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壹·玉酒  第四章 苒墨赠看万花丛

章节字数:2585  更新时间:13-02-08 15: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是说酿制那壶玉酒用的是什么?”苒墨再三重复地问道。

    梦琴只是猛然点首,并没有说话。她向来不管酒茶之事,只要填饱肚子便可,也难怪苒墨会觉得奇怪。

    “怎么,梦琴对酿酒也感兴趣了?”苒墨轻笑道,手上的酒葫芦也没搁下,又往嘴里送了一口。

    “没有,只不过是好奇。苒墨哥哥,你肯不肯教我啊?”梦琴问道。

    “我怕炉子禁不起折腾,更怕你又被灼伤了。”苒墨说道。原来不久前梦琴想下厨做饭,却差些把灶炉给毁了,好在苒墨来得及时,这才没把木屋给烧了。

    梦琴知道他说的是那件事,只道:“苒墨哥哥,你又笑话我!”想想也是自己的不对,可是酿酒不用进厨房,更和灶炉没关系,说什么也不会从蹈覆辙。厥着嘴想把上次的事带过,又道:“你看,总是给你偷酒也不是办法,要是有一天他们不送酒了怎么办?倒不如我学会以后,天天酿给你喝!”说罢,嘻嘻地笑了出来。

    “小丫头也敢贫嘴了?”苒墨在她额上轻弹一下,便只身站起身来,又道:“好吧,就帮一帮你。你不是说那炎彤仙子提到茶花源吗?那你先到茶花源去找出三种石榴花,一定要是初盛的花朵,而且是在拂晓之际盛开的花朵。你随我来,我拿给你看看。”说完,走进了室内的书房里。

    梦琴听言乐开怀来,没想到苒墨真的喝出了天琼酒的奥秘。她入内,只看见了她平身未见的书房。在这一带区域,除了仙家藏书阁,便再没别的地方有那么多竹简。竹简在右侧内角堆得看不见案面。室内总飘溢着竹香味,有些鲜竹的味道,不是书香。这方圆百里没有竹林,苒墨足不出户,也不知何处寻得。

    正当梦琴感到不解时,一卷缣帛便递到了她面前。缣帛泛黄如泥,却显得较浅,布质带有少许檀香味,丝织物品,长染风沙却显得比沙漠更具有塞外风情。只见缣帛的外层写着‘万花丛’三字,打开来竟是众多花卉的图样。

    “如果找到了,就把它们摘来。只是要记住,一定要拂晓之际盛开的花朵,不能沾有任何异物。”苒墨看似不在乎地讲解着,嘴边却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似清风拂过荷花叶,似蜻蜓点过湖边水。那么一瞬间的表情,却让梦琴看得有些痴了。

    “还有什么吗?”苒墨见她不说话,走近来问道。

    “你终于笑了。”梦琴言道。

    “我这也不是第一次笑。”苒墨说着,转过身去。

    “不,这一次你笑得最开心。真的!”忽觉自己有些失态,只道:“时候不早了,该去茶花源了,梦琴这便去准备准备。”转过身去,抱着缣帛匆匆离去。

    “笑得最开心……吗?”苒墨嘀咕道,望着那一抹娇柔白影在眼前渐渐变小,最后消失在夜间雪露中。

    昆仑山。

    次日天未破晓,山下静得只闻半点虫鸣,灯火不见踪影。一抹白影在黑暗间往纳赤台前去,寻找炎彤提起的茶花源。来回走了许久不见花圃,情急之下将怀里的锦帕折成一半,一手捏诀,嘴里念了几句咒语,便见它开始缓缓蠕动,像蚯蚓一般往城里穿行。

    梦琴跟随在后,不久见得手帕掉在土城一角的石壁旁。“死路吗?”梦琴有些失望地拾回锦帕,俯身之际一点灯光闪入眼中,抬首方知石壁后面还有个单行小道,两边石山为屏,看似与世隔绝。

    穿过小道进去,便可听见水声淙淙。甘醇之味飘溢入鼻,竟是上等的山泉水,可是山下这一代近年来沙土沉积,水道不通,如何会有如此纯净的水源?她的鼻子不会闻错,一只与水源惺惺相惜的生物,如何会判断不出水的好坏?

