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玉酒  第二章 焱彤座霸新主台

章节字数:2759  更新时间:13-01-25 2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梦琴抱着头往洞外跑去,几次踉跄跌倒。纯白的雪花打在她脸上,与她身上那金色的光晕形成了一种对比。

    昨夜自己不知何因睡得一片模糊,只知道昨日救下的人不告而别,自己身上还多了这些脱不开身的金色光束。情急之下跃入水中。只听见‘哗啦’一声响,它化作一条锦鲤游往上游去了。

    过了好些时候仍不见好转,她干脆反道游回了湖边,抬首见得老胡杨时,心里的酸涩不禁翻涌而出。她跃出水来,抱住老胡杨道:“阿公,救我啊!我是不是快死了,是不是快死了?”

    老胡杨微微睁眼,看着她身上的金色光晕道:“孩子,这是什么?”

    梦琴慌道:“我不知道,一醒来就这样了!我会不会死啊,阿公?”

    “别慌,孩子。让阿公先看看!”树枝伸延到梦琴手臂上,老胡杨试图感应着光束的力量。原先他不过是有些诧异,可片刻以后却微微皱起了眉头,道:“孩子,谁替你疗的伤?”

    “还疗伤呢,阿公别逗我!你快把它弄掉,否则我定会魂飞烟灭的!”梦琴摇着老胡杨直哭泣。

    老胡杨被她摇得看似要倒,挥着树枝往梦琴背上打了一下。经这一疼,梦琴果真停了下来。“你再摇下去,恐怕我会先见阎王!你这孩子就不能静下来吗?咦哟,我这老骨头让你晃得……”老胡杨抱怨着扭了扭身子,头上残留的几片发黄叶片被抖落了下来。

    “那怎么办?”梦琴再三嘟嚷道。

    “依我说……”老胡杨话刚出口,却被不远传来的叫嚷声打断了。

    “阿公,新主到了!”只见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女孩蹦蹦跳跳地跑来,那是一只花妖,叫婷蓠。她见梦亲一身金束耀眼,把正事都给忘了,蹲下观察了片刻,言道:“姐姐,这些是什么呀?”

    “我怎么懂得?婷蓠,你说我是不是快死了?”梦琴抱住双臂上下磨蹭,显得有些无措。

    “这是一种治愈法力,如果没了你恐怕要受疼!”老胡杨解释完,意味深长地扬长一叹,又抖落了几片枯叶。

    梦琴听言总算冷静下来,只是自己并没受伤,要这法术何用?思及此,她忽然想起自己真气错乱的一幕,心里不禁暗忖:这难道与昨日落水的男人有关?

    “你昨天可遇见谁了?”老胡杨缓缓问道。虽说妖群法力各有不同,属性与种类让灵光因此而异,却少有碰到纯金色质。如此犹如琼酿纯滑细密的可谓少数,他这把年纪也只见过几次,这丫头是遇到什么厉害的角色也说不定。

    “救了个落水的倒霉鬼,今早竟还不告而别呢!”梦琴厥着嘴,心中委屈到了极点。

    “落水鬼?从天上?”老胡杨问道。

    “哎呀,不是天上,难道是从土里蹦出来的不成?”婷蓠说完,噗哧一笑。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忽然喊道:“啊,差点把正事忘了!梦琴姐姐,快去拜见新主,晚了就迟了!”婷蓠连忙起身,拉着梦琴到水莲洞去了。

    老胡杨在后方静静看着,瞧见梦琴身上的金光逐而变淡。他沉吟片刻,轻叹着又抖落了几片枯叶。

    梦琴与婷蓠赶得及时,洞中聚集了昆仑山上下八十六路妖群,竟都乖乖等候新主到来。二人挤进妖群中,隐隐约约看得见前方的景象。石台上左首站着一个叫晓松的羚羊新少主,头发似棉花一般弯卷,略带浅黄色泽。

    洞中两首可通后方,水滴声不断回响,偶尔泛起青紫微光,也不知是妖灵还是玉石反照。

    “这新主真是的,也不赶个及时?”婷蓠埋怨着,甩了甩袖子。梦琴摇首轻笑,心想这朵娇莲就是如此不经风雨,本该坚韧如石的身子,却因为成精以后常年倚在石壁中练得像蛇一般的腰懒身柔,这才来了多久,那么快就抱怨起来了。

