有难解的纠结。因为杀人的与被杀的,都与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王爷,你们此行要去哪里?”慕容箫问道。

    “去南宫世家,见南宫家主。”提到南宫世家,萧暮寒的心情更加沉重,南宫俊是他的好友,南宫雨陌是他视为妹妹的人,如今,他们都已失踪了。

    “如此我们还可同行一段路。”

    “好,我正想跟两位了解江湖上的一些事。”虽然一直从南宫俊那边得到消息,可有关貔貅堂,有关前不久的武林大会,他想知道更多。

    焚化了侍卫的尸体,从茶寮老板处买来一个陶罐,收拾好侍卫的骨灰。他们重新上马,沿着燃犀峡往下走。

    水流太急,如果苍夜被冲下去,应该一泄千里。所以他们走得很快,可萧暮寒仍然不死心地频频往山涧中看,希望从中看到苍夜的身影。

    除了横冲直撞的急流、或隐或现的礁石,还有一些飘浮在水面的野兽或鸟雀的尸体,他们什么也看不见。洪水吐出泡沫,喘息着、奔腾着,像要把底下的峡谷掀翻,声势浩大。

    萧暮寒的心越来越冷,眼前不断浮现出苍夜从胸口拔出利剑时脸上的表情。那样冷漠,仿佛他的身子不是血肉之躯,而那把剑刺在他身体里,他毫无知觉。

    下一秒,他扑向悬崖,毫不犹豫,仿佛,生无可恋。

    夜,你难道一点也没有怀疑过,我可能是你的亲人么?当我在狱中说出“孟无忧”、“凤璧”的名字时,我分明从你眼里看到震惊、看到慌乱。可是慌乱过后,你又恢复了沉寂,像一池幽潭,没有半点波澜。

    你紧紧关闭你的心,连一丝缝隙都没有。我想探听你心底的秘密,却比登天还难。

    而我直觉地对你怀着亲切感,不管你犯下多少罪孽,我都下意识地为你辩护、为你开脱。这,是不是因为亲情?

    没有人可以回答他,他只听到耳畔隆隆不绝的流水声。

    山势愈来愈平缓,涧水越来越浅,上游的浮物渐渐沉淀下来,水面飘着的东西更多,可是他们始终看不到苍夜。

    燃犀峡的尽头连着绵江,他们看到浅滩,河水只到腰间。他们下马,守在河边,睁大眼睛看着上游的方向。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直到夕阳敛尽最后一抹余晖,他们什么也没有等到。

    难道峡谷中另有水道?苍夜被冲到了别处?可是处处山岭,重峦叠嶂,这另外的水道在哪里?无法解释,只能心存这样的期望。

    离开的时候起风了,初夏的风本是暖的,可萧暮寒只觉得浑身发冷。他们入阳暨县投宿,找了家比较僻静的客栈。萧暮寒食不下咽,楚照与秦柯第一次见主子这样,心中着急,又不知如何开解,只好眼巴巴地看着慕容兄弟。

    慕容笙心中一直存着疑惑,因为萧暮寒只说去南宫世家,并未讲原因。他知道武林大会前,南宫俊去京城找萧暮寒了。为什么现在只见萧暮寒,不见南宫俊?还有南宫雨陌呢?她也去京城了,现在在哪里?

    此刻安静下来,他禁不住问道:“王爷此番去南宫世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萧暮寒被他唤醒,抬头看他一眼,慕容笙来不及等他回答,又立刻道:“俊哥和雨陌都到京城找王爷了,王爷见到他们没?我出门一个多月,没有与他们联系,不知道他们如今怎样?”

    萧暮寒见他样子急迫,显然对南宫兄妹极为关心,心中愧疚愈甚,只觉得南宫兄妹出事,自己难辞其咎。

    他把自从南宫兄妹来后,京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讲了一遍,只是没有提到苍夜的名字。只说抓住暗杀朝廷钦犯的凶手,又被他逃掉,怀疑貔貅堂与黎国有关,南宫兄妹的失踪也与貔貅堂有关。

    慕容笙听得几乎跳起来:“俊哥和雨陌被貔貅堂抓去,肯定是他们探听到俊哥向王爷求助的事,所以要斩草除根!这个貔貅堂原来不仅杀人如麻,而且消息这样灵通,简直无孔不入。有这样的魔鬼组织存在,江湖永无宁日!王爷,我们跟你一起去南宫世家,我要跟南宫世叔商量,尽快救出雨陌!”

    慕容箫见兄弟的样子,知道他一心系着南宫雨陌,看他一眼,再看看萧暮寒,苦笑道:“武林大会上各派云集,却没有人知道貔貅堂的确切位置。众人只是明确了目标,共同追查、对付貔貅堂。希望众志成城,早日铲除这个邪魔外道。我们就算推测到貔貅堂与黎国有关,而阿俊与雨陌是被貔貅堂抓去的,可仍然没法救他们。”

    慕容笙猛地一拳擂在桌上:“不知道貔貅堂在哪里,我们就杀到黎国去,找黎国国君算账!”

    萧暮寒肃容道:“这是朝廷大事,不可轻举妄动。我们仅靠推测,并无真凭实据。黎国没有公然兴兵犯界,我们又断了手中线索,怎好杀到黎国去?万一事情真相并不是我们想象的这样?”

    “可是……可是难道就这样干等着?”慕容笙又气又急,“俊哥身有残疾,雨陌又是姑娘家,他们落在那群恶魔手里,肯定凶多吉少。”

    萧暮寒抬眸,目光沉稳:“三公子稍安勿躁,我原打算去和南宫家主商量救人的办法。”

    两双眼睛齐齐看他。

    “你们虽是武林世家,但消息并不是最灵通的。江湖中消息最灵通的是谁?”

    “是丐帮,是那些乞丐。”慕容笙反应很快。

    “不错。我们就通过丐帮去寻找貔貅堂的下落,他们不可能永远藏匿在一个地方,只要他们出来活动,就会露出蛛丝马迹。以前大家对他们缺少防范,他们往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人,然后退得干干净净。但只要有人留心提防,总会抓住他们的尾巴。丐帮中人遍及天下,又有广泛有效的沟通渠道,他们对我们来说就是最有力的武器。

    “还有,假定貔貅堂是黎国派来的组织,他们总会与黎国联系。我们便在黎国与大凤之间设置暗哨,只要看到可疑之人,就跟踪他们。

    “这样一来,我们必定会找出貔貅堂的老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