    黑夜之中只看见那一点灯火,该是挂在哪个栏杆上的油灯火烛。筹前时看见灯下微微一片红白紫黄青,犹如天宫的织锦,芳香随即飘来,浓郁得能将人不饮自醉。

    梦琴抬高手臂,只见薄袖中露出一只玉白手腕,芊指在半空中轻轻挥点,便见点点白光似空中滑落的星尘,在她手掌间来回飘动。她挥袖往灯下撒去,照亮了眼前一片花海。她心中一阵窃喜,差些便笑出声来,只把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深怕惊醒了茶花源的住家。那靠着石壁而建的屋子,后边是青砖砌成,前段却是土木交接而筑。

    “就采你几朵小花,谢谢主人家啦!”说着动手按照《万花丛》中找出苒墨提过的三种茶花,依次在花海中寻找,果真寻得,便将它们采下装进了布袋中。这时候刚好是卯时,微微晨光却似月圆之下。这么一看,倒似日月并存天上,无昼夜之分。

    “采错了,应该是旁边粉瓣黑点的那一朵。”

    “嗯?”拿起来看看,手中的只是粉白花瓣,并没黑点。缣帛上所画果真有黑点,画下也有提到。看看右首的几朵较为相似,问道:“是这几朵吗?”

    “没错,那便是雀海石榴。”

    “苒墨哥哥,你怎么也来了?”转过身来,身子却不经意地发抖。

    眼前并没有独居木屋的苒墨,而是一位身穿白衫的青年男子。鼻梁挺高与一张朴素的脸孔,身上穿的是窄袖纹边蓝衫,头戴发冠,整齐有素,如何也与种花二字不着边际。

    梦琴站在原处说不出话来,只将布袋移向身后。

    “昨天来个偷酒的,今天来个偷花的。你们一个个真是目无遵纪!”男人说道。

    “什……什么偷酒的?这是两码事,别随便栽到我头上!”梦琴说道。偷酒之事,此人事如何知道的?心中又想:酒便是要送来茶花源的,他一定知道玉酒失窃的事情。

    男人走前来问:“我又没说什么,你为什么紧张?话说回来,你采这些花作甚?只要在情理当中,我便饶你不死!”

    “你又是什么,还想饶我不死?”梦琴回斥道。这区区人类,竟敢撒这样的弥天大谎,真是岂有此理!也许适才有些愧疚,可是这下还真想将此人教训一顿。八百年道行,不加成精之前的岁数,怎么也算是此人最少十代以上的祖辈了。如此对她说话,自己岂不被人看笑话?

    “你一个采花的还想顶撞我吗?”男人问道,言语中透着难掩的愤怒。看看四周被采下的石榴花,又道:“真是暴殄天物,你可知道这些石榴花有多么珍贵?”伸手往不远的石榴用指背缓缓碰过,像是再用力一些便会凋零的感觉。

    只见不远的天际已露出金黄光辉,再过不久便过拂晓。如果再不将花朵采下,此行便前功尽弃了。她灵机一动,眼眶中挤出一点泪水,“主人家息怒啊,我不过是想采几朵花供奉逝去的老母亲,你怎么就不让呢?”一边说着,又伸手往右侧采了几朵塞进布袋中。“你说做人真不易吧,短短六十岁便撒手人寰,真是苍天无眼啊——!”伸手又想多采几多,却在半空中被人一把抓住。

    “小妖精,你这样也想骗我吗?这里可是茶花源,不是纳赤台的牧羊地!”男人说道。

    “什么?”梦琴猛然一惊,回过头来见男人靠过身来,离自己只有几寸之余。他只是一个养花的凡人,如何看出她是一只妖精?梦琴小口微张,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

    PS:此文已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