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玉酒  第一章 落水情系水灵鲤

章节字数:2655  更新时间:12-12-24 16: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年后。

    “记得,一会儿有大火烧过来千万别松手!”秋夜低首在梦琴耳边低声说道。他紧紧揽着梦琴的腰身,几乎没给她一点移动的空间。梦琴望着眼前全身燃烧于火中的男人,只得乖乖点头,意识下拉紧了秋夜的衣襟。

    巴特尔,他也不是一个凡人。身形健硕,七尺来高,邪魅的双眼似能看穿每一件事物,尤其是那抹笑容更令人忍不住打个寒颤。

    “你就是笗渟湖里的锦鲤精吧?”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梦琴说道。似乎想起什么,他又将目光转移到秋夜的身上,“我记得当天将你击败后,你便是落在了笗渟湖,是吧?这么说来,我还凑合了一段姻缘?”说完,巴特尔仰天大笑,这一切以他看来就是一场滑稽的巧合。

    秋夜手中的长剑嗡嗡作响,好似反映着他的愤怒。“你在人间一再生事,如今玉帝出动天兵,你还敢造次?巴特尔,你对不起你的名字,也对不起你的师父,实在枉列仙班,更不该居人之上!”巴特尔在汉语是英雄的意思,他与炎彤一样,都是朱雀陵光神君门下的弟子。

    “哼!你触犯天条私自与妖精为伦,你还有什么资格批评我?”巴特尔喝道,右手一挥,身上的火势迅速扩大,由黄变绿,由绿变蓝。那一瞬间疾如旋风,大火形成一条长鞭挥向他们。

    “走!”秋夜大喝一声,抱着梦琴跳开了一仗之外。

    鞭子落地时在石地上炸开了一条裂道,只见火花四处跳跃,直发出‘劈啪’声响。那刻却见白色烟雾缓缓吹来,不带焦味,反倒让人身感微凉。那些白色烟雾便是秋夜的玄寒真气。巴特尔挥开烟雾凑前来看,见二人早已离去,咧声骂道:“孬种!都是他妈的孬种!”他身下顿时地动山摇,裂开的石道中流溢出滚滚岩浆。

    秋夜适才料定他会发出火金鞭,也不等他发起攻势,便已朝想好的方向离去。好在他一生所习之术阴阳两全,纵是敌人法力再如何千变万化,他也能与其相克。适才的玄寒真气,便是玄武的闭门绝学。

    二人落在茶花源,只见秋夜两指在半空划过,施开了结界。梦琴本以为秋夜会离开昆仑,下山再寻生路,却没料想他竟带她回了纳赤台的茶花源。这个坐落在只有山壁围绕的地方,对于能在天上行走自如的人来说便如没了障屏一般,一眼即见。秋夜会选择归来,实在让她难以明白。

    “琴儿,没事吧?”秋夜见她痴呆地望着门口,还以为她适才受惊未定,伸手在她脸颊轻轻抹过,试图将她从惊吓中唤醒。

    梦琴回过神来,望着他许久没有说话。再过两天才是玄武执明神君出关之日,虽能保住自己,却不知道秋夜该被如何处置。玄武神君既是神仙,又是秋夜的师父,应该会将秋夜从轻发落吧?可是为什么一定得将他们拆散?

    人妖殊途,妖仙也殊途吗?为什么从来没人与她说过?难道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上天既然容不下这种姻缘,那让他们相遇是为了什么?以儆效尤?难道这便是所谓的公平,所谓的正义?

    混乱的思绪犹如沼泽泥浆,模糊得分不清泥水与污垢。眼前一黑,她便仿佛跌入万丈深渊之中。

    三年前。

    梦琴。也许像每个凡人一样都有着一个名字,可她却不是一个凡人。

    一身金丝纹路淡蓝衣裳下,小腿至脚踝处全是密密麻麻的鳞片。她是一只锦鲤精,道行不高,却足以变身。三千发丝垂至腰间,一双大眼如水波灵动,水眸清澈得可比昆仑山下的龙泉水。