    等了许久,右首进来一人,碎步站上了石台上。只见她一身红衣奶白领子口,是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女孩,头顶上系着红缎带,发鬓有碧珠环绕,那似泉水一般亮丽。她生得一双凤眼,炯炯有神,眼角抹上红色的闪亮粉末,看起来就像正燃烧着的红牡丹。

    “新主今日有事耽搁了,让在下向众位先表歉意,待回来时再与各位会见便是。”女孩说道。

    话音刚落,只听见洞中一片喧哗。

    “你是什么东西?竟来代替新主说话?”一只蛇妖喝道。

    “就是!老子大老远跑来,难道就看你个屁孩说话?让新主出来!”一只秃头的老妖吆喝道。

    众人又是一阵喧哗,骂声连连。女孩却没半点退缩之色,反而有些厌恶。只见她右手指尖往空中一划,烧出五味真火,将众妖都吓得倒退了几步。

    “孽障!我乃朱雀陵光神君门下弟子,何由让尔等造次?既已传达仙君之意,我自当先行一步。”一甩袖子,她便扬长而去,眼中满是不屑。

    众妖没辙,只好作罢退出洞外,一路低语谩骂,不敢抬声。

    “什么朱雀陵光神君?还不就是个道行粗浅的丫头嘛!不就是出生不同罢了。”梦琴嘀咕道。

    “你少说两句吧,你不怕五味真火,我还怕呢!好在她说了就走,如果拿我们开涮,定让他们吃苦头!”婷蓠说着只感一股凉意穿过身来,让她直打寒颤。

    二人在妖群中最后离开,山道静得只有雪山寒风直立。不远只见戴着草帽的男人挑着扁担,一步一步往她们走来。

    “这是凡人吧?”婷蓠偏过头来问道。

    男人越走越近,见二人挡住山路,便道:“两位姑娘,请借道让我过去。”男人的口音并非昆仑口音,标准之余更显儒生气质。那双眼睛略有凤凰之韵,一点也不像一般酿酒人家。

    梦琴望着身前的男人不禁疑惑道:“公子不是本地人?”

    “啊,昨天刚到纳赤台。姑娘耳尖啊!”男人说道。

    “昨天?到这里干什么?”梦琴问道。

    “就是酿酒卖花的,没什么本事。”

    “酿酒卖花?你跑到昆仑山来酿酒卖花?”这昆仑山下花草难生,更别说是卖花了。

    “是啊,也就我家种的花大盘一朵真叫美!”

    “那你挑扁担上哪?”

    “喏,那洞里。有个人托我送酒来,是供奉仙君的用的。”

    梦琴灵机一动,眼角斜望着水莲洞洞口。心想:“供奉仙君?新主既然不在,也没必要供奉了。苒墨哥哥需要玉酒,这便是大好时机!。”打定主意,悄悄跟往洞里去。只见挑酒的男人将两缸酒水放于石台旁,便悠悠扬扬下了山。

    “多久没尝过啦?今天可得大饱口福!”梦琴搓了搓手掌,捂热的掌心围绕着酒缸像摸着了宝。

    “你疯啦?这是仙君的!”婷蓠叫道。

    梦琴捂住她的嘴道:“千里眼没空管我偷酒的事,你不说就没人知道了。明白了吗?再说了,这里暂时没人会来,拿点便是!”婷蓠想辩说,捂住的嘴却只发出阵阵‘呜呜’声响。

    “嘘!还出声啊!小心我揍你!”梦琴接着说道:“不准说出去,懂了吗?”婷蓠委屈地点了点头,待梦琴松开手来便匆匆飞跑出去,只回瞥一眼便化作白烟走了。梦琴嘴角微扬,这事毕竟牵扯上仙官,他们一介小妖自是躲之不及,哪里还敢揽事上身?只不过自己顾及苒墨的病情,这才不得已而为之。

    拔开酒盖,梦琴用双手盛满喝下,一口下肚直叫好喝。这果酒香气醇厚,花香味竟覆于酒香,实在罕见。她拿出酒葫芦装满了,笑道:“真好,苒墨哥哥有救了!”摇一摇酒葫芦,她便兴致盎然地往山里去了。殊不知她一走,身后的水莲洞中便有一个黑衣男人缓缓行至洞口,呢喃道:“真是大事不好了呢。”轻笑一声,往酒坛子走去,嗓音沉得有些邪魅。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