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玉酒  第三章 美酒当配有缘人

章节字数:2511  更新时间:12-12-24 16: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山上风中夹带枯涩的味道,秋季已至,到处可见绿草开始泛黄。梦琴拿着酒葫芦来到林间,越走越深。

    苒墨是谁?苒墨从何处而来?这个问题她比谁都想要知道,可是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就和溺水的一样,神秘地出现,只不过苒墨没有离奇地消失,而是留在了昆仑山上。三年前的镇上下起了暴风雪,乌云盖顶似在天上捅了个窟窿,阴暗得叫人见不着光亮。苒墨就是在当晚出现于山道上,血染衣襟卧在小河边。同样是受了伤,可是苒墨却没有不告而别。

    想到此处,梦琴才发现自己已到了一座木屋前。深呼一口气推开木门,梦琴将脑袋探了进去。只见屋内一角看得见玉白的轮廓,阴暗与光亮间衬托出一种神秘的画面。那是在打坐的苒墨,身穿一身淡蓝长袍,额上镶着细小的金叶,一脸神情淡然,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梦琴,你来了?”苒墨微微睁开眼来,淡笑中增添了几分苍白。

    重伤未愈,尽管法力异于常人的他也无法掩盖内伤的严重性。此刻他的肉身看似与常人无异,却已伤得禁不起一记拳头。

    “苒墨哥哥,你好点没?如果不行,我就到山里摘点银松果,总能减缓病情。”

    “没用的。银松果还没结果,到哪里都是一样,只要梦琴能多来看看我就好了。”苒墨说完,重咳了几下。

    梦琴往他背上拍了拍,试图缓解他的疼痛,抬眼时看到了案上的竹简——《丹经》。这不是第一次看见过这卷竹简,在苒墨出现的那天,这卷竹简就放在他怀里。只是有些事情,苒墨不说,她也不好多问。

    “你带了什么好酒?真香!”苒墨忽然问道。

    梦琴回过神来,连忙将酒葫芦放到案上,却一直不肯松手。“你的伤更严重了,不能多喝的。”她记得苒墨曾经说过,贡仙的玉酒皆能治病,这才偷来,可是如今他咳得如此厉害,也不知病情会不会加重。她是妖,不是酒鬼,可是喝酒伤身的道理还是懂的。

    “反正也是好不了,不如喝点酒,心情总能好点。”苒墨说着,将葫芦硬拿了过来。那是宝仙葫芦,可装进半缸酒水,虽是稀宝,梦琴也不知他何处得来。苒墨常让梦琴到村子里打酒,一装就是半缸葡萄酒。

    “这是什么酒?好舒服!”苒墨边喝边问,不时细闻酒香。他身受重伤,久医不治,时而胸口疼痛,更频繁吐血。本想用酒麻醉自己,不料这壶酒喝下去竟如寒潭之水冰凉入喉,胸口顿时一片清凉舒适,没了咳嗽的迹象。

    梦琴听着心中一阵欢喜,言道:“舒服吧?这可是新主喝的玉酒!今日新主即位,群妖都来祝贺,他却连个影子都没有,你说气不气?所以啊,我干脆把玉酒拿来给你了!”

    “新主?”

    “是啊,这里好久都没人管了。这个来了好像也不管事。”

    苒墨点首示应,低着头沉吟片刻,似乎在想事情。这时的他脸上已少了苍白之色,脸颊微红地像走入雪地的孩童一般。他缓缓问道:“可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大家只管叫他新主。”梦琴说道。

    苒墨点了点头道:“你替我打听个事儿,想办法问出新主的名字。”

    “苒墨哥哥竟然对他的名字感兴趣?”梦琴问道。那么久以来,他都是寄情于经文古乐,向来不问世事,这一次会对新主之事如此关切,着实令人好奇。

    苒墨见她一副疑惑的模样,只轻笑道:“就当是苒墨哥哥求你,行不行?”

    梦琴抿着唇瓣看他许久,最终妥协道:“知道了,我会去问的,可是苒墨哥哥也得答应我,一定要好好休息。”

    苒墨只浅笑领首,便将酒葫芦执起细品佳酿。

    当日夜里子时,水莲洞中发出号角令,宣召群妖聚集。众妖缓行而去,有的修炼一半也只得作罢,各个说不出地无奈与愤怒。

    汇聚洞中,却见里头宣召众妖的并非新主,竟是当日自称朱雀陵光神君门下弟子的女孩。今日她身穿红色窄袖布衣,外披红披风,着实威风。她叫炎彤,的确是朱雀陵光神君门下弟子。朱雀偏属火相,她便修得一身真火法术,世间更称她为‘阎火修罗’。

    “都到齐了没有?”炎彤喝道。

    一只小妖在台前清点了数目,回道:“回上仙,是齐了。”

    炎彤点了点头,指着妖群喝道:“昨夜有贼上山偷取三坛玉酒,至今下落不明。尔等最好给我查出此贼,并交与我处置,否则的话我定将你们逐一烧死,直至此贼出来自首谢罪!可听明白没?”她句句咄咄逼人,不留余地,听得众妖是惊慌又是愤怒,毕竟此事与他们无关,千百年修为如何能因此奉上?实在荒唐!

    “只不过是区区酒水,添来便是,何须如此大动干戈?这位仙姑也太不讲理了吧?”其中一个藏羚羊妖说完,众妖便也纷纷搭了几句。

    “住口!你们把这当成小事,下次要是来个大闹仙台,是不是也当小事?你一个小小藏羚羊妖不过五百年道行,也敢在此撒野!”炎彤喝道。

    这时,洞中的右首来了一个五六岁的孩童,穿着绣花锦肚兜,身下穿着棉织裤衩。如今刚刚入秋,纳赤台在平原边界,甚是凉快,可孩童似乎一点也不冷。他拉着裤衩慢慢爬上石台,一步一步地向炎彤嘻嘻笑着,炎彤竟也不骂,耐心等候。

    孩童与炎彤附耳说了几句,炎彤只道:“什么,他真的这么说?”孩童一股脑地点头。炎彤微微叹气道:“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孩童向她点头示应,缓缓走下石台,穿过洞穴走了。

    炎彤对着群妖道:“新主慈悲,不愿大开杀戒,不过也不会就此罢休。偷酒的给我听好,只要你一个月内酿出同样的天琼酒,此事便了,否则新主将令作处置。”原来天琼酒的主料是花汁,而只有初盛的石榴花与另五种药引才能酿出天琼酒来。炎彤言罢,便遣散众妖下山去了。

    梦琴下得半山腰,便让婷蓠拉到一处。婷蓠见四下无人,指着她道:“你看你看,让你别偷,这下闯大祸了!”

    “这有什么?新主给予这样的处置,定是自觉毫无功绩,无权制裁我等。说什么酿好此酒,送至纳赤台的茶花源,我看也是说说而已。”梦琴言罢,这下又想:当日我只借了半坛酒水,另两坛半是让哪个黑心眼的偷了去?

    “哎呀,梦琴姐姐!你让我说什么好呢?要是那个炎彤真把我们逐一杀了,我们岂不闯了大祸?”婷蓠气败坏地说道。

    梦琴想想也是,如此下去也不知该做何打算。尽管没借去多少,但自己也有一半的责任。昆仑山上下皆无石榴花,不知用雪莲代替会是如何?自己对酿酒之事一窍不通,这时真不知从何下手。

    “算了,你让我先静一静,总之不会把麻烦牵扯给你们就对了!”梦琴说着,直奔山下。此刻唯一的办法,就是与苒墨商量。她想,或许苒墨能喝出酒中的奥秘。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