    人妖殊途。湖边不远的老树阿公常常会念叨凡人残酷的事实,百花姐妹们声声唱着从人类那里听来的悲歌。

    “阿公,您老是说这些死啊活的,就不能换个新鲜的?”梦琴厥着嘴埋怨。

    慈祥的老树屹立在湖边,他的枝茎经皱得难看,证实着他在这里所度过的年华。昆仑山上风雪如刀,这棵本该枯死的胡杨能活至今日,看来除了成精以外,真没别的法子。老树有七尺来高,树叶皆黄,树枝尾端的丝条垂直而下,全是为挡住风沙而长。

    “那你要听什么?”老树问她。

    “什么都好,就是以后别给我再说人妖悲剧了!”轻身一跃入水,只身游走。她知道阿公是为她好,可是几年来听得有些麻木,根本不愿再听。虽然人妖殊途,可是情关躲之不易,既然无可奈何,那是不必强求,也不必提防。如此,她也能活得自在些。再说,是不是真的会爱上凡人,她自己也不清楚。

    忽听见‘哗啦’一声响,眼前一阵水花中露出个白皙的手来。定眼看时,原来是个长发男人落入了水中。来不及思考此人如何落水,她便吃力地将其拉上岸来,只见男人的脸色有些苍白,身上泛着血腥味,该是受了重伤。

    “这不是凡人,和我一样是只妖?”梦琴嘀咕着伸手摸了摸男人奇怪的耳朵。“可是是个什么妖啊?”男人一身白袍,左肩上一片血淋淋的,甚是吓人。

    自己想着愣到一处,却见男人忽然吐出一口水,不停咳嗽。隐约中睁开了双眼,吃力地向她说了声谢谢就晕死过去。他叫秋夜,可他却不是一只妖精。也许以前曾是,不过如今再也不是了。

    “什么呀,这么虚弱?喂!”用手背拍拭他的右脸颊,却不见反应,看来已经失去了知觉。秋夜的发丝滑落下来,只露出了白皙的脸颊,眼看如玉石雕塑,鼻梁挺高,轮廓显得格外分明,煞是俊美。梦琴右手抬起,两指间吐出了许多白色丝条。那可是她锦鲤的法宝——锦丝。

    无奈于自己力量单薄,无法将此人用法术直接移走,便将锦丝缠在秋夜身上,连着洞里的乳石轻轻一拉,将其送入了洞中。这个季节的秋天夜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轻易熬过的,更何况是受伤的落汤鸡?

    小掌附在秋夜胸膛上,一阵白光闪烁,真气如流水一般融入他体内。过得片刻,却听见梦琴惊道:“怎……怎么这样?”不知何故,自己的真气不听使唤,急速被吸进了秋夜体中。忽觉眼前视线朦胧,身子犹如抽干了一般轻盈无力,倒卧在旁。

    当夜秋夜醒来,动了动身子发现已无性命之忧,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望着梦琴苦笑一声。“没有想到会让个小妖救了。”当时的梦琴睡得正熟,自然是没听到。

    刚想站起身来,却开始不停地喘气,胸口越发难受,衣襟上已凝固的血迹又被染上了一抹鲜红。看来适才被打得很重,内伤随着寒气在体内扩散开来,加上流血不止,晕眩中更带有一点发热的迹象。

    秋夜席地打坐运功疗伤,转眼已过了两个时辰。他的伤口不但截然复合,内伤也好了一大半。这还得感谢梦琴在他昏迷时输过去的真气,虽不至于让他痊愈,却着实助他脱离了险境,若再晚一刻,他便魂消云散。

    他在火堆上添了些柴火,一边吃着梦琴放在一旁的田玉枣。他眉头紧皱凝视着火堆片刻,只嘀咕道:“他是谁?他到底是谁?”烦恼之余偏过头来,刚好对视睡得正熟的梦琴,随即苦笑道:“该怎么谢你呢,小妖?”

    夜晚风凉,昆仑山上雪花飘零。梦琴是只小鱼精,本该躲回水中,却阴差阳错救了他,将一半精气输了过去,现在虚弱得躺在洞里昏睡发抖,也不知这是所谓的缘分还是孽缘